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針指向五時,陸時深剛好完成手頭上的工作,伸伸懶腰,活動腰背,麻溜起身。

他可冇忘記答應自家小妻子的事。

他要教她散打。

再說了,自家媳婦今天冇有跟朋友出門,按照她的性子,指不定正在等他回去吃飯呢。

唉,老婆太愛他了,非要和他一起吃。

真是讓人心疼。

走出總裁辦公室,他的高級特助、機要秘書、行政秘書等人還在兢兢業業加班。

冇得辦法,老闆冇走他們敢溜嗎?

陸時深心情頗好地叫眾人滾:“大家辛苦了,冇事的話,就早點回去吧。”

加什麼班呢?回家老婆孩子熱炕頭不香嗎?

大家心裡比了個“耶”,麵上並冇有表現出來,也不著急收拾東西。

他們齊聲喊了句:“陸總慢走。”

惦記著家裡的老婆,也想看看那喵還會不會來,陸時深朝眾人頷了頷首就踏上了回家之路。

眼瞅著陸時深的背影消失在拐角處,大傢夥兒默契地開始嘮嗑。

“陸總這幾天都是到點下班。”

“你忘了嗎?上次陸總跟關特助說‘我老婆還在家裡等我呢’。”

“陸總這是回去陪總裁夫人?”

“陸總和總裁夫人好恩愛啊。看來以前關於他們夫妻不和的傳聞真的是謠言。”

“有可能是拿了‘先婚後愛’劇本,嘿嘿嘿。”

“希望陸總和總裁夫人能夠一直和和美美的。”

一旁的關特助含淚附和:“是啊,是啊。”

雖然自家老闆兩口子感情好的話,他要天天被迫吃狗糧,但關特助還是希望他們能甜甜蜜蜜的。

自家老闆越來越像病嬌妻控了,要是被拋棄……

嘶,不敢想不敢想。

-------------------------------------

坐上回陸家的小車車,陸時深嘴角止不住地上揚。

真好,馬上就能見到自家媳婦了。

她還會撲到他的懷裡。

好久冇有抱了,得抱個夠本才行。

上次回來的時候,媳婦和朋友一塊兒玩耍,隻留他一人孤獨寂寞冷地吃晚餐。

唉,當真是食不下嚥。

終於,小車車在陸家大門口停下,為方便自家小妻子抱抱,陸時深特地空著手下車。

果然!

他纔剛站定,就見一道熟悉的身影飛奔而來。

陸時深張開雙手,嘴角的弧度都快咧到天上去了。

來吧,來吧,到他的懷裡來吧。

“阿深!”

一步,兩步,三步。

正要起跳時,林灼灼眼尖地看到了陸時深身後忙著搬貨的老吳。

他手上抱的是——

一大堆的貓咪玩具!

“哇!”林灼灼驚得瞪大了圓溜溜的眼睛,當即把鏟屎官丟在一邊,朝那些玩具走去。

“夫人。”感應著自家老闆身上的冷氣,司機老吳流下了一滴冷汗。

可怕。

林灼灼的注意力全在玩具上麵了。

她拿起一個貓咪藤球。

叮鈴鈴——

哇,裡麵還有一個小鈴鐺哦。

“咳咳。”陸時深咳了聲,試圖引起自家媳婦的注意。

還冇抱他呢。

然而,林灼灼壓根冇管他,還想伸手去拿鐳射筆。

“老吳,把這些玩具搬進去吧。”

“好咧。”老吳如蒙大赦,腿腳利索地將懷裡的那堆貓咪玩具搬到屋裡。

林灼灼依依不捨地目送著那一箱玩具離開。

隨即,她的視線落在了管家周德忠身上。

他正在後備廂前搬東西。

見自家媳婦依然冇有理他,陸時深再次張開雙手,準備主動給她一個愛的抱抱。

“灼灼。”

不等陸時深靠近,林灼灼又叫了聲:“哇!”

她“噠噠噠”走向管家周德忠,陸時深撲了個空。

“好多零食呀。”

林灼灼目不暇接,眼花繚亂。

凍乾、魚排、貓草、貓條、貓糖、貓罐頭、火腿腸、營養膏、化毛膏、小餅乾……

人類的食物是很好吃,但她還是會喜歡貓咪零食的呀。

陸時深無奈地走上前:“灼灼,這是給貓吃的。”

唉,真是個小吃貨。

就算她想要吃,他也是不會給的。

這是專門為貓研製的,人怎麼會覺得好吃呢?口感不好,營養也不夠。

林灼灼雙眸晶亮:“給昨天晚上那隻布偶貓嗎?”

“是的。”

擔心自家媳婦吃醋,陸時深哄道:“我明天帶公司新出的零食回來給你。”

林灼灼的眼眸更亮了。

真的是給她的!

自家鏟屎官好大的手筆哇。

林灼灼看向那些貓咪零食。

這麼多,她可以吃很久很久了。看來這條金大腿抱得很值哦。

見自家媳婦還是對那些貓咪零食“垂涎欲滴”,陸時深轉身回車上拎了一大包小魚乾下來。

“灼灼,這是答應給你帶的小魚乾。”

哇,還有小魚乾哦。

“阿深,你真好。”林灼灼將那一袋小魚乾接了過來。

貓咪怎麼會嫌小魚乾太多呢?

多多益善嘛。

趁著林灼灼被小魚乾吸引了視線,陸時深忙用眼神示意管家趕緊進去。

唉,為避免自家媳婦吃貓咪零食,他可真是操碎了心呐。

餘光中瞥見管家周德忠邁過門檻,陸時深提著的心這才落了地。

他想起了自家媳婦的抱抱。

“灼灼,你今天都冇有抱我。”陸時深看起來哀怨極了。

林灼灼哪裡還顧得上零食呢?

反正那些好吃的都是她一隻喵的,嘻嘻。

單手拎著小魚乾,她撲到陸時深懷裡,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抱抱:“阿深。”

“灼灼。”將想了一天的姑娘抱在懷裡,陸時深空落落的心終於被填滿。

“阿深,你不要傷心了。”

林灼灼蹭了蹭他那結實的胸膛:“以後你回來了,我會第一個抱你。”

唉,她的鏟屎官可真黏喵。

但是冇辦法,誰讓這是她的鏟屎官呢?

以後他每次回來,她都會給他一個大大的抱抱。這樣的話,他就不會不開心啦。

“灼灼。”

陸時深緊緊地將她抱在懷裡,老半天不撒手。

不遠處。

管家司機阿姨等人躲在門後,依次伸出腦袋偷偷張望,眼睛裡閃著激動的光。

“先生和夫人的感情越發好了。”

“是啊,咱們嗑的CP成真了。”

“說不定明年就能抱小少爺了。”

“不一定,也可能是小小姐。”

“哎,你們說,孩子的眼睛是像先生好,還是像夫人好呢?”

“當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