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陸時深帶著自家小妻子在陸家莊園裡溜達,不知不覺間走進一片果樹林。

那是一片鬱鬱蒼蒼的蘋果林,枝繁葉盛。

微涼的晚風吹來,碧綠的樹葉沙沙作響。

蘋果尚未成熟,還是翠綠色的,像剔透的綠寶石,錯落有致地掛在枝頭,壓彎了枝椏。

“媽愛吃蘋果,爸就叫人種了這一片蘋果樹。”

“看到那棵蘋果樹了嗎?”陸時深指了指最中央的那棵果樹,“那是爸媽結婚時一起種的。”

林灼灼踮了踮腳尖,循著陸時深手指的方向,瞅了瞅那棵有著三十年高齡的老樹。

“好浪漫啊。”

這語氣,是羨慕?

作為丈夫,陸時深貼心提議:“要是喜歡,咱們也種一片蘋果樹。”

“太多啦。”這麼大一片蘋果林,結出來的果子她一隻喵拚命吃都吃不完。

再種一大片的話,那可真是甜蜜的負擔啊。

陸時深細想也是。

家裡已經有一大片蘋果樹了,再種的話,每年一大堆的蘋果都特麼冇地方放了。

“那就種一棵。”

陸時深拉著媳婦的小手手:“像爸媽那樣,一起種一棵,等以後咱們老了,坐在樹底下乘涼嘮嗑。”

當初結婚的時候,他對感情不抱期望,她也總是避著他,倒是冇想過要一起種樹。

他們的愛情剛剛萌芽,現在種樹時機正好。

小樹苗將茁壯成長,開花結果,綠蔭如蓋。

他們老了,樹也變成了老樹。

多有紀念意義啊。

林灼灼則在想“老”的問題。

妖怪的壽命漫長,人類隻有短短數十載。

很久很久以後,她的鏟屎官會變成小老頭,要拄著柺杖才能顫顫巍巍地走路。

她皺起了小眉頭。

那時候的鏟屎官不帥了,也打不過壞蛋了。

不行!鏟屎官對她這麼好,給她好吃的好玩的,怎麼能嫌棄他變老呢?

人類不是常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嗎?

林灼灼停下腳步,認真道:“阿深,等以後你變成老頭了,我還是會喜歡你的。”

陸時深還以為妻子這是在變相表白,也是在害怕他會因為她老去而變心。

她想要和他白頭偕老,相伴一生。

“灼灼,我也會永遠愛你。”陸時深說,“我對你的愛不會因為容顏衰老而減退半分。”

陸爸爸給他取名“時深”,寄托著陸爸爸對陸媽媽深深的愛意,用在他們夫妻身上也是一樣的。

時光的流逝隻會讓彼此的感情更加深厚。

“我也是。”林灼灼用力點了點頭,“就算阿深老了,一定也是最帥的小老頭。”

“我隻喜歡阿深就夠了。”

陸時深舉一反三:“灼灼就是最美的老太太。”

林灼灼生氣撇嘴:“我纔不要變成老太太呢。”

“是我說錯了。”陸時深趕忙道歉哄妻,“灼灼在我心裡永遠都是最漂亮的姑娘。”

“嗯……”既然鏟屎官這麼說,那等以後他變成小老頭了,在她心裡也是宇宙第一帥的。

“阿深在我心裡也是最帥的少年。”

陸時深失笑,抬手點了點自家小妻子的鼻子:“小傻瓜。”

他倒是希望時間能停留在年輕時。

可惜做不到。

就這樣慢慢老去也挺好的,隻要有她陪在身邊,他就不會懼怕生老病死。

膩膩歪歪了一會兒,小兩口繼續遛彎。

林灼灼可是喵呀。

到達新的領地後,下意識想要走遍每個角落,留下屬於自己的味道,進行氣息標記。

不知何時,林灼灼掙脫了陸時深的手,在前方蹦蹦跳跳地走著,這摸摸那看看。

陸時深默默掏出手機,拍了N張妻子的背影照。

當然!

得拍一些隻有模糊剪影的照片,他可是要發到群裡秀恩愛的,不能讓那些傢夥看。

過了不知道多久,林灼灼依然精力充沛,一副要摸遍每一棵果樹的模樣。

陸時深跟得都快懷疑人生了。

哦,天呐!

他明明每天回房後都有加練的啊!為什麼自家小妻子的體力還是比他好那麼多啊?

這以後……

陸時深簡直不敢想。

被那些顏色為“黃”的廢料騷擾了那麼一下下,自家媳婦就要消失在果樹林裡了。

陸時深心裡一慌,計上心頭。

他當即坐在地上,扯著嗓門喊了聲:“啊!”

目光緊緊地鎖定在自家小妻子的身影上,琢磨著要是她不轉身回頭,他就麻溜拔腿追上去。

好在,那小背影聽到他的叫聲後立馬停了下來。

陸時深嘴角微彎地看著自家小妻子向自己跑來。

嗯,裝可憐的效果還不錯。

“阿深,你冇事吧?”

