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男兒皆薄倖。

陶一玥修煉多年,還當了五年律師,處理過不少離婚案,自然知道男人絕情起來有多麼可怕。

冷戰、家暴、出軌、殺妻、殺子……

這都是血淋淋的例子。

男人可比女人要現實和理性得多,也更加狠心。他們即使再愛一個人,也不會將愛情當成全部。

女人不一樣,她們很容易在愛情裡迷失自我。

陶一玥勸道:“灼灼,你才化形冇幾天,這麼輕易地認一個男人當伴侶實在太危險了。”

“隻要你願意,我們可以幫你換個新的身份。”

“可是……”林灼灼冇想到來一趟妖怪管理局,就麵臨著離婚的選擇。

離婚,換個新的身份,從此徹底遠離劇情。

也……遠離阿深。

明明剛穿書時很想避免炮灰命運的,可想到以後跟陸時深再也沒關係,林灼灼心裡就悶悶的。

她不知道這種感覺是不是愛情。

但她知道……

“一玥姐姐,我不想和阿深分開。”林灼灼眼底的猶疑徹底散去,添了幾分堅定。

她可是生性傲嬌的喵啊。

不是什麼人的大腿都抱的,最初不同意離婚確實是為了保住小命,可後麵是真心想待在阿深身邊的。

長得帥,脾氣好,帶她吃好吃的,包容她的小脾氣。

怕是再也找不到這麼好的伴侶了。

她在他身上做了標記,他是屬於她一隻喵的,纔不要將他讓給其他人類雌性。

林灼灼鄭重重複道:“一玥姐姐,我不離婚。”

阿深保證過隻要她做伴侶,她也答應了阿深不離開他。他們彼此許下了承諾,要遵守才行。

恍惚間,陶一玥想起了另一張麵孔。

她的眼底同樣有著光:“玥玥,我要和趙郎成親,就算他隻有幾十年的壽命,我也願意。”

那是她千年前的好友竹葉青小竹。

她們一同修煉,情同姐妹,化形後小竹卻愛上了一個男人。

身為子嗣艱難的妖族,小竹幸運地有了身孕。

可最後……

小竹修為尚淺,孕期時難以穩住人形,那男人懼怕不已,趁小竹現出原形,竟將她連同腹中胎兒一塊殺死。

他還吃了她的蛇膽!

可笑的是,在小竹成親之前,她曾信誓旦旦地說:“結髮為夫妻,恩愛兩不疑。玥玥,我一定會幸福的。”

灼灼才化成人形冇幾天,連怎麼偽裝成人類都尚未弄明白,又怎麼懂愛情呢?

可彆落得個跟小竹相似的下場。

但灼灼不願和那個男人分開,她也不好強行拆散。

陶一玥明白,越是要拆開,就越是拆不散。

希望那個男人不要辜負灼灼。

“灼灼,你要保護好自己。”陶一玥說,“千萬不要暴露妖怪身份,萬一他接受不了,把你……”

想起小竹的慘狀,陶一玥實在說不下去了。

“我會的,一玥姐姐。”林灼灼當然知道不可以輕易暴露妖怪身份,纔不想讓鏟屎官怕她呢。

要是,要是鏟屎官害怕的話……

那也冇辦法了,隻好離開了啊。

她不是那種會死纏爛打的喵,鏟屎官不喜歡她了,那就一隻喵浪跡天涯。

她一隻喵也會過得很好的。

“一玥姐姐,你不用擔心我。”

林灼灼不明白陶一玥的情緒為什麼變得怪怪的,好像有點傷心,也有些憤怒。

她是在擔心她吧?

陶一玥緩和了情緒,摸了摸林灼灼的腦袋。

“愛情隻是生活的調味劑而已,修煉纔是正事,如果不喜歡了,就直接把那個叫阿深的踹掉。”

林灼灼乖乖點頭:“嗯嗯。”

她會努力修煉的。

要變得更加強大,像一玥姐姐一樣厲害哦。

陶一玥不放心地叮囑道:“以後那個叫阿深的男人要是欺負你,記得來找我。”

她會用武力教那個阿深怎麼做人。

再不濟,當了那麼多年的律師,積累的經驗足以讓那個男人好看。

“嗯呐。”林灼灼又是重重點頭。

陶一玥無奈地加大了摸她腦袋的力氣:“傻丫頭。”

真是傻乎乎的,這麼單純,可不能讓她被欺負了。

“一玥姐姐,我們快吃美食吧。”林灼灼哀怨地抓了抓快變成雞窩的頭髮,“菜涼了就不好吃了。”

“好,小吃貨。”

“嘿嘿。”

吃完飯後,陶一玥帶著林灼灼去附近的商場玩耍。

念著林灼灼還是孩子心性,陶一玥特地兌換了一堆遊戲幣,兩姐妹一起在遊戲城玩了個儘興。

林灼灼感歎:“人類世界真好玩啊。”

比當毛絨絨好多啦。

那麼多美食可以吃,那麼多地方可以去,還有那麼多遊戲可以玩。

做人真好。

“一玥姐姐,我去下洗手間,你等我一下下哦。”說著,林灼灼蹦蹦跳跳地朝廁所的方向走去。

就在林灼灼洗完手手出門時,不小心撞到了一個男人。

“對不起,冇有撞疼你吧?”

男人踉蹌了兩步站穩,抬起頭就要罵國粹,卻在見到林灼灼的臉時愣住:“你……”

林灼灼疑惑地眨了眨眼睛:“你認識我嗎?”

男人沉默兩秒,似乎在急速地思索些什麼,又瞅了瞅林灼灼,道:“不認識,你走吧。”

林灼灼皺了皺小眉頭。

這男人好像奇奇怪怪的,不知道是不是秦宴的人。

算了算了,那渣男應該不敢招惹鏟屎官。

忽視掉心裡的異樣,林灼灼繼續去找陶一玥玩耍。

林灼灼走後,男人左右掃視了一下,暗戳戳掏出手機。

男人壓低了嗓音:“喂,老闆,我在商場裡見到了陸時深的妻子。她好像冇有認出我來。”

電話那端傳來幽冷森寒的聲音:“盯緊她。”

得了命令,男人裝作路人,遠遠地跟在林灼灼後麵,看著林灼灼在陶一玥身邊停下。

“灼灼,這個送給你。”林灼灼去洗手間的間隙,陶一玥逛了一旁的玩偶店。

她一眼就相中了一個公仔。

一隻超萌的金魚毛絨玩具。

貓咪不是愛吃魚嗎?想來灼灼這小吃貨會喜歡吧?

“哇,謝謝一玥姐姐。”

林灼灼果然歡呼著接過公仔,腦袋在它身上蹭了蹭:“我晚上可以抱著它睡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