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彆害怕,我不吃老鼠的。”

林灼灼微微俯身,試圖將鼠兄拉起來。

鼠兄瑟瑟發抖,頭髮依然豎得直直的,爆炸頭似的:“真,真的嗎?不吃鼠?也,也不玩鼠?”

布偶貓一般是寵物貓,老鼠不一定在她的食譜上。

但……

她很可能會把老鼠當成玩具哇!讓他四處逃竄,卻又緊緊追逐,享受著將獵物活活折磨死的過程。

好,好殘暴的。

“灼灼姐,老大,你不會把我當成玩具吧?”

“當然不會。”新小夥伴貌似有點膽小,林灼灼無奈地降低音量,以免嚇到他,“我們以後就是朋友啦。”

鼠兄這才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雙腿不停地打著擺子。

“灼灼姐,我姓白,大家都叫我小白。”

小白哆哆嗦嗦地從兜裡掏出了一張名片:“有什麼需要跑腿的可以找我,我跑步超快。”

說到職業,小白一時間忘了恐懼,滄桑望天。

“我本想成為蓋世神偷的,奈何……”

奈何偷東西會被抓,為了自由,為了賺錢填飽肚子隻好送送快遞、外賣,跑跑腿了。

哦,他偉大的理想幻滅了。

小白突然變成了悲傷鼠,林灼灼焦急地思索著該怎麼安慰小夥伴,小腦袋一轉,岔開話題。

“小白,我真的不會吃老鼠哦,我更喜歡吃魚。”

“魚?”小白卻是一頓。

“怎麼了?”林灼灼眨了眨眼,“我們這裡該不會有原形是魚的小夥伴吧?”

夭壽啊,應該冇嚇到他/她吧?

“妖怪管理局確實有原形是魚的。”陶一玥懟贏了梁栩生,笑著走到林灼灼身邊,“準確的說是錦鯉。”

“哇,錦鯉!”

傳說中的錦鯉仙子嘛!

林灼灼雙手捧臉:“錦鯉可以帶來好運,這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陶一玥說,“我們每個妖怪都有屬於自己的天賦技能,錦鯉的技能就是轉運。”

林灼灼懂了:“就像小白的天賦技能是跑步?”

站在兩位天敵麵前,小白顯得有些拘謹,縮了縮脖子,小小聲答道:“是的。”

“那一玥姐姐你的天賦技能是什麼呀?”

“我很能打啊。”陶一玥“咻”的一聲伸出了尾巴,將試圖靠近他們的梁栩生甩到一邊去。

砰——

“哎呦。”梁栩生摔了個八字朝天,捂腰罵罵咧咧,“陶一玥你這個暴力狂,以後冇妖敢找你做伴侶。”

砰——

梁栩生又被甩飛,徹底閉麥。

“哇。”林灼灼的菱唇緩緩張成了“O”字形。

不愧是銀環蛇姐姐,華國的“毒王”。

超能打的哦。

“這傢夥的天賦技能是舞蹈,勉勉強強算是一個舞蹈家吧。”陶一玥無比嫌棄地斜了梁栩生一眼。

作為一隻雄性,一點點戰鬥力都冇有。

嘖嘖,娘們唧唧的。

找不到伴侶的應該是他纔對。

“什麼叫勉勉強強?我可出名了好不好?”梁栩生頑強地爬了起來,“不信你問問灼灼,有冇有聽說過我的名字。”

妖怪們的視線齊刷刷地落到了林灼灼的身上。

在梁栩生期待的目光下,林灼灼默默搖了搖頭。

她才穿書冇幾天,又怎麼會知道呢?

她隻記得小說男女主角是誰,哪個是反派,哪個是惡毒女配,以及他們最後的結局。

不過,她冇有按照小說寫的那樣離婚領盒飯下線,後續劇情走向變化應該會很大吧?

梁栩生捂著胸口倒退幾步,一副被打擊狠了的模樣。

“你,竟然,冇,聽說過。”

“隻是在A市舞蹈中心跳過幾場舞罷了。”陶一玥忍不住又懟了梁栩生,“你能有雲落出名嗎?”

林灼灼插了一句:“雲落也是妖怪嗎?”

“就是剛剛提到的錦鯉。”陶一玥驚訝揚眉,“灼灼,你不知道雲落?”

“不知道啊。”林灼灼無辜臉。

有名?

雲落也是舞蹈家?或者是明星?

梁栩生忘記了悲痛,小白忘記了害怕,他們就這麼目瞪口呆地看著林灼灼。

雲落當年被譽為“錦鯉仙子”,都火到國外去了。

就算不上網的人也聽說過雲落的名字,她不知道?

陶一玥原本震驚不已,隨即想到雲落已經退圈4年,而林灼灼又是新妖怪。

不知道似乎也……有可能?

“雲落是一線明星,名揚海外,家喻戶曉,四年前意外有了寶寶,回東海待產,應該很快就回來了。”

寶寶!

林灼灼激動不已。

“哇,那我們豈不是可以看到小錦鯉寶寶啦?”

又想到陶一玥說的是“四年前”,林灼灼疑惑道:“為什麼要去四年那麼久呀?”

“孩子的爸爸是人類,按理說應該懷的是半妖,可雲落肚子裡的孩子卻跟一般的妖怪無異。”

林灼灼若有所思。

那以後她和鏟屎官的崽崽會是半妖還是貓妖呢?如果是貓妖就好了。

她可以叼著崽崽的後頸去玩,還能帶崽崽一起曬太陽。

陶一玥還在繼續說著:“現在這世道靈氣稀薄,東海那邊有不少天材地寶,雲落也是為了寶寶能成功化形。”

林灼灼的心又提了起來。

那她以後要是有了崽崽怎麼辦?還要找天材地寶幫崽崽化形?她還以為寶寶生下來就是妖怪了。

鏟屎官那麼有錢,應該買得到吧?

陶一玥感歎道:“能懷上幾乎全是妖族血統的寶寶概率太低了,就算需要耗費不少時間和精力也是值得的。”

妖怪壽命漫長,弊端就是子嗣艱難。

有些妖怪究其一生也無法擁有屬於自己的孩子,像雲落那樣一次就懷上,懷的還不是半妖……

隻能說不愧是錦鯉,運氣真好。

本來陶一玥還在想錦鯉怎麼會中了同行的算計,跟人類雄性發生關係,原來好運在後頭。

嘶,孩子的爸爸好像姓紀?

“好想看看錦鯉寶寶啊。”生崽崽那麼麻煩,林灼灼冇有繼續糾結,想象著錦鯉寶寶的模樣。

是雄性寶寶還是雌性寶寶呢?一定都很可愛吧。

“彆著急。”陶一玥揉了揉林灼灼的腦袋,“過段時間就能見到了。”

林灼灼又想到了小夥伴們都有天賦技能,不禁開始期待起自己的:“也不知道我的天賦技能是什麼。”

她會有什麼技能呢?

吃好吃的?看小說?追劇?

林灼灼陷入了沉思。

陶一玥建議道:“灼灼,或許你可以問下局長。”

正說著,妖怪管理局的局長從屋子裡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