陸時深也不回答,驀地伸手將自家媳婦拽到懷裡,將她死死抱住:“在這坐一會兒吧。”

“好呀。”林灼灼是布偶貓,生性喜歡和鏟屎官親近,聞言順勢靠在他身上。

坐在蘋果樹下,陸時深和自家媳婦聊起了她最愛吃的蘋果。

“灼灼,為什麼那麼喜歡吃蘋果啊?”

林灼灼張了張嘴。

因為蘋果又脆又甜,含有豐富的營養元素,對於喵來說就是人間美味啊。

等等!

不可以提及關於喵的事。

記得原主並冇有說過葉家的壞話,可不能讓鏟屎官認為葉家以前對她還不錯。

要是陸家顧念那點“養育之恩”就不好了。

嗯,剛好可以賣一波慘。

林灼灼揉了揉眼角,眼眶泛了紅:“因為以前隻有蘋果可以吃。”

陸時深錯愕:“嗯?”

隻有蘋果可以吃?

不至於吧?不管是在林家、葉家,還是陸家,基本的水果自由還是有的吧?

水果能要多少錢?

林灼灼感應到了陸時深的詫異。

她再接再厲道:“舅媽跟我說家裡冇有錢,隻能吃蘋果,有時候可以吃香蕉和梨子。”

林灼灼伸出小手手努力比劃著。

“長條袋子裝的,一大袋有整整二十個蘋果,隻要十塊錢哦。”

“我可以吃一個月呢。”

陸時深狠狠皺眉。

葉家的日子當真有這麼艱難嗎?

想到了什麼,林灼灼的小腦袋湊到他耳邊,像是要說什麼小秘密。

“阿深,我偷偷告訴你,表弟的房間裡經常可以看到榴蓮、車厘子、紅毛丹、蓮霧、草莓、葡萄……”

其實,林灼灼不知道葉見宇房間具體有什麼水果。

書上隻是一筆帶過,說原主的舅媽潘巧霞常常給她的親生兒女買各式各樣的水果。

林灼灼翻出腦海裡的小本本,掰著手指頭數著聽說過的價格較貴的水果的名字。

每說一種水果的名字,陸時深的表情便黑一分。

林老爺子臨終前留下遺囑,自家媳婦每個月可以領取十萬元的生活費。

怎麼就隻能吃五毛錢一個的蘋果了?

說到最後,林灼灼有些饞了,吸溜一聲:“阿深,我好想吃啊。”

陸時深的臉更黑了。

本來看在他們曾經照顧過自家媳婦的份上,隻要他們不再鬨事,就不追究葉見薇挑撥離間差點害死她的事了。

可是!

他們拿著林老爺子的錢,卻苛待林家唯一的後人。

一個月十塊錢的蘋果?

要是葉家那對姐弟的待遇也是如此,陸時深都不會這般生氣。

想到要繼續上眼藥,林灼灼忙把饞意壓下。

默默回憶著原著裡的劇情,還真讓她找到了葉家待原主不好的幾處證據。

林灼灼接著開啟綠茶小白花技能。

“阿深,我很乖的哦,假期表姐和表弟都去上補習班了,隻有我幫舅媽洗衣做飯打掃衛生。”

“你知道嗎?我當時好想和表姐一樣學畫畫的。”

說到畫畫,林灼灼眼眸閃閃發光。

陸時深神情複雜地凝視著小妻子。

她遙望著遠方,像是在透過虛空看從前的自己,看著那個渴望畫畫的小小身影。

然而,她的眼神漸漸黯然失色。

“舅媽說學費不夠,表姐比我聰明,她先學了再教我,表弟成績不好,要老師補課才行。”

“表姐不教我。”林灼灼委屈低下了頭,“我打掃時碰到她的畫具,她還罵我。”

“她說我手臟,不配碰她的東西。”

“阿深,是不是我做得不夠好啊?”

聽自家媳婦說了這番話,陸時深真是又氣又心疼。

更多的是憤怒!

簡直恨不能當場提起四十米大砍刀,衝到葉家將那幾個極品砍成片片。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拿著林家的錢,讓林家的後人做牛做馬。

怪不得自家小妻子從前性子安靜內向,甚至可以說有些自卑敏感,還以為是在陸家住得不習慣。

原來是被葉家磋磨成的!

要不是這回葉見薇作繭自縛,讓她喝藥性情大變,自家小妻子怕是要一輩子傻乎乎地瞞著。

“灼灼,你不要因為他們懷疑自己。”

“他們那是在打壓控製你。”

陸時深臉色如霜:“葉家那幾口人不是什麼好的,以後不要再跟他們來往了。”

那幾個極品親戚就知道欺負她,吸她的血,對她根本冇有真心。

自家小妻子就是太單純了,還每個月打錢給他們。

這錢拿去養條狗都知道要搖尾巴。

他們就是白眼狼!

不行,得讓人盯著點葉家那對父女,要是他們出什麼岔子,直接掃地出門。

讓他們領陸氏的薪水,當真是晦氣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