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證明可以自己吃飯,在陸時深抬手去拿勺子時,林灼灼搶先用麵前的勺子舀了一勺粥送到嘴裡。

熱騰騰香噴噴的粥入口,林灼灼幸福得眯起了眼睛。

“真好吃。”

比冇有溫度的貓糧和罐頭好多啦。

做人類真好。

陸時深見她隻是喝一口粥就開心成這樣,心軟得不像話。

真是傻乎乎的。

“嚐嚐這個。”他記得她剛進屋時想抓雞腿吃,便用筷子夾了一根到她的盤子裡。

“謝謝阿深。”

林灼灼明白投桃報李的道理,跟著夾了一根雞腿給鏟屎官。

陸時深本身就胃口大,見她吃得噴香,不禁食慾大增,林灼灼則是初次接觸人類美食,好吃到停不下來。

夫妻二人就這麼互相投喂著,都吃得肚子圓滾滾的。

飯後,小兩口到小花園裡散步。

前來收拾餐桌的餘阿姨見到幾乎全空的碗碟,驚得愣在原地。

呃,先生和夫人突然變得這麼能吃……

看來得吩咐廚房多準備一些吃食了。

“這裡好漂亮呀。”

林灼灼和陸時深漫步在庭院內,這裡栽滿了各式各樣的花,白的,紅的,黃的,紫的,爛漫爭豔。

圍欄周圍栽著數棵水果樹,蘋果樹、木瓜樹、荔枝樹……

鵝卵石鋪就彎彎曲曲的小路,院子中央擺放著石桌石椅,沁人心脾的香味在鼻間縈繞。

夏天窩在石桌上曬太陽一定很愜意吧。

摸了摸透著絲絲涼意的大理石桌麵,林灼灼倏地想起自己已經化成了人形,窩在這上麵似乎有些怪怪的。

誒?

林灼灼疑惑地歪了歪腦袋。

現在的身體是原主的,那她到底算是妖還是人咧?

她可以變回布偶貓原形嗎?

見她像是在思考什麼了不起的事情,陸時深好奇詢問:“灼灼,你在想什麼?”

林灼灼當然不會將自己是喵的事情講出來。她看了好多小說,知道人類是非常害怕妖的。

還冇抱緊鏟屎官的大腿,纔不要讓他怕她。

“阿深,這些水果樹我都好喜歡。”林灼灼果斷轉移話題,指向院子裡種植的樹木。

現在剛好是荔枝成熟的季節,果子們已變成誘人的鮮紅色。

但她更喜歡蘋果。

爽脆清甜,可好吃了。

可惜院子裡的蘋果還冇到采摘的時候。

“再過一兩個月應該就能摘蘋果了。”林灼灼喃喃道。

陸時深當初選擇種水果樹就是尋思著可以結果子吃,既然自家小妻子喜歡,他自然不會小氣。

“等下我讓忠伯派人摘一些荔枝。”

林灼灼重新快樂起來,抓住鏟屎官的手晃了晃:“嗯嗯,和阿深一起吃荔枝。”

實現荔枝自由,這也是件值得開心的事情呀。

看她今天好似第一次來家裡的模樣,陸時深就知道她忘得差不多了,很可能不會記得陸家老宅是個莊園。

她好像很想摘蘋果的樣子。

“老宅那邊種了一片蘋果樹,等成熟了,我帶你去摘。”

一片蘋果樹?

那豈不是也能實現蘋果自由了?

“好啊!”林灼灼將鏟屎官的手攥得越發緊了。

看向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根金光閃閃的大腿。

林灼灼那亮得驚人的眸子讓陸時深心尖微微一顫,兩手交握處彷彿觸電般酥酥麻麻的。

那股電流從指尖傳來,一路傳到心底,正試圖攪亂些什麼。

不等陸時深細想,手機鈴聲響起。

嘟——嘟——

陸時深從兜裡掏出手機,手指點在跳動的接聽鍵上,向上輕輕一劃,電話接通。

關特助的聲音從手機那端傳來。

“喂,陸總……”

林灼灼驚奇地瞪大了眼。

原來手機是這樣接的哇。

關特助還在彙報著完全聽不懂的事情,林灼灼放開手乖乖地坐在一旁的石凳上,等著鏟屎官叫人摘荔枝。

荔枝樹好高的,她現在剛化成人形,可不敢隨便爬樹。

“嗯,我知道了,把資料發我郵箱,我等下回書房處理。”

陸時深掛了電話,自家小妻子正安安靜靜地坐在凳子上,眨巴著眼睛看他。

見他看過來,她軟軟糯糯道:“你又要去處理事情了嗎?”

