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天呐!

這該死的被調戲的錯覺是什麼鬼?

沉默了幾秒鐘,陸時深默默將身子轉了回去,挪了挪腳步,勾起睡袍,麻溜穿上。

林灼灼將小下巴搭在太空艙的邊沿上,眯著眼睛看自家鏟屎官的背影。

鏟屎的肯定又害羞了。

可真是純情,都不敢給喵看。

話說回來,腹肌摸起來是什麼感覺呢?

毛絨絨的小腦袋瓜裡搜尋著相關小說描寫,冇注意到人影靠近。

“喵——”命運的後脖頸被扼住,下一刻落到了陸時深的懷裡。

“在想什麼呢?小色貓。”陸時深好笑地捏了捏她的小臉頰。

“喵~”林灼灼抗議掙紮。

陸時深狠狠地吸了一口喵:“都被你這小傢夥看光光了。”

方纔這小色貓的視線直戳戳地射向了他的腹肌。

真是怪難為情的。

幸好穿了件大褲衩子。

不然……

話說回來,他還冇給自家媳婦看過呢。以後他們可以一起洗澡,就在浴室裡……

陸時深想得出神。

啪——啪——

不等腦子趁機倒出廢料,心裡的小人拿著鋼鐵做的拖鞋將陸時深抽得死去活來。

齷齪!禽獸!變態!混蛋!

特麼的,還敢想著要在浴室裡……整天想那些有顏色的東西,遲早黃不死你,瑪德。

陸時深隻好忍痛將顏色為“黃”的廢料遮蔽掉。

直接跳過醬醬釀釀的畫麵,他和自家小妻子以後肯定會有孩子,一個、兩個……

林灼灼在他的懷裡動了動:“喵~”

鏟屎的,發什麼呆呢?

“小寶貝,你說我和你媽媽生幾個孩子好呢?”

陸時深捨不得自家媳婦受苦。

可他又想要兩個孩子,一男一女,一個像他一樣的男孩,再一個像她一樣的女孩。

他會好好培養自家臭小子,等畢業了,就麻溜地把擔子丟過去,帶著自家媳婦環遊世界。

至於寶貝女兒,那自然是寵成小公主啦。

林灼灼也陷入了沉思。

她的原形是布偶貓,根據書上記載,第一次一般可以生差不多四隻小崽崽。

但是,一玥姐姐又說妖怪子嗣艱難……

算了,隨緣。

也許未來會生一隻或兩隻小崽崽,她可以叼著他們的後頸到處玩耍。

她和鏟屎官的崽崽,一定是最最可愛的。

“隻要是你媽媽生的孩子,我都喜歡。”陸時深一下又一下地摸著她,“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

隻有一個孩子也是極好的。

可以把全部的愛都給孩子。

“喵~”林灼灼有點想問要是冇有崽崽怎麼辦。

自家鏟屎官好像特彆喜歡崽崽的樣子。

陸時深暢想著寶寶的麵容:“眼睛最好還是像你媽媽,清澈水靈,很好看。”

意識到陸時深聽不懂喵語,林灼灼安靜地窩在他懷裡。

她不是拿得起放不下的喵,要是自家伴侶對崽崽的渴望超過了對她的喜愛,那就成全他好了。

林灼灼不覺得身為妖怪子嗣艱難對不住他。

她不明白愛情是什麼,但根據書上寫的來看,崽崽不是生命的必須,隻要能和伴侶相守相伴就足夠了。

在一起可不是隻為了繁衍後代哦。

不知是不是心有靈犀,陸時深同樣在心裡想到了冇有寶寶的可能。

倘若無緣擁有屬於他們的寶寶,那就算了吧。

林灼灼是他陸時深看上的女人,怎麼能為了所謂的“香火傳承”就放棄彼此呢?

就是死,她也是他的人。

至於這偌大的家業咋辦?或者她想當媽媽怎麼辦?大不了從陸家旁係過繼一個孩子來養。

陸家是百年世家,旁係多得很,主家說要過繼,肯定馬上就有不少嬰孩送上門任由挑選。

不過,陸時深相信他們會有孩子的。

他的喵也會有寶寶。

陸時深湊近了她:“小寶貝,你想要小寶寶嗎?”

就讓這小傢夥生一回吧。

懷孕生產辛苦,但他怕這小傢夥以後去了喵星,什麼念想也冇留下。

至少還有他的寶寶在啊。

“你放心,到時候爸爸會把全城所有公佈偶貓的照片給你看。”陸時深豪氣地撂下話來。

“你想要哪隻布偶貓當老公都可以。”

林灼灼:“……”

她的伴侶張羅著幫她找對象。

陸時深可不知道自己正在盤算著讓心愛的老婆去相親,他美美地抱著喵朝床上躺去。

噠——

陸時深將電視機打開。

“小寶貝,咱們一起追劇吧。”唉,之前就是在這張床上,他抱著自家媳婦一起看劇。

媳婦親了他的嘴角哦~

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有那麼多美好的回憶了。

可惜最近在練散打,媳婦那麼累,洗漱完就該休息了,不好拉著她一塊兒看劇。

“喵~”林灼灼在自家鏟屎官的懷裡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窩著看向螢幕。

她喜歡和自家鏟屎官一塊兒看電視。

就隻是簡單的想和他在一起。

鏟屎官白天要上班賺錢養家,不能陪她,那麼晚上就應該是屬於她一隻喵的啊。

電視上播放著甜寵偶像劇,陸時深腦海裡浮現的全是自家媳婦的笑顏。

他摩挲著林灼灼的脊背:“老婆不在,就隻有你陪我了。”

好在還有這小傢夥跟他一起睡,倒也不會太過孤獨寂寞冷。

“喵~”林灼灼無奈極了。

自家鏟屎官黏她的喵身,也黏她的人身。

都有些分身乏術了。

摟著香香的喵,看著浪漫的劇,想著心愛的妻,陸時深不知不覺間進入了夢鄉。

聽到鏟屎官發出平穩的呼吸聲,林灼灼起了賊膽。

都說好奇心害死貓。

作為一隻喵,林灼灼的好奇心不是一般的重,天生愛玩愛鬨愛探險。

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腹肌,都冇來得及試試手感。

林灼灼悄咪咪將小爪爪伸入陸時深的睡袍之內,輕輕抓了抓那結實的腹肌。

一、二、三、四……

確實是八塊。

感受著硬硬的觸感,林灼灼忍不住回想自己的。

人類雄性和雌性還真是很不一樣。

她人類身子的小肚子是軟乎乎的,纔不會像鏟屎官這樣硬邦邦的。

怎料一道聲音從頭上傳來,險些嚇得林灼灼當場炸了毛。

“真是隻小色貓。”

陸時深按住那隻僵硬的小爪爪,在她耳邊輕笑道:“待在我身邊,以後腹肌想怎麼摸就怎麼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