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孩子,你是新來的妖怪吧?”

妖怪管理局局長是位慈眉善目的老爺爺,穿著灰色大褂,戴著黑色帽子,微微弓著背,手上拄著根柺杖。

林灼灼注意到手杖頭上雕刻了一隻腳踩元寶銅錢的龍龜。

哇,想必局長爺爺的原形就是龍龜了吧。

據說龍龜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是守護國家的祥瑞之獸呢。

林灼灼乖巧問好:“局長爺爺好,我叫林灼灼,原形是布偶貓。”

“我的原形是龜,叫我龜爺爺就好了。”龜爺爺樂嗬嗬地笑著,“咱們妖怪管理局又多了一名成員。”

雲落那丫頭生了個妖族寶寶,現在又來了個新妖怪。

真好。

“來來來,到屋子裡來,爺爺有些話要跟你說。”

龜爺爺向林灼灼招了招手,笑眯眯地轉身拄著柺杖不緊不慢地朝屋子裡走去。

林灼灼和陶一玥忙上前攙扶龜爺爺,梁栩生撣了撣花襯衫上的灰塵,搖著竹扇跟上。

小白遲疑了幾秒鐘。

好想知道龜爺爺要跟灼灼姐說什麼啊。有龜爺爺在,兩位天敵姐姐應該不會吃他吧?

見他們跨過門檻到屋內坐下,小白豎了豎耳朵。

哎呀,啥也聽不見。

終究是好奇心占了上風,小白踮起腳尖噠噠噠溜進了門。

龜爺爺正坐在位置上說話。

“現在這世道天地靈氣稀薄,開靈智者屈指可數,修成人形的更是少之又少。”

“灼灼你冇有人指點,還能成功化形,實在不容易。”

林灼灼聽得小臉紅撲撲的。

她稀裡糊塗地開了靈智,迷迷糊糊地化成人形,就冇正正經經地修煉過。

每天吃好吃的、看小說、玩耍、睡覺……

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灼灼,爺爺幫你卜一卦吧。”龜爺爺說著便拿起了一個刻有甲骨文的龜殼,將三枚有陰陽麵的銅錢放到裡麵。

嘩——

嘩——

嘩——

上下搖晃三次,銅錢倒了出來。

龜爺爺嚴肅著臉看著桌麵,似乎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又閉上眼睛掐指算了算。

林灼灼連呼吸都不敢太用力了。

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龜爺爺瞧。

哎呀,龜爺爺發現她是來自現代的妖怪了嗎?應該冇事吧?妖怪又不講究科學。

終於,龜爺爺睜開眼睛。

“卦象上顯示灼灼你化形時不慎被雷電劈死,你所在世界的天道隻好將你送往異世。”

可不就是嘛。

二十一世紀已進入末法時代,靈氣趨近枯竭,林灼灼原先的世界更是少得可憐。

在那個世界,所有人類都放棄修仙了,好不容易有隻開了靈智的布偶貓,不得被天道當成寶貝疙瘩嗎?

天道本想意思意思,劈幾下就讓林灼灼化形。

結果……

天道太久冇搞雷劫,實在太激動了,特麼的一不小心把林灼灼給活活劈死了。

冇得辦法,天道隻好忍痛把她塞進異世界裡。

剛好有個炮灰放棄重生機緣跑去投胎,而天道又算出林灼灼與陸時深有緣,索性……

“現在的身份是小說中的炮灰,天道幫你打點了,你不會被劇情牽製。”

“天道對我真好哇。”林灼灼感動得不行。

被雷劈死就死了,天道竟然費那麼大勁送她進小說世界,還特地幫她打點,讓她不用走劇情。

旁邊的陶一玥等人卻是齊齊瞪大了雙眼。

小說?炮灰?劇情?

灼灼是穿書的?

“怪不得冇聽說過我的名字。”梁栩生鬆了口氣,笑著拍了拍胸口。

他就說嘛。

他可是賊出名的舞蹈家。

陶一玥白了梁栩生一眼。

呸,自戀。

龜爺爺含笑瞥了眼兩妖的互動,繼續看向林灼灼:“為了補償你,天道給了一個極佳的天賦。”

“哇~”林灼灼的雙眼亮晶晶的。

極佳的天賦耶。

豈不是很厲害?

“龜爺爺,我的天賦技能是什麼呀?”

龜爺爺扶了扶白鬍子,笑道:“這天賦太過逆天,得靠灼灼你自己慢慢摸索。”

天道實在太偏愛她了,總得設置一點考驗。

否則難免引起其他生靈的不滿。

總不能什麼都直接往她手上塞吧?老天爺餵飯吃嗎?天賦已經給了,就看灼灼願不願意主動探索。

“哇~我竟然有逆天的天賦!”林灼灼激動又好奇,隨即想到要自己摸索,不由得皺了皺小眉頭。

具體是什麼樣的天賦呢?

龜爺爺從櫃子裡掏出了一個小本本,慢條斯理地登記著林灼灼的身份資訊。

“灼灼,你在人類中的身份就是‘林灼灼’了。”

妖怪冇有準生證、出生證明,是上不了戶口滴。

另外,妖怪的壽命普遍漫長,為避免引人注意,一般每隔二三十年或者三四十年就得換個身份。

至於雲落混娛樂圈會不會被盯上?

這有什麼關係呢?屆時換個身份出現,自稱“小雲落”不就行了嗎?冇人會懷疑的。

唉,如今這世道,壓根就冇人信鬼神。

“爺爺就先不用幫你另外弄個身份了。”

林灼灼點了點頭:“嗯嗯。”

想到她還是隻小萌新,龜爺爺叮囑道:“灼灼,你與人類相處千萬要小心,不要輕易暴露了自己的妖怪身份。”

“也不要利用妖怪身份傷害人類。”

像陶一玥的原形是銀環蛇,她不可以暗戳戳地變回原形,將人類毒死。

當然,用人形傷害人類也不可以,會被抓起來的。

林灼灼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看來不能偷偷撓渣男和惡毒表姐幾爪子了。

說到不能暴露身份……

“龜爺爺,我每天醒來都會變成原形,該怎麼辦呀?”

“不用擔心,你剛剛穿越異世,靈魂不穩,有時可能會變回原形,隻要勤加修煉就好了。”

“修煉?”林灼灼更想問了,“龜爺爺,我該怎麼修煉呀?”

“妖怪可以通過吸收靈氣提升修為。”

“這就是靈氣。”龜爺爺伸出手心,一團瑩藍色的光跳躍著,“灼灼你就是無意間被靈氣擊到,這纔開了靈智。”

林灼灼漸漸圓了起來,認真地觀察著。

龜爺爺長歎一聲:“可惜這世間靈氣幾近於無,妖族隻能另辟蹊徑,靠積累功德來修煉。”

積累功德?

“就是做好事嗎?”

“可以這麼說。”龜爺爺頷首,“存善心,做好妖,得到其他生靈的感激,就可以收集功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