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玥姐姐,這酒好苦啊。”

林灼灼皺著小眉頭將酒杯放下,又吐了吐舌頭:“嗯,好辣呀。”

她看著桌上那杯酒,小臉都快變成包子了。

“人類真奇怪。”

酒又苦又辣,為什麼那麼多人類喜歡喝呢?

她記得好多小說裡都有酒鬼。

大佬們應酬聚會也要喝,明明酒這麼難喝。

真讓喵費解。

“燒烤和酒可是夜宵的最佳搭檔。”

話是這麼說,見林灼灼喝不習慣,陶一玥轉身找大排檔老闆要了一瓶椰汁給她:“配果汁也是不錯的。”

“我再嚐嚐。”林灼灼端起酒杯又抿了一口。

說不定是她喝酒的方式不對。

那麼多人類喜歡喝,應該有它的魅力所在吧?

陶一玥“哐”的一聲將酒瓶蓋掀開,連杯子都不用,直接對著就悶了一大口。

她擦了擦嘴角的酒漬:“在大排檔擼串喝酒最爽了。”

修煉千年,陶一玥最喜歡的還是現代社會,燒烤火鍋,蹦迪唱K,儘興。

“是嗎?”

林灼灼還是嘗不出酒有什麼好喝的,隻覺得腦袋有些濛濛的,臉頰也開始發燙了。

她抬手摸了摸臉:“好燙呀。”

“灼灼,你還是不要喝了吧。”陶一玥將酒杯搶過來,重新拿杯子倒了椰汁給她。

唉,這傻妹妹酒量真差。

再多喝幾口,指不定就醉了,對於酒量不好的妖來說,喝醉酒可是非常難受的。

這是林灼灼喵生第一次喝酒,喝得不多,卻也有些微醺。

她目光飄忽地看向陶一玥拿走的酒杯。

剛好大排檔老闆將燒烤端上來,陶一玥忙用美食轉移林灼灼的注意力:“灼灼,快試試看這些燒烤吧。”

“這家大排檔開了10年,算是老品牌了。”

林灼灼果然被桌上的美食吸引,抬手伸向一串烤魷魚,張嘴咬了一口:“哇,好吃。”

“一玥姐姐,你也嚐嚐,好吃哦。”林灼灼冇忘了跟小夥伴分享,抓起另一串烤魷魚遞給陶一玥。

“一玥姐姐,你快吃呀。”

“好,我們一起。”

那位盯著林灼灼的黑衣男人默默隱藏在暗處,憋屈著一張臉,無比哀怨地看著林灼灼手上的燒烤。

不知過了多久。

咕嚕——

男人嚥了咽口水。

特麼的,怎麼以前冇發現這女人那麼能吃呢?都特麼吃了多少串了?都不用身材管理的嗎?

啪——

蚊子真特麼多啊。

終於!

兩姐妹吃飽喝足。

許是方纔喝下的那幾口酒起了作用,使得林灼灼路都有些走不穩當了,但她依然惦記著家裡鏟屎官。

“一玥姐姐,燒烤好好吃,我要帶一些回去給阿深。”

“給阿深吃。”林灼灼抓著桌上吃剩的燒烤就要走。

陶一玥趕忙攔住:“等一下,灼灼。”

一天下來,陶一玥對“阿深”的好感度都快跌到負一百了,好姐妹一起出來玩,他隔兩三個小時就打一通電話。

一個大男人那麼黏人,真是煩死了。

這傻妹妹都醉了還不忘給那什麼阿深帶好吃的。

“這個好吃,給阿深吃嘛。”林灼灼順勢靠在陶一玥懷裡,水汪汪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看著她。

陶一玥什麼脾氣都冇了。

“行,給你的阿深。”陶一玥將她手上的燒烤串串放在桌上,“不過,我們得去給他買些新的。”

再怎麼看他不爽,也不好讓灼灼帶殘羹冷炙回去。

陶一玥在包廂裡的時候,已經問清楚了小說講述的故事,尤其是陸時深的身份。

陸氏集團的老總。

她對陸時深略有耳聞,嘖嘖,聽說他有蠻嚴重的潔癖。

林灼灼乖乖地跟在陶一玥身後。

“給你家阿深帶烤魷魚不?”

“嗯嗯。”林灼灼傻笑著拿了幾串雞翅,“還要大雞翅,嗯,這個也好吃,還有那個。”

陶一玥無奈地陪著她挑選。

最終,她們選了不少燒烤串串打包,老闆喜笑顏開地收了小錢錢,兢兢業業地開始忙活。

躲在遠處的黑衣男人簡直要罵娘。

特麼的,都吃了那麼多了,還特麼打包那麼多!要不是怕被認出來,他也過去吃了,特麼的。

就在黑衣男人心裡暴躁罵街時,一隻大手落在肩上。

“騰”的一聲,男人內心燃起熊熊大火,回眸卻看到一雙令人不寒而栗的眼眸,火焰瞬間熄滅。

男人麻溜起身,恭敬彎腰:“老闆,林灼灼那個女人就在大排檔裡麵。”

秦宴嗤笑一聲:“那個女人竟然會來這種地方。”

男人默不作聲。

豪門太太來大排檔瀟灑確實有些接地氣。

秦宴又問:“朱超,她們去了哪?聊了些什麼?”

“老闆,林灼灼跟她身邊的女人……”朱超老老實實地彙報著林灼灼的行程。

聊天內容?

唉,離得太遠冇怎麼聽清,好像跟吃喝玩樂有關吧。

哦,有錢人該死的腐朽生活。

聽手下說話時,秦宴陰鷙的視線落在大排檔裡,看著那兩個拉拉扯扯的身影。

“林灼灼身邊那女人是誰?”

他記得林灼灼那女人壓根就冇什麼朋友,聽薇薇說是因為她性子乖僻喜歡霸淩同學。

突然冒出來的這個是哪位?

她們的舉止還這麼親密,像是很要好的朋友。

朱超早就讓人查清楚了:“她是萬古律師事務所的金牌律師,叫陶一玥。”

“一個小小的律師罷了,不足為懼。”秦宴輕笑了聲,眼底閃過一絲鄙夷。

要是圈裡人,他或許還會顧忌幾分。

現在……

嗬,律師?說到底不過是個打工人。

正想著,林灼灼和陶一玥提著打包盒走了過來,路過兩人身邊時,秦宴抬手攔住她們的去路。

或許是原主的包容讓他有了底氣,竟帶著幾分質問的語氣:“林灼灼,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林灼灼一路走來吹了些冷風,稍稍清醒了些許。

見眼前是個陌生的男人,她不高興道:“你走開,不要擋路,我不認識你。”

她還要把燒烤帶回去給鏟屎官呢。

涼了就不好吃了。

秦宴表情陰沉:“林灼灼,你現在是跟我裝不認識嗎?”

陶一玥原本還在想著他會不會就是那個“阿深”,聽到林灼灼說“不認識”,他還凶林灼灼。

陶一玥當即黑了臉:“你特麼誰啊?”

林灼灼卻是敏感地捕捉到“裝不認識”這幾個字,抬眸看他,綜合書中的外貌描寫——

“你是……秦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