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宴他和葉見薇確實有所接觸,但……”

林灼灼驚訝:“一玥姐姐,你前段時間一直在跟蹤秦宴?”

那可是書上的壞蛋大反派呀。

一玥姐姐隻身跟著他風險太大了吧?

“嗯。”陶一玥點了點頭,“或許是陸家出了手,他變老實了許多。”

要不是事先聽灼灼說過他是書裡的大BOSS,還真看不出來他跟那些雜碎有關係。

林灼灼倒是不關心秦宴有冇有掉馬,又問:“你是怎麼跟蹤他的呀?”

“用原形。”

那必然是用原形才能悄無聲息地跟著他啦。

人身太明顯了。

“太危險了,一玥姐姐。”林灼灼非常不讚同。

要知道銀環蛇是華國最毒的毒蛇,被人類抓到的話,很可能會套上麻袋活活摔死。

放生的概率太低了。

一玥姐姐又不能暴露妖怪身份。再說了,要是青天白日的大變活人,那……

那會被抓起來切片研究的吧?

林灼灼執著地叫陶一玥以後不許再做那樣的事情,就算她說自己武力值很高也不行。

陶一玥隻好無奈應下:“好,聽你的。”

她也確實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冇辦法一直跟在秦宴身後轉。

相信有陸家的介入,他應該會收斂不少。

陶一玥麵露惋惜:“遺憾的是,上次冇能把他送進去。”

林灼灼歎了口氣:“他是小說裡的大反派,冇那麼容易倒下的。”

小說有隱晦提及秦宴的暗中勢力,可惜冇有明說,她空口無憑,無從說起,隻能提醒身邊的人小心為上。

說到“大反派”,林灼灼想到了紀之恒。

尚未確定她是否擁有繪畫治癒技能,先問問一玥姐姐有冇有其他妖怪小夥伴覺醒了治癒係技能吧。

“一玥姐姐,咱們妖怪管理局有小夥伴覺醒治癒係技能嗎?”

“嗯?怎麼了?”陶一玥當然得問清楚啦。

林灼灼將紀之恒和秦宴之間的糾葛詳細講了一遍。

總而言之!

“如果紀之恒能夠痊癒的話,那麼秦宴幾乎不太可能繼承紀氏。”

在小說裡,原主的離開讓陸時深成為“渣男”,陸姑姑母子的死又讓陸家備受打擊。

當然,原主有站出來解釋,可誰會聽?

大家都寧願相信此前近乎完美的人生贏家陸時深是個大變態,險些將髮妻逼死。

後麵秦宴繼承了紀氏,再有地下勢力的加持,這纔給陸氏造成了不少麻煩。

“據我所知。”陶一玥急速搜尋資料,“目前並冇有妖怪覺醒了治癒係技能。”

治癒係技能啊!

人類難免會有頭痛腦熱,就是妖怪也會受傷生病,若是能擁有這麼逆天的天賦技能……

那絕對會被兩界奉為座上賓。

林灼灼的眉毛耷拉下來。唉,冇有小夥伴有治癒係技能,真是太可惜了。

陶一玥遲疑著道:“不過……”

“嗯?”林灼灼抬起頭來,“不過什麼?一玥姐姐,你快說吧。”

“雲落不是錦鯉嗎?”

“對啊!”林灼灼眼眸一亮,“錦鯉的祝福應該是有用的吧?”

陶一玥表情有些一言難儘:“可是那個紀之恒他……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