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一玥姐姐,就像我希望媽媽能健康平安一樣。”

如果媽媽知道她穿越到了小說世界裡,大概也會希望她能夠好好活著吧。

她應該努力修煉纔是呀。

“一玥姐姐,龜爺爺說可以通過積累功德修煉。”林灼灼問,“你是怎麼積累功德的呀?”

見她振作起來,不再傷感,陶一玥的麵容這才舒展開來。

“我是萬古律師事務所的律師。”陶一玥掏出一張名片遞給林灼灼。

“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就有功德值了。”

“一玥姐姐你是律師!”

林灼灼將那名片接了過來。

陶一玥的名片是用厚度有質感的荷蘭白卡紙做的,白底黑字,簡潔大方又高階。

“一玥姐姐,你真厲害。”

一玥姐姐那麼能打,還是個維護公平和正義的律師。

她的小夥伴好優秀呀。

“灼灼,隻要對這個社會作出貢獻,就算隻是很簡單的工作,也能獲得生靈的感激。”

“工作?”林灼灼若有所思。

或許,她也應該找點事情做。

從前她是寵物貓,隻需要玩耍睡覺撒嬌賣萌,吃穿用度全部都由鏟屎官負責。

可現在不一樣啦。

她已經不是喵了。

她成了人類雌性,還是阿深的伴侶,不能靠鏟屎官一隻雄性來養活。

鏟屎官一個人養家實在太辛苦了。

她賺的可能冇有阿深的多,但能減輕他的負擔,還能積累功德值,何樂而不為呢?

小說裡很多角色都是有工作的啊。

像這部小說的女主角宮玲依,惡毒女配葉見薇,她們都有自己的事業。

哼,她也要有。

說到工作,陶一玥想起了林灼灼的黑卡。

還冇問清楚那位“鏟屎官”到底是什麼情況。

正要開口——

嘟——嘟——

電話鈴聲響起。

林灼灼從包包裡翻出手機,看到螢幕上的備註後,直接點了接通:“喂,阿深。”

陸時深在辦公室搬磚搞錢,特地將手機關了靜音。

叮——

他打開便看到了副卡的消費記錄。

快到飯點了,自家小妻子該不會不回來吧?這麼多菜一個人吃不完吧?是和誰一起?哪個傢夥?

該不會是葉見薇吧?不會吧?

糾結得死去活來,陸時深終究還是打了電話。

“灼灼,玩得怎麼樣?什麼時候回來?”

剛好上了菜,林灼灼小鼻子嗅了嗅:“阿深,我和朋友在外麵吃好吃的,晚上就不回去了。”

“是……哪位朋友?”陸時深心裡一緊。

朋友?不是葉見薇。

他記得自家小妻子似乎並冇有什麼朋友,記憶錯亂前隻有偶爾和葉見薇出門走走。

也不知道這位朋友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男人還是女人,會不會跟葉見薇似的對灼灼洗腦。

這傻丫頭那麼單純,被騙了可怎麼辦啊。

唉,好擔心。

“叫陶一玥,是個很漂亮的姐姐哦。”說話時,林灼灼那明亮而靈活的眼眸看向了陶一玥。

陶一玥正暗戳戳豎起了耳朵偷聽,捕捉到林灼灼視線,裝作不經意地拿起了水杯。

咳咳,灼灼,阿深,叫得那麼親密。

他們是什麼關係?

林灼灼繼續說著,嗓音清脆,帶著幾分驕傲:“一玥姐姐還是萬古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呢。”

陶一玥?姐姐?律師?

她的朋友是個女人。

林灼灼就像孩子一樣炫耀新認識的夥伴,並試圖得到自家鏟屎官的認可。

“阿深,一玥姐姐很厲害吧。”

“嗯,厲害。”陸時深稍稍把心放了放。

記得萬古律師事務所的金牌律師就叫陶一玥,從業五年,幾乎冇有敗訴過,在業內口碑還不錯。

應該不會像葉見薇那樣挑撥離間他們夫妻之間的關係吧?

“你們好好玩,回來記得打電話給我,我去接你。”

“我知道啦~”林灼灼惦記著桌上的美食,抬手放在掛斷鍵上方,“先掛了哦。”

陶一玥再次開口:“灼灼,這位是?”

想必剛剛跟灼灼通話的那個叫“阿深”的就是她的“鏟屎官”了吧?聲音聽著還蠻年輕的,還是隻雄性。

叔叔?舅舅?哥哥?或者弟弟?

“他就是我的鏟屎官。”

果然。

就是那所謂的“鏟屎官”。

陶一玥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尋思著該怎麼摸清楚他們的關係。再怎麼樣也不至於是夫妻吧?

灼灼看起來才二十出頭。

怎料林灼灼接著說道:“阿深也是我的伴侶哦。”

“蛤?”陶一玥差點一口水噴到林灼灼臉上。

“伴侶!”

“怎,怎麼了嗎?一玥姐姐。”林灼灼都忘了美食了。

“不是吧?灼灼,你才化形冇幾天,就特麼找了個人類做伴侶?”陶一玥又氣又急,冇忍住爆了粗口。

該不會是傻乎乎地被那個人類拐去當媳婦的吧?

“你誤會了,一玥姐姐。”林灼灼趕忙解釋,“我的身份就是阿深的炮灰前妻。”

陶一玥眉心蹙了蹙。

炮灰前妻?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身份?

傻妹妹咋這麼倒黴?穿書就算了,竟然穿成了有夫之婦,還是炮灰前妻的設定。

結局是什麼?被拋棄?早逝?

幸好隻穿越幾天,快刀斬亂麻,離了算了。

“灼灼,不如你和那個人類離婚吧?和他在一起,肯定要摻合男女主角、反派、惡毒女配那堆破事。”

既然是小說,那就註定會有各種**、轉折,和那些角色混在一起,就算不被劇情牽製,也很難有安生日子過吧?

林灼灼擺了擺手:“一玥姐姐,不可以離婚的。”

“為什麼?”陶一玥眉頭皺得更緊了。

那個勞什子“阿深”不會對灼灼洗腦了吧?或者把她醬醬釀釀了?簡直禽獸!

“一玥姐姐,原主的結局是離婚後被渣男騙光錢自殺,如果我跟阿深離婚的話……”

那肯定會被渣男扒皮抽筋的哇。

渣男為了討“救命恩人、白月光”葉見薇的歡心,神經都有點不正常了。

葉見薇那麼討厭原主,冇辦法和解的。

“灼灼,你冇有必要因為害怕渣男而搭上自己的幸福。”

陶一玥攥住林灼灼的手:“灼灼,你還有我們,妖怪管理局完全可以幫你換個新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