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

林灼灼洗漱完畢後再次幻化成喵。

自家鏟屎官已經答應了不會限製喵的自由,那就可以再去找他快樂玩耍啦。

他會給喵身戴上裝有定位係統的項圈,那都是因為擔心她會不小心走失嘛。

前世鏟屎官不就經常鎖門封窗不許她外出嗎?

布偶貓獨自生存的能力確實很差。

鏟屎官又不知道她是妖怪。

總之,林灼灼不覺得陸時深反鎖、換鎖、裝定位,以及命人滿世界找她有什麼不妥。

自家鏟屎官因為喵身的離開那麼難過,是該去好好安慰安慰他。

與此同時,陸時深正劍眉微皺地看著地上的貓咪陶瓷盆,眸底閃過一絲疑惑。

奇怪。

這陶瓷盆放的位置好像不太對啊。

會不會是小寶貝來了?

的確有可能,她白日在小花園裡午睡,說不定睡醒了就溜到房間裡找吃的。

思及此,陸時深從兜裡掏出手機。

他打算回放監控錄像。

小寶貝白日裡纔剛剛來過陸家,今晚也不知會不會找他,先看會喵的影像再說。

不等指尖落在螢幕上,熟悉的開門聲響起。

吱——

陸時深轉頭一看,那毛絨絨正站在門口,仰著小小的腦袋,眼睛圓圓,說不出的可愛。

哎呀,愛貓就在眼前,還看監控做什麼呢?

陸時深果斷將手機揣回兜裡,向心愛的喵招了招手:“小寶貝,快到爸爸這裡來。”

單純心大的林灼灼不知道自己險些掉馬了。

聽到自家鏟屎官叫她,林灼灼邁著輕盈的步子走到陸時深身邊,輕鬆地跳到了他身上。

“喵~”林灼灼用小腦袋蹭了蹭他。

鏟屎的,她來了哦。

為謝謝自家鏟屎官送她亮閃閃的首飾,林灼灼打完招呼後伸出了小爪爪,在陸時深身上踩奶。

小傢夥這麼賣力,陸時深再高的黑化值也都瞬間清零了:“小冇良心的。”

早上她在他的手上逃得冇影,他當時確實險些無法控製暴躁的情緒。

他一旦認定了某樣東西,就會不擇手段占有。

他知道這樣很危險。

幸好,迄今為止,讓他為之瘋狂的女人隻有自家小妻子,而她非常非常愛他。

他也隻會愛她一個人。

他的小妻子纔不會像這小渣貓一樣,說跑就跑。

“為什麼要離開?外麵很危險的。”陸時深擼著毛,“乖乖待在我的身邊不好嗎?”

大手之下,貓咪毫無防備。

他完全可以提前買貓籠放在房間裡,趁著這小傢夥不注意,將她塞進去鎖起來。

可正如自家媳婦所說,他這麼做很可能會失去她。

“答應我,以後經常來看我。”

不能隻惦記著那位所謂的“前任鏟屎官”。

一想到這小傢夥有另一個主人,心裡就特麼的非常不爽!

陸時深語帶幽怨:“不能丟下我一個人,知道嗎?小渣貓。”

說完後,陸時深愣了下,莫名感覺自己有點像電視上後宮裡爭寵的妃子……

唉,也罷。

隻要這小傢夥每日來找他,倒可以勉強接受將她白日的時光分給“前任鏟屎官”。

“喵~”毛絨絨舔了舔他的手。

她會常常來看他的。

她還要他來暖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