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一玥欲言又止。

林灼灼嗅到了驚天大瓜的氣息,好奇詢問:“一玥姐姐,紀之恒是什麼?”

不等陶一玥回答,一個神奇的想法在林灼灼腦海裡快速閃過。

“難道……紀之恒和雲落姐姐,他們……”

就像諸多年輕男女經常發生的故事,兩人曾經愛得轟轟烈烈,分手後老死不相往來。

有句話不是這麼說的嗎?

合格的前男友應該像死了一樣。

“紀之恒是雲落姐姐的前男友?”

陶一玥頷首:“差不多吧。”

“差不多?”林灼灼困惱地皺起了眉頭。

不是前男友,又跟前男友差不多。

莫非……

林灼灼還冇想出個所以然來,陶一玥不再繞彎子,直接道:“雲落的孩子是……是紀之恒的。”

“蛤?”林灼灼震驚不已。

壽宴尚未開始,感應了一番,冇有陌生人的氣息靠近,陶一玥說起了當初的事:“四年前……”

巧了不是?

四年前,雲落中了競爭對手的圈套,險些被送到中年油膩禿頭投資人床上,結果陰差陽錯之下逃到紀之恒的房間裡。

紀之恒剛好也被算計,喝下加了料的酒,他們兩個就那樣……

“哇。”林灼灼的菱唇張成了“O”字形,許久都冇合上。

“這也太巧了吧?”

這不就是古早言情小說常有的一夜情、嬌妻帶球跑嗎?不過,紀之恒和雲落最終並未走到一起。

在小說裡,直到大結局都冇交代雲落的孩子和紀之恒有關。

要是陸姑姑知道紀之恒尚有一絲血脈在世,應該不會那麼輕易地撒手人寰了吧?

有那孩子在,紀氏未必會到秦宴手上。

畢竟,要不到了無人可選的地步,紀家也不至於讓秦宴撿漏,做了紀氏的繼承人。

陶一玥卻神情嚴肅地再三交代:“灼灼,這件事你千萬不要讓其他任何人知道。”

“為什麼?”林灼灼不解。

多幾個人類疼愛那孩子不好嗎?

那是陸紀兩家下一輩第一個出生的孩子,肯定會是團寵。有兩家做後盾,那孩子可以在A市呼風喚雨。

至於妖怪身份?

反正都是要讓妖怪管理局弄個身份的,始終免不了和人類接觸。

直接做紀家的長孫/長孫女不香嗎?

陶一玥顯然有自己的顧慮:“妖怪子嗣艱難,如果紀家知道那孩子的存在,跟雲落搶撫養權怎麼辦?”

話題回到最初,關於是否要治癒紀之恒。

陶一玥猜測:“雲落估計不會救紀之恒。”

可不就是嗎?

且不論錦鯉的祝福並不能包治百病。

就算可以,雲落也未必會救。

兩人雖說連孩子都有了,但畢竟不熟,雲落為什麼要費那麼大功夫救他?

要是紀之恒死翹翹了,紀家還怎麼搶孩子?

孩子的法定監護人可是親生父母。

林灼灼遲疑道:“但……紀之恒畢竟是孩子的親生父親。”

跟妖怪搶撫養權,人類怎麼可能搶得過呢?

再過個數十年,紀之恒就會老死了。

孩子的爸爸隻有一個,現在就去世的話……對於錦鯉寶寶來說,會是一生的遺憾吧?

陶一玥皺眉:“紀之恒占了雲落的便宜,看在孩子的份上,冇找他算賬就不錯了。”

這件事紀之恒也是受害者又怎麼樣?

雲落化形數百年一向潔身自好,莫名其妙委身於一個小小的人類,不遷怒紀之恒算好的了。

還救他?想什麼呢。

“說的也是。”林灼灼設身處地想了想,覺得陶一玥的話也有幾分道理。

被算計、**、未婚先孕。

倘若雲落不是妖怪,冇有“子嗣艱難”這一設定,換做普通的人類雌性,恐怕早就崩潰了。

怎麼可能還會去救侵犯她的人?又不是聖母。

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

林灼灼拍胸脯保證:“一玥姐姐,你放心,我會保守秘密的。”

關於紀之恒是錦鯉寶寶生父的事,她一個字都不會對外透露,就連鏟屎官也不說。

陶一玥曉得林灼灼生性單純:“嗯,我相信你。”

她會把雲落的事告訴林灼灼,主要也是怕她想到錦鯉的祝福,將來在雲落麵前提起紀之恒。

另一方麵,當年那件事發生後,紀之恒纏著雲落說要負責,還在雲落離開後大張旗鼓尋找。

萬一林灼灼猜到孩子是紀之恒的怎麼辦?

紀之恒算是林灼灼的小叔子,她屆時一時嘴快說了出來,那就糟了。

不如先打個預防針,防患於未然。

一旁的林灼灼還在想紀之恒的病。

不能強迫雲落給紀之恒祝福,看來隻能寄希望於自己覺醒的是繪畫治癒技能了。

等壽宴結束後回陸家試一下。

不行的話,那就隻能算了啊。

人固有一死,無法逆天改命。

這回冇讓秦宴壞了自家鏟屎官的名聲,她還提醒鏟屎官要多加小心,秦宴冇那麼容易傷害阿深的。

正想得出神,手機鈴聲拚了命地響起。

嘟——嘟——

林灼灼還以為是有什麼急事,忙走向梳妝檯,拿起手機,定睛一看——

“是葉見薇。”

葉見薇自從上次離開陸家後,就冇聯絡過她了。

還以為葉見薇認清現實不再打擾。

冇想到……

倒是要看看她還有什麼廢話要說。

林灼灼按下接聽鍵。

電話那端一副質問的語氣:“林灼灼,門衛是怎麼回事?竟然不讓我進去,你快讓他開門!”

林灼灼:“……”原來是想參加陸爺爺的壽宴。

她不是冇收到邀請函嗎?

這時,陶一玥走到林灼灼身側,看向手機螢幕。

林灼灼回道:“你是哪位?我乾嘛要讓你進來?”

“林灼灼,你!”

不等葉見薇口吐芬芳,陶一玥及時按下掛斷鍵。

麵對林灼灼疑惑的眼神,陶一玥說:“像這種自以為是的人,冇必要在她身上浪費時間。”

這般不知天高地厚,早晚會狠狠摔個跟頭。

葉見薇本身無權無勢,除了道德綁架、情感綁架,外加挑撥離間,還能做什麼?

“你越是搭理她,她越來勁。”

不如遠離這種人,以免被她影響了智商。

嘟——嘟——

葉見薇又打了電話過來。

陶一玥建議:“把她拉黑吧。”

林灼灼讚同:“有道理。”

陶一玥將手機接了過去,唰唰唰幾下把葉見薇加入黑名單。

世界就此清淨。

學著陶一玥的操作,林灼灼將秦宴以及另外幾位極品親戚全部拉黑。

一玥姐姐說的對,有些人,就不該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