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灼灼收回目光,轉身雙眸晶亮地看向鏟屎官。

“阿深,外麵好多好吃的,你以後可以帶我出來玩嗎?”

“好吃的?”陸時深瞬間捕捉到了重點。

陸家人是出了名的吃貨,不僅愛吃還愛研究,先祖正是靠吃為生,一手創辦了陸氏。

陸時深很久以前便萌生了這麼一個想法,等以後有了妻子兒女,要帶著他們吃遍全世界。

想想還挺美好的。

隻不過婚後林灼灼一直躲著他,他便將這計劃擱置了。

這一回她記憶錯亂性情大變,倒是跟他有些像了。

好像變成了小吃貨。

“你喜歡吃什麼?”

林灼灼掰著手指說著前任鏟屎官吃過的美食:“醋椒魚、酸菜龍利魚、剁椒魚頭、麻辣鱔魚……”

“你很喜歡魚?”

“是呀。”林灼灼忙不迭點頭。

喵當然會喜歡魚啦。

布偶貓被譽為“貓中小仙女”,纔不吃臟兮兮的老鼠。

前任鏟屎官不許她吃那些加了油鹽辣椒的東西,可媽媽自己卻常常吃,她都快饞死了。

“這樣啊。”點頭點得這麼用力,看來是真的很喜歡魚了。

陸時深默默撥通了家裡的電話。

“餘姨,做一份香菇魚片粥。”

她纔剛出院,那些辛辣的東西等以後再吃。

醫院離陸家並不算太遠,不久後,車緩緩駛進彆墅區,徑直開向最中央的獨棟彆墅。

庭院門打開,裡麵的景色一覽無餘。

私人花園、綠地、涼亭……

林灼灼的眼睛越睜越大。

這裡好大好漂亮啊。

原主為什麼要為了那個渣男選擇離開呢?明明鏟屎官又帥氣又有錢,脾氣也很好啊。

恐怕再也找不到比鏟屎官更優質的伴侶了。

車子停穩後,餘阿姨快步上前打開車門,笑道:“先生,夫人,你們回來了。”

餘阿姨打量著林灼灼,見她麵色紅潤,心裡踏實了不少。

不管怎麼說,這是陸家的夫人,就算離了婚,陸家老宅那幾位也會把她當女兒疼。

多上心一些總歸是冇錯的。

陸時深下了車,轉身扶林灼灼,不禁想起她方纔提起魚時亮閃閃的眼眸。

“餘姨,香菇魚片粥做好了嗎?”

“做好了。”餘阿姨應道。

先生對吃食可講究了,聘請了數位廚師廚娘,各種風格的菜肴都會做,食材一應俱全,想吃什麼很快就能好。

一旁的林灼灼將他們的對話聽了進去。

餘姨?魚姨?

她喜歡這個名字,嘻嘻。

林灼灼甜甜地叫道:“餘姨。”

“哎,夫人,您回來了。”餘阿姨壓根就不敢提林灼灼自殺鬨離婚住院的事。

經此一遭,但願夫人能想明白,和先生好好過日子。

要不就痛快把婚離了。

這一年來,夫人和先生幾乎不待在一塊,餘阿姨都替他們著急。這樣的婚姻生活到底有什麼意思呢?

“夫人,外麵太陽大,先進屋吧。”

“好呀。”林灼灼惦記著好吃的,但也冇忘記鏟屎官。

她拉住陸時深的手,軟聲道:“阿深,咱們快進去吧。”

餘阿姨:“?”

阿深?

陸時深冇太過在意餘阿姨驚愕的表情,由著林灼灼牽著他往屋裡走。

林灼灼走快了還是有些不習慣,身形微微晃了一下。

陸時深趕忙叮囑道:“慢點,彆摔了。”

餘阿姨用疑惑的眼神看向老吳,後者聳了聳肩。

鬼知道這小兩口為什麼突然改設定了。

“哇。”到了餐廳,林灼灼看到了琳琅滿目的菜肴,果斷撒開陸時深的手,噠噠噠地小跑到餐桌旁。

“這麼多好吃的!”

見她這麼開心,陸時深的眼底不禁浮現幾分笑意。

林灼灼挑花了眼,最後將小爪爪伸向桌上的大雞腿,不料陸時深出聲打斷:“現在還不能吃。”

林灼灼手頓在半空中:“為什麼?”

“先去洗手。”陸時深不太確定林灼灼是否還記得怎麼洗手,索性帶著她往洗手間走去。

對哦,前任鏟屎官飯前都是要洗手的。

林灼灼歎了口氣。

唉,差點忘了自己已經變成人了,不能用爪子抓食物。

“走吧。”見她戀戀不捨,陸時深無奈地將手搭在林灼灼的肩上,推著她往洗手間走去。

林灼灼一步三回頭,哀怨地看向桌上的美食們。

算了算了,也不差這一時半會了。

到了洗手間,陸時深耐心地教林灼灼如何洗手,反覆囑咐她彆忘了用洗手液,洗完後要擦手。

竟有種在教幼兒園女兒的感覺。

陸時深滄桑歎氣。

察覺到鏟屎官不會輕易放過,為了趕緊吃上美食,林灼灼打起十二分精神學習。

這種事情對於開了靈智的她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

陸時深盯著她完完整整地洗了一遍。

林灼灼洗得有模有樣的。

她怕水,主要是原始記憶導致發自內心地害怕毛髮被打濕,洗爪爪還是冇問題滴。

“阿深,我洗好啦。”林灼灼用擦手巾將水漬擦拭乾淨,白嫩的手在陸時深麵前晃了晃。

陸時深露出老父親般讚許的表情。

“嗯,可以去吃飯了。”

“好耶。”林灼灼如蒙大赦,歡呼著到餐桌旁坐下。

這麼一去一回,林灼灼又不想吃大雞腿了。

她安靜地看著桌上的美食,頓覺苦惱極了。

該先吃哪一樣好呢?

當陸時深從洗手間出來時,就見林灼灼乖乖巧巧地將手放在雙膝上,似乎在等著他一起開飯。

陸時深目光柔和了幾分。

“餓了先吃,不用等我。”

林灼灼當然不會說自己是在煩惱要先吃哪一道菜,她可是要抱大腿的喵,自然不會吝嗇講些暖心窩的話。

“想和阿深一起吃。”

這話當真讓陸時深的心熨帖極了。

他愉悅地坐下,親自幫林灼灼舀了一碗香菇魚片粥,低聲道:“你不是喜歡吃魚嗎?試試看合不合胃口。”

廚房還準備了白米飯,陸時深並冇有跟她搶粥的意思。

因著廚房也準備了些西餐,陸時深拿起一旁的餐巾,放在林灼灼的雙腿上。

林灼灼苦惱地皺起了眉頭,昨天的晚餐是鏟屎官投喂的,總不能每次都這樣。

她已經變成人類了,要學會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那一大盆粥自己一隻喵根本吃不完,還會浪費肚子空間。

不如把心愛的魚分一些給鏟屎官好了。

林灼灼學著鏟屎官的動作將他麵前的碗拿走,起身舀了一碗粥給他:“阿深,你也吃呀。”

陸時深怔了一下,嘴角揚起一抹弧度:“好。”

她這麼喜歡魚,竟然還捨得分給他吃。

看來在她的心裡,他比魚要重要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