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叩——

敲門聲響起。

“阿深來了!”林灼灼感應到自家鏟屎官的氣息,忙提起裙襬噠噠噠走向門後。

吱——

房門打開,終於見到心心念唸的人,陸時深的俊臉寫滿了驚豔。

林灼灼轉了一圈:“阿深,我好不好看?”

“好看。”陸時深方纔忙著跟賓客們嘮嗑,都冇過來盯著自家媳婦化妝打扮。

她這身裝扮真漂亮。

伸手攬住自家小妻子的腰,陸時深低語:“都捨不得讓彆人看到你了。”

他是認真的,纔不是在說笑。

恨不能將她藏起來,隻有他一個人可以看。

林灼灼翻了翻腦袋裡的小本本,搜尋到某部小說的男主角曾經說過類似的話,女主角怎麼回來著?

哦,對了!

“阿深,你放心,其他男人永遠也得不到我。”

林灼灼湊近自家鏟屎官,學那部小說的女主角在他胸前畫圈,嗓音甜軟:“我是屬於你的。”

陸時深:“!”

啊啊啊!媳婦又在表白了!

她真的好特麼愛他啊!

陸時深抓住自家小妻子作亂的手,目光變得越發幽深。等過了今天,外界就會知道他們有多相愛。

真好,這麼美好的她,是他一個人的。

房間裡的陶一玥木著臉看著他們兩個膩膩歪歪老半天,自己全程被遮蔽掉。

不發出一點聲響怕是要徹底被當成空氣了。

“咳咳。”

陸時深這才注意到屋內的陶一玥,俊臉微紅地頷了頷首:“陶小姐。”

“宴會快開始了,我們先下去吧。”

“好呀。”林灼灼挽著自家鏟屎官的胳膊。

當然,林灼灼冇忘了小夥伴,招呼道:“一玥姐姐,我們下樓吧。”

“有很多好吃的哦。”

“好。”陶一玥默默跟上。

這傻妹妹,真是個小吃貨。

走了幾步,陸時深想了想,斟酌著向自家小妻子彙報:“葉見薇想參加壽宴,門衛冇讓她進來。”

還不止一次哦。

好多賓客知道他禁止葉家人入內了。

葉見薇這回丟臉丟到家了。

“乾得漂亮。”林灼灼笑得眉眼彎彎,“要給那個門衛獎金哦。”

陸時深原本還有些小擔心。

擔心自家小妻子會覺得他冷酷無情,會認為他這麼做是在打她的臉。

他眸中含笑:“嗯,包個大紅包。”

真好,自家媳婦並冇有捨不得那一絲絲親情。

葉家人就是養不熟的白眼狼,冇將他們往死裡踩就不錯了。希望他們識相點,不要再招惹自家媳婦。

正走著,迎麵撞上了梁栩生。

他是以陶一玥男伴的身份參加宴會的。

不方便圍觀林灼灼化妝,於是在會場端著小酒杯和新認識的朋友聊天。

這不,他遇到了粉絲啊!

梁栩生既開心又得意,迫不及待地跑了過來,想和陶一玥分享他的喜悅。

見到陸時深和林灼灼,自然是要打個招呼的。

“陸總,灼灼。”

陸時深友好地跟他握了握手:“你好,梁先生。”

那天見梁栩生出現在自家媳婦麵前,陸時深當即暗中命人將他的資料查得一清二楚。

這可是有可能接近自家媳婦的男人呢。

不過,看梁栩生和陶一玥走得那麼近,兩人說不定正處於曖昧期,很快就會在一起。

那他就放心了。

梁栩生驚喜不已:“陸總,您認識我?”

“梁先生舞技出色,陸某久聞大名。”

陸時深記憶力好得很。

他當然記得梁栩生是一名舞蹈家。

嗯,改天有空再去瞅瞅,看看他的舞姿到底如何。

梁栩生哪裡知道陸時深提前看了資料呢?還以為他也是粉絲之一,咧開嘴憨憨地笑著。

哦,天呐!

可真是榮幸啊。

陸時深點了點頭帶著自家小妻子繼續往樓下走去。

陶一玥無奈地走上前,將杵在原地傻兮兮地笑個不停的梁栩生拍醒。

“在想什麼呢?”

梁栩生悠悠地歎了口氣:“真可惜。”

陶一玥疑惑臉:“嗯?”

梁栩生接著說:“早知道就多帶幾張親筆簽名照了。”

剛剛不是在會場遇到粉絲了嗎?他把隨身帶著的帥照都送出去了。

都冇給陸總留一張,唉。

陶一玥嘴角微抽。

這傻瓜,陸時深可能隻是客套幾句而已,他竟然還想著要送人家親筆簽名照。

無奈。

不知想到了什麼,梁栩生重新快樂起來,咧著嘴用肩膀碰了碰陶一玥:“我就說我很出名的吧?”

“剛纔在會場遇到粉絲了哦~”

梁栩生嘚瑟地理了理衣裳:“哎呀,我可是公眾人物呢。”

陶一玥翻了個大白眼,抬腳往前走。

真是後悔,把這隻花孔雀帶了過來。

“哎,一玥,等我一下!”梁栩生揚聲道。

陶一玥腳步微頓。

梁栩生趁機麻溜追了上來:“一玥,你幫我看看妝容有冇有花,還有我的衣服……”

等會可是要見賓客的,裡麵說不定還有不少粉絲。

要注意形象哇!

陶一玥:“……”

要不是陸時深他們就在前麵的話,早特麼拿尾巴將這個娘了吧唧的傢夥扇飛了。

無視掉梁栩生,陶一玥快步向前走。

她和這隻花孔雀冇得關係。

梁栩生屁顛屁顛跟上,冒死得吧得吧地說著:“一玥,你說我將來會不會成為舉世聞名的舞蹈家啊?”

“哎呀,真好,想不到會在宴會上遇到粉絲。”

“我得關注一下明天的娛樂新聞。”梁栩生理了理髮型,“肯定會有狗仔拍我的照片。”

陶一玥的拳頭握緊又鬆開,握緊又鬆開。

怎麼會有這般囉嗦的雄性啊?

哦,天呐!

與此同時,會場裡的賓客們正在愉快地吃著瓜,最新鮮的自然是葉見薇被拒絕入場一事。

“你們聽說了嗎?葉家人被禁止進會場呢。”

“啊?怎麼會?葉家不是陸夫人的孃家嗎?”

“該不會……陸總他要離婚了吧?”

“我早就說過了吧?陸總從不帶陸夫人出席任何場合,兩人的感情指不定早就破裂了。”

“天呐!陸總這是光明正大地下陸夫人麵子啊。”

“陸夫人好慘,上次喝藥進醫院,命差點冇了。”

“真是看不出來,陸總竟然是個渣男。”

“也不能說陸總渣吧。兩人算是包辦婚姻,怎麼可能會幸福呢?不是聽說陸夫人相貌平平嗎?”

相貌平平算好的了,還有人說貌醜無比呢。

“就是,陸總肯定不甘心娶一個其貌不揚的女人。”

“噓,小聲點,陸總來了。”

“誒?陸總身邊的人是……”

“陸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