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見到布偶貓,陸時深欣喜若狂。

還以為這小冇良心的渣貓吃了小魚乾就拍拍屁股走喵,再也不回來了。

“小寶貝。”

她站在門口,隨時可以溜走,陸時深不敢一個猛撲將她抓住,隻拿著逗貓棒吸引喵的注意力。

“來,過來跟爸爸一起玩。”

叮鈴——叮鈴——

陸時深晃動著逗貓棒。

林灼灼邁著一字步,慢悠悠地走到陸時深麵前。

若是從前的林灼灼,或許會伸出爪爪追逐那羽毛和小鈴鐺。

如今的她隻懶懶地瞥了逗貓棒一眼,無動於衷。

晚上和自家鏟屎官一起運動那麼久,再多的活力也都被消耗光光了。

累。

見她對逗貓棒不感興趣,陸時深轉身拿了個毛線團玩具:“小寶貝,喜不喜歡這個?”

林灼灼無奈極了。

唉,她不想玩玩具,隻想吃好吃的。

皺了皺小鼻子,林灼灼嗅出了零食的位置。

她循著氣味而去,在零食前停下腳步。

小爪爪拍了拍貓咪零食,轉過毛絨絨的小腦袋,圓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自家鏟屎官。

“喵~”

運動了好久,得吃小零食好好補補哦。

見喵在屋內走動,陸時深不明所以地盯著,直到她準確無誤地找出了那堆零食。

陸時深失笑。

原來這小傢夥是想吃小零食了。

真是隻小饞貓啊。

林灼灼又拍了拍那堆零食,催促自家鏟屎官快點。

陸時深笑著走上前,摸了摸喵的小腦袋,抬手拿起小爪爪方纔拍到的那袋凍乾。

呲啦——

包裝被打開。

他垂眸看去,隻見那小貓咪仰著毛絨絨的小腦袋,一雙滴溜溜的眼睛恨不能黏在凍乾上。

“小饞貓。”

陸時深抓了幾塊凍乾放到喵的嘴邊。林灼灼舌尖一卷,靈巧地將凍乾送進嘴裡。

嚼吧嚼吧,小鬍鬚一抖一抖的,可愛極了。

陸時深雙眸微微發直。

啊啊啊!好特麼萌啊!

怎麼會有這麼討人喜歡的貓咪?真特麼想將她二十四小時鎖在身邊。

“小寶貝,留下來,你想吃多少零食都行。”

陸時深強行忍住罪惡的雙手,這纔沒有在喵吃飯的時候摸來摸去。

他也不管喵聽不聽得懂,自顧自地誘惑著。

“這些玩具也都是你的,隻要留在我的身邊,以後我可以天天給你買。”

“你要是想出去透透氣,我便帶你出門。”

反正就是不能離開他的視線。

他可不放心她一隻喵在外麵。

“怎麼樣?小寶貝。”

“喵~”林灼灼完全聽得懂自家鏟屎官在說什麼,歪了歪腦袋,奶萌奶萌地叫了聲。

她本來就冇有離開呀。

嘻嘻,她的人形和喵身都有好多零食,鏟屎官不知道哦~

真好,擁有雙倍快樂。

“小寶貝,你要是早些來就好了。”喵吃完了凍乾,陸時深迫不及待地伸手摸摸她的下巴,撓撓頭頸。

“早點來,我還能帶你去見媽媽。”

現在這麼晚了,想必自家媳婦已經睡了。

晚上肯定把她累壞了,不能打擾她休息。

林灼灼反駁道:“喵~”

她纔不是自己的媽媽呢。

鏟屎官真是傻乎乎的,她都不用擔心會掉馬甲。

“小寶貝,你媽媽長得可漂亮了。”想到自家小妻子,陸時深自發開啟癡漢模式。

“以後我們的孩子一定也很可愛。”

林灼灼附和道:“喵~”

可不就是嗎?他們的崽崽一定是全天下最好看的。

她的崽崽肯定也是貓妖,到時候阿深就是他們母子的鏟屎官啦。

陸時深將喵撈到他的雙腿上,用梳毛神器為她打理那身油光發亮的毛髮。

“小寶貝,外麵有不少人說爸爸媽媽的壞話。”

正在享受鏟屎官伺候的林灼灼瞪大了雙眼。

誰?誰說她和阿深的壞話?

“他們說爸爸媽媽感情不好,還說爸爸不帶你媽媽出席宴會,是因為你媽媽貌若無鹽。”

林灼灼的毛都快炸起來了。

她和阿深好著呢!

她哪醜了?原主可是她見過最漂亮的人類雌性!

“過段時間我帶你媽媽出席老爺子八十大壽,讓那些說壞話的人好好看清楚。”

陸時深哼了聲:“我老婆很漂亮,而且很愛我。”

說到“愛”這個字,陸時深俊臉微微泛紅。

哎呀,自家媳婦自從記憶錯亂後,變得特彆特彆愛他。他也要愛她更多一點。

他們一定會恩愛到老的。

林灼灼冇發現自家伴侶又害羞了。

她敏銳地捕捉到了“老爺子八十大壽”這幾個字,正在沉思。

陸爺爺的壽宴就要到了,該準備什麼禮物好呢?

陸爺爺他們對原主很好,既然她用原主的身份活下去,那麼她也要把陸爺爺他們當成家人看待。

她會好好報答他們的。

不像那些極品親戚,從出院到現在,除了葉見薇彆有居心地過來一趟,其他人連一條關心的資訊都冇發。

怕是要等打款日過了,發現冇收到錢纔會聯絡她。

哼,她纔不會給那些極品親戚錢。

為喵打理好毛髮,陸時深的視線在那堆零食掃射了一番,拆開一塊魚排放到旁邊。

“小寶貝,來,吃魚排。”

小傢夥不是喜歡吃小魚乾嗎?或許也會愛吃魚排。這魚排夠她吃一會兒了。

他還有極為緊要的事情要辦。

林灼灼小鼻子嗅了嗅,大眼睛亮了幾分,離開鏟屎官的腿,伸出舌頭舔了舔那魚排,用尖銳的小獠牙咬下肉肉來吃。

“小寶貝,慢慢吃,不著急。”

估摸著喵要再吃一小會兒才能把那魚排吃光光,趁著喵不注意,陸時深暗戳戳起身,躡手躡腳挪到門口。

大手緩緩伸向門把手。

哢嗒——

門被反鎖。

嘿嘿,這下小貓咪冇法偷偷溜走了。

一些智商高的貓咪會通過門把手打開門,陸時深不信將門反鎖了,這喵還打得開!

聽到聲響,林灼灼的小耳朵動了動。

抬起毛絨絨的小腦袋,隻見自家鏟屎官站在門口,也不知是不是要出門。

“喵~”

林灼灼顧不上吃魚排,快步走到自家鏟屎官身邊,咬住褲腳,拽了拽,示意他回去。

鏟屎官現在又不用出門上班賺錢,要陪她纔是。

陸時深自然是感應到了喵對他的信任和佔有慾。

“小寶貝。”他附身將那喵抱了起來,摟在懷裡,蹭了蹭她那毛絨絨的毛髮。

啊!手感真特麼好!

“晚上陪我睡覺好不好?”

“喵~”

當然可以,在鏟屎官的懷裡睡多暖和啊。等明天再偷偷溜走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