惦記著要把安裝了定位係統的手機和手錶給自家媳婦,陸時深忘記疲憊,快步回房將它們帶了上來。

倒也不是不想讓自家媳婦進他的房間啦。

主要是那些貓咪零食都還冇藏好,萬一自家小妻子看到了又想吃怎麼辦?

“灼灼,這是給你的禮物。”

“哇!這是什麼?”林灼灼接過那兩個精美的禮盒,一隻手一個,左瞅瞅右看看。

好漂亮的盒子。

可惜小了點,喵身進不去。

“給你買的新手機和手錶。”陸時深強行壓下內心的小慌張,“打開看看喜不喜歡。”

哇,鏟屎官又給她禮物了~

林灼灼盤腿坐下,將那兩個盒子小心放好。

拿出手機,林灼灼好奇地開屏用手指點了幾下。打開微信介麵,顯示登錄或註冊。

“阿深,這裡找不到你。”

她才成為人類冇多久,會用微信發訊息就不錯啦~

怎麼能要求她熟悉所有操作呢?

陸時深卻被感動得稀裡嘩啦的。

哦,天呐!

自家媳婦第一時間關心的是該如何聯絡他。看來,她真的很愛很愛他啊。

“我幫你把舊手機的資料都轉過來。”

“給你~”林灼灼毫不設防地將新舊手機都給了他。

怕啥?渣男和惡毒表姐都被刪掉了。

她還把每個應用都打開看了一遍,保證找不到一絲一毫關於渣男的痕跡。

鏟屎官絕對不會知道渣男哄騙過原主。

纔不要離婚。

她可是十分愛惜自己的喵命呢。

陸時深又被感動得不要不要的。

天呐!她好相信他啊!就這麼把手機給了他,一點都不擔心他會看。

含著感動的淚水,陸時深兢兢業業幫媳婦轉移手機上的資料。

他不能辜負她的信任。

堅決不偷看!

林灼灼坐在一旁拆另一個禮盒,裡麵放著兩塊手錶,一大一小,錶盤鑲著碎鑽。

她試探著將那小的戴在手上,轉了轉手腕,碎鑽反射著漂亮的光。

“亮閃閃的,我好喜歡。”

陸時深操作完畢,將手機放在一旁,讓它們自動傳輸資料,抬眸看向自家媳婦。

“喜歡就好。”

他當然記得她喜歡亮閃閃。

在關特助發照片讓他選擇的時候,一眼就相中了這一款,夠閃,夠亮。

“這有兩塊,是我們一人一塊嗎?”林灼灼拿出了那塊大的手錶。

不等陸時深回答,她將他的大手拉了過來。

“阿深,我幫你戴上。”

林灼灼低著頭,動作稍顯生疏,但認真仔細地幫他戴著手錶。

她紮了高馬尾,經過劇烈的運動,頭髮散了些許,搖晃著,在他的肌膚上輕輕劃過。

像羽毛在心上撓著,很癢。

陸時深目光幽深地看著林灼灼手腕上的表。

很好,她戴上了他送的表。

這手錶不僅僅意味著他可以隨時檢視她的動向,還有旁的含義。

他們要相依相伴,永遠都不會分離。

就在陸時深徹底化身盯妻狂魔時,林灼灼將手錶戴好了,兩隻手手放在一起。

“阿深,我們戴一樣的手錶哦。”

“是啊。”陸時深終於將視線從自家媳婦的臉上挪開,落到兩塊手錶上。

戴情侶腕錶,代表他們想時時分分秒秒陪伴彼此。

嘿嘿,還能暗戳戳秀一波恩愛。

瞧瞧,他們夫妻多麼的相愛啊。

“這是……”林灼灼回想小說裡記載的資訊,伴侶之間使用款式差不多的東西,叫做——

“情侶款。”

“是的,我們的手機也是情侶款。”陸時深掏出自己的手機,“我的是藍色,你的是紅色。”

自古紅藍出CP,嘿嘿。

林灼灼嗓音輕軟:“嗯,我喜歡紅色。”

她說喜歡哦~

陸時深心裡的小人開心得抱著吉他又彈又唱又跳,頭都差點被甩掉。

她喜歡他送的禮物。

真好。

陸時深趁機哄道:“那你以後要時時刻刻把這手機和手錶帶在身上哦。”

“我會的!”林灼灼重重點頭。

這可是鏟屎官給的,當然得好好保管啦。

小說裡麵寫了,情侶款是非同一般的,可以向其他人類表示伴侶之間感情深厚。

林灼灼要讓其他人類尤其是人類雌性知道鏟屎官是屬於她一隻喵的。

特彆是葉見薇。

正所謂心有靈犀,陸時深也想到了可以秀恩愛。

“灼灼,先等一下,我拍張照片。”正好手上拿著手機,陸時深點開相機,找準角度拍了張。

他迫不及待地將照片發到了兄弟群裡。

陸時深:【新買了表,大家覺得怎麼樣?】

謝城:【艸,又特麼虐狗!】

江景年:【……真是夠了,三天兩頭秀。】

蘇瑾:【你是想問表嗎?你是想秀恩愛!】

範天鈞:【狂扁.jpg】

將好友們的回覆默唸了一遍,陸時深臉上的笑意越發深了。

嘿嘿,這些傢夥在羨慕他。

叮——

手機資料傳輸完畢,陸時深幫她把賬號登好。

餘光不小心瞄到了她給的備註。

陸時深?

這不是他的名字嗎?

多生疏啊!

手指頓了頓,陸時深暗戳戳改了備註,並將他的對話置頂。

親親老公。

嘿嘿嘿。

“灼灼,以後想找我的話,第一個就是。”陸時深臉頰微燙地指了指螢幕。

“親親老公?”林灼灼喃喃念道。

陸時深臉更紅了。

老公。

多好聽的稱呼啊!

陸時深再一次悔不當初,她記憶剛錯亂時,張口閉口就是“老公”,就不該讓她換稱呼的。

唉。

資料轉移好了,手錶也戴上了,夫妻二人各自回房間洗漱。

洗香香後,陸時深在沙發上坐下。

回想著自家媳婦的麵容,陸時深笑得像個癡漢。

良久,陸時深終於想起了布偶貓,隨手拿起一旁的逗貓棒,一晃一晃地搖著。

叮鈴——叮鈴——

不知道那小貓咪還會不會來。

正在抹臉的林灼灼停了下來。

林灼灼擁有貓妖魂魄,聽力異於常人,自然聽到了陸時深房內傳來的鈴鐺聲。

鏟屎官好像在玩逗貓棒。

鏟屎官買了那麼多零食,她都還冇嚐嚐呢。

再說了,鏟屎官早上剛剛因為她的離開傷心失落,她得趁著晚上的時間去看看他。

她要去找鏟屎官。

要讓他知道,她不會拋棄他的。

林灼灼睡著後就會無法控製地變成喵,在清醒時,隻要想變回貓身,也是隨時都可以的。

默想著要變成布偶貓,林灼灼現出原形。

她跳下椅子,毛絨絨的身子靈活地鑽過門縫隙,小爪爪扒拉扒拉,將自己的門關好。

可不能讓其他人類發現她不在房間裡呢。

完畢!林灼灼朝對麵走去。

吱——

幾乎是在房門被推開的瞬間,陸時深“咻”的一下將頭轉了過來。

“喵~”

“小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