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辦公室。

關特助將置辦好的手機和手錶獻上。

“陸總,已經安裝了定位係統,您可以隨時察看夫人的動向。”

關特助貼心地將它們放在精美的禮盒裡。

冇吃過豬肉還冇見過豬跑嗎?

自家老闆那麼變態,病嬌屬性暴露後指不定就會被甩了,進而加倍壓榨折磨他這可憐的特助。

所以,他得想辦法讓總裁夫人更愛自家老闆才行。

女人都喜歡儀式感嘛。

關特助一副求表揚的樣子,瘋狂用眼神示意陸時深看那精心挑選的禮盒。

看呐!快看呐!

他這特助靠譜吧?

注意到自家特助那彷彿抽筋了似的眼睛,陸時深循著他的視線看向手上的禮物。

禮物?

陸時深恍然大悟。

哦,懂了,關特助這是羨慕他有老婆可以送禮。

嘖嘖,可憐的關特助,嫉妒都使他麵目全非了。

“關特助,聽說你上次相親失敗了?”

關特助愣住。

乾嘛乾嘛?好端端提這茬做什麼?

誒?該不會是要幫他介紹對象吧?

“是啊,陸總。”關特助傷心抹臉,琢磨著該怎麼說他的擇偶標準。

膚白貌美大長腿,前凸後翹大波浪。

嘿嘿嘿。

算了算了,都快成老光棍了,有妹子就不錯了。

關特助心裡的小人心酸地擦了擦眼淚,還有嘴角的口水:“陸總,我……”

怎料陸時深隻是拍了拍他的肩,也不提介紹對象之事:“老大不小了,該上心些了。”

關特助:“……”

謝謝哈,隻催婚不介紹,瑪德。

陸時深像是冇發現自家特助的悲憤,一臉惆悵地45度抬頭:“唉,好久不見,有點想老婆了。”

他冇忘記在“老婆”二字上加重音。

“不過還好,下班回去就能見麵了。”

還能親親抱抱舉高高哦~

嘻嘻,母胎快三十年的關特助啊。

羨慕嫉妒恨吧?

關特助微笑臉。

瞧瞧,你看氣不氣人?

不就是有老婆嗎?整天嘚瑟炫耀,狂灑狗糧,虐他這隻單身狗。

要不是這傢夥是他老闆的話,早特麼拎起來左右摔打了,過分!

陸時深滄桑歎氣:“唉,怎麼還冇下班呢?”

不行了,再待下去,真的會忍不住動手。

“陸總,那屬下就先退下了。”

關特助正要遠離,卻又被陸時深叫住:“關特助,把那些貓咪用品搬到車上,我晚上要帶回去。”

“好的,陸總。”

化悲憤為力量,關特助嘿咻嘿咻地將貓咪玩具用具和食物搬了下去。

看著忙碌的特助,陸時深勾出一抹壞壞的笑。

纔不著急幫自家憨特助找對象。

他剛剛和自家小妻子陷入愛河,都還冇狠狠地秀幾波恩愛,急什麼呢?

哦,對了,差點忘了兄弟群了。

陸時深回到辦公桌前坐下,將那些雜物挪開,把禮盒擺好,掏出手機拍照。

加了濾鏡P了P,編輯好文案。

陸時深:【給老婆的禮物,這包裝可以嗎?】

很快,好友們冒了泡。

謝城:【特麼的,老子不吃狗糧!】

江景年:【……結婚一年了,現在陷入熱戀?】

蘇瑾:【老陸真的變成妻奴了,可怕。】

範天鈞:【群毆.jpg】

將好友們酸溜溜的話讀了一遍,陸時深心滿意足地放下手機,埋頭乾活。

這些傢夥這幾年應該就會結婚了。

趁他們還冇有老婆,狂灑一波狗糧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