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自家小妻子共進愛心晚餐後,陸時深帶著她到小花園裡消食散步。

走著走著,陸時深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林灼灼的手上。

想牽。

“灼灼,你看那茉莉花快開了。”

“誒?”林灼灼下意識循著自家鏟屎官手指著的方向看去。

陸時深趁機暗戳戳拉住自家媳婦的小手手。

真好,和老婆一起手拉手散步。

嘿嘿。

林灼灼最喜歡在小花園裡玩耍,熟悉這的一切,自然知道茉莉花快開了。

“等茉莉花開了,這裡會很香的。”

到時候,她可以變回貓身,在茉莉花叢中玩耍,變成香香的喵。

陸時深側眸凝視著妻子靈動的麵容。

“灼灼,我要親手把今年盛開的第一朵茉莉花摘下來送給你。”

茉莉花象征著堅貞的愛情,把花送給她,就代表著她是屬於他一個人的,至死不渝。

真好。

林灼灼卻不讚同。

“阿深,你把茉莉花摘下來,它會死的。”

陸時深正要說些什麼,卻聽林灼灼接著說道:“這些茉莉花已經是我的了,不是嗎?”

陸家是她的新領地,裡麵所有的東西都是她的呀。

陸時深失笑:“是,它們是你的了。”

她接受了他的花。

就是接受了他的心意。

陸時深攥緊了她的柔荑,十指相扣。

她是他的了。

林灼灼可不知道陸時深也將她標記成了他的專屬。

她並未掙脫他的手,輕快地晃了晃。

夫妻二人相伴著在樹蔭下散步。

林灼灼輕聲問道:“阿深,一玥姐姐的事調查得怎麼樣了?跟秦宴有關嗎?”

要是能在開局就把大反派送進去就好了。

最好將那個大變態關到地老天荒。

這樣就冇人會傷害她的阿深了呀。

“我派人去調查了,揪出了幕後黑手,尚未發現他和秦宴有關。”

林灼灼黯然垂眸。

唉,果然。

秦宴在小說裡一直到大結局才被打敗。

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被揪到小辮子呢?

但……

她現在和鏟屎官站在一邊,不管是為了改變自己的命運,還是為了鏟屎官不被欺負。

她都要幫助鏟屎官。

林灼灼仰起小臉看他,神色鄭重:“阿深,你要小心秦宴哦。”

她冇有證據。

也不知道鏟屎官會不會把她的話放在心上。

陸時深看出了她的認真和忐忑。

他抬手愛憐地摸了摸她的腦袋:“嗯,我會的。”

實際上,陸時深從前並未把秦宴放在心上。

對秦宴的印象也很模糊。

沉默內向,存在感極低,就算坐上了紀氏繼承人的位置,也冇有任何話語權。

他不覺得秦宴能翻出什麼水花來。

不過,隻要能讓他的女人安心,派人盯著點又怎麼樣呢?

“彆怕,有我在,他傷不了你。”

“嗯呐。”林灼灼的腦袋在他的大手下蹭了蹭,她相信鏟屎官會保護她的。

但她也冇忘了要提升自身戰鬥力。

她不想成為他的軟肋。

“阿深,我們去練散打吧?”

陸時深無奈應下:“好。”

她學些防身術也好,可以將那些圖謀不軌的男人一腳踹開。

他還得把安裝了定位係統的手機和手錶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