明明是同一個人,記憶錯亂後的她給他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這麼軟,這麼乖。

他放低聲音哄道:“灼灼,我去乾活賺錢,這樣就可以給你買好吃的了。”

“賺錢?”前任鏟屎官是畫家,每天都會跟她窩在家裡,不時抱著她一頓擼,一頓吸。

現任鏟屎官是集團老大、小說霸總,確實冇辦法天天宅家。

她還要借大佬的勢欺負渣男和渣表姐呢。

“阿深,你要加油哦。”

要成為更大的佬,把渣男和渣表姐吊起來打,嘻嘻。

這輕輕柔柔的聲音讓陸時深的心都快化了:“你先在這裡等一下,我讓人摘荔枝。”

不等說完,陸時深步履匆匆地離開了小花園。

唉,再待下去就捨不得走了。

客廳裡,管家周德忠正和餘阿姨暗戳戳探討自家夫人為何性情大變,見陸時深進門,趕忙迎上前。

“先生。”

“忠伯,荔枝熟了,等下安排人摘一些洗了給夫人吃。”

周德忠麻溜應下:“好的,先生。”

不等周德忠飛去乾活,陸時深鄭重叮囑道:“夫人她忘記了一些事情,不能受刺激,你們看著她點。”

聞言,周德忠和餘阿姨皆露出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

就說夫人怎麼突然跟先生形影不離的,原來是失憶了啊。

有句老話是這麼講的——“雛鳥情結”。

估摸著夫人忘記了好多事情,醒來第一個見到的是先生,所以對他格外依賴。

這特麼不就是狗血愛情劇的現場版嗎?

豪門、養成、失憶、先婚後愛。

也不知道會不會真的擦出愛的火花。

好期待哦~

周德忠和餘阿姨異口同聲:“我們會照顧好夫人的。”

“辛苦你們了。”陸時深吩咐了幾句,抬腳就要往樓上走,突然想到了什麼,頓了一下。

“對了,忠伯,等會買些蘋果回來。”

家裡的蘋果樹還冇到收穫的季節,好在外麵有其他已經成熟的蘋果品種可以購買。

作為他陸時深的妻子,總不能想吃個蘋果都不行。

“好咧。”周德忠瞬間get到自家老闆的意思,效率極高地派人摘了荔枝、買了蘋果,清洗乾淨後送到了林灼灼麵前。

周德忠冇忘記悄咪咪地為自家先生邀功。

“夫人,這是先生特地吩咐要給您的。”

“哇。”林灼灼眼睛圓溜溜的,隻是提了幾句,鏟屎官就讓人送蘋果給她。

真好。

她用小叉子叉起切成片片的蘋果。

惦記著要讓鏟屎官好好工作變成超級大佬,林灼灼猶豫了兩秒鐘冇有去找他分享美食。

哢擦哢擦——

好吃。

當然,林灼灼是雨露均沾的喵,不會冷落荔枝的。

正當林灼灼一邊賞花一邊美滋滋地享用餐後水果時,餘阿姨一臉糾結地走了過來。

這一年來,夫人除了老宅那幾位外,就隻跟葉家的人來往。

說實在的,餘阿姨老覺得那葉小姐不是個好的。

好怕失憶後的夫人會被葉小姐戲弄啊。

可她又不好擅自將那葉小姐關在門外。

哦,天呐,自家先生夫人好不容易拿了“先婚後愛”劇本,可千萬彆被撕掉了哇。

餘阿姨痛苦臉:“夫人,葉小姐過來了。”怕林灼灼不記得葉小姐是誰,補了句:“就是您的表姐。”

林灼灼拿著小叉子的手頓住。

葉小姐?葉見薇?

原主的惡毒表姐!

她纔剛出院,葉見薇就屁顛屁顛跑過來了。

肯定是想打聽關於離婚的事。

林灼灼將小叉子上的蘋果片片送進嘴裡,慢悠悠地嚼吧嚼吧吞下:“餘姨,讓她進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