因著陸時深被暴揍了幾頓,陸爺爺陸爸爸和陸媽媽命令他在家休養,陸氏的事情也不需要他煩惱。

自此,曾經的機器工作狂開始在家躺屍擺爛。

休養一段時間之後,陸時深重新變得生龍活虎,俊臉上的紅腫瘀青漸漸消失。

唯一的遺憾就是香香軟軟的媳婦就在眼前,卻隻能親親抱抱不可以深入交流。

好懷念那醉生夢死、**蝕骨的七天啊。

不過沒關係,現在的他身上都是傷,肯定冇辦法給媳婦完美的體驗。

先把身體養好再說。

這天,林灼灼拿著一個小本本跑了過來。

“阿深,看我找到了什麼!”

陸時深定睛瞅了瞅,登時雙臉爆紅。這,這,這不是他珍藏的寶典嗎?他悄咪咪研究的學習資料,圖片文字都有,暗戳戳藏好不敢讓媳婦發現。

居然被媳婦找到了!

“那個,我,我也不知道哪裡來的。”陸時深緊張地摳了摳座椅,“可,可能是忠伯買書的時候店家不小心掉進去的吧。”

對不起了,忠伯,還有那可憐的店家。

林灼灼卻不在意這小本本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這可是個好東西。

“阿深,原來還有那麼多方法呢。”林灼灼將小本本翻開給陸時深瞧,“我們就隻會其中的幾種。”

林灼灼似乎為自己冇能早些找到它而懊惱。

“你看,”林灼灼指了指其中的一張圖片,“這個多好,貓就是用這樣的方式的。”

他們的原形都是獸呀。

饕餮和貓。

不過,他的原形太大隻了,比她的要大很多,他們肯定是不可以用原形嘗試的。

“等你好了,我們就試一下唄。”林灼灼強調,“用人形哦。”

這要是用原形,都不曉得能不能活到結束呢。

陸時深臉紅得不得了。

媳婦發現了他珍藏的小本本,不但不覺得他是個大變態,還想跟他試試。

真的好難為情啊。

他聲如蚊蟻:“嗯。”

等陸時深好得差不多的時候,他收到了妖怪管理局的信件,讓他麻溜滾去註冊登記。

他冇來得及試試就帶著媳婦出發了。

龜爺爺笑嗬嗬地接待了小兩口,自此,陸時深也成為了妖怪管理局的成員。

“真好,妖怪管理局又有新成員了。”

還是上古凶獸饕餮,戰鬥力杠杠的。

歲歲恍然大悟:“難怪我見到時深哥哥的時候,有一種看到父兄的感覺。”

饕餮和貔貅本就是兄弟姐妹的關係。

不等陸時深跟歲歲細聊,龜爺爺掐指一算,激動得白鬍子直抖:“妖怪管理局又有三個新成員了!”

林灼灼高興不已:“有新小夥伴加入我們了?”

還是整整三個!

“傻孩子,”龜爺爺朗聲笑道,“灼灼你有身孕啦。”

陸時深:“!”

“局長,您剛剛說灼灼有什麼?”身孕?他好像幻聽了。

“你要當爸爸啦!”

陸時深:“!”

他要當爸爸了?

不是說妖怪子嗣艱難嗎?他都做好一輩子冇有孩子的打算了,現在……

真的?

陸時深小心翼翼地伸手摸了摸妻子那尚且平坦的肚子。

“孩子。”

他和媳婦的孩子。

“阿深,我們有寶寶啦。”林灼灼按住自家鏟屎官的大手,笑得眉眼彎彎。

真好,他們有崽崽了。

等等!

陸時深頓住。

“局長,您剛剛說有三個新成員?”陸時深震驚臉,“灼灼該不會懷了三胞胎吧?”

不是子嗣艱難嗎?一次懷三個?

“不是。”龜爺爺笑眯眯地搖了搖頭。

陸時深鬆了口氣。

不是三胞胎就好,一次性生三個多遭罪啊。他可捨不得自家媳婦受苦。

林灼灼倒是無所謂,總歸不管有幾個崽崽,她和鏟屎官都有崽崽了呀。

卻聽龜爺爺樂嗬嗬地往下說:“還有一個在一玥的肚子裡。”

“月份差不多大,還真是緣分呐。”

陸時深:“!”

林灼灼:“!”

“爺爺,你剛剛說什麼?一玥姐姐懷孕了?”林灼灼不由得掏了掏耳朵,她好像幻聽了。

一旁的陶一玥卻宛若晴天霹靂,將梁栩生捲起來左右橫摔。

“梁栩生,我打死你!”

“一玥,你冷靜一點,小心不要動了胎氣啊!”

“一玥,一玥,我死了孩子就冇有爸爸了哇!一玥!一玥!”

陸時深:“!”他們果然是一對。

林灼灼:“!”他們居然是一對!

不知過了多久,陶一玥總算把梁栩生放了下來。

她坐在椅子上懷疑著人生。

她當然不會把梁栩生打死。

畢竟,算是她強了他……

誰能想到呢?做了一千年的妖,從冇出現過發情期那種東西,結果那天晚上高興多喝了兩杯,就……

要怪也怪梁栩生,她不清醒,難不成他也不清醒嗎?居然還敢在事後說早就喜歡她了,要對她負責。

可惡!

清白冇了,還懷了他的孩子!

準爸爸梁栩生臭不要臉地靠近陶一玥,嘰嘰喳喳地說著:“一玥,我們去挑個地吧?我給你們母子做窩,等以後下了蛋,我們輪流孵。”

陶一玥:“……”

唉,想到孵蛋就頭疼啊。

梁栩生還在絮絮叨叨地說著:“我得趁現在加油跳舞,多攢一點功德值,不然咱們的寶寶冇辦法化形怎麼辦?也不知道是雄性寶寶還是雌性寶寶。”

陶一玥:“……”

要是生下來的寶寶像他這麼娘還得了?

誒?如果是雌性寶寶的話,倒是勉勉強強可以跟他一樣做隻小孔雀。

等等!

這是她的寶寶,為什麼要考慮他?

陶一玥黑著臉一把將梁栩生推開:“走開,你很囉嗦耶。”

梁栩生從前就不怕打非要黏著她,如今陶一玥有了他的崽崽,更是冒死跟了上去。

“一玥,一玥,我們去買房子吧?”

“走開。”

“一玥,一玥,你喜歡什麼樣的?”

“走開。”

陶一玥將他推開,他又會湊上去,就像撕不掉的狗皮膏藥一樣,就連陶一玥自己都冇察覺到早就不排斥他了。

“一玥,走慢點,小心崽崽。”

“我哪有那麼嬌氣?”

“來來來,我扶著你,小心些,可彆摔了。”

“真是婆婆媽媽的。”

林灼灼依偎在自家鏟屎官的懷裡,就這麼看著陶一玥和梁栩生越走越遠。

“阿深,我們有寶寶了耶。”

“是啊,屬於我們的寶寶。”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