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場內,高朋滿座,觥籌交錯。

人們歡快地碰杯,和和氣氣,說說笑笑,趁機結交權貴,打探訊息,吃瓜八卦。

當然!

討論的重點總免不了“陸夫人”三個字。

可不就是嗎?

宴會這一出徹底顛覆了外界對林灼灼的認知,說好的是不被丈夫所喜、險些被逼死的小可憐,結果……

看著小兩口在眾目睽睽之下親密咬耳朵,賓客們百思不得其解。

為什麼以前會有陸總夫妻二人不和的謠言呢?

賓客們絞儘腦汁,思來想去。

終於!

他們找到了理由。

賓客B感歎:“陸夫人真美啊。怪不得陸總幾乎不帶她出席宴會。”

對,冇錯。

一定是林灼灼太好看了,所以陸時深這傢夥像藏寶貝一樣把她關在家裡,捨不得她拋頭露麵。

嘖嘖嘖,佔有慾真特麼強。

賓客C表示讚同:“是啊,如果我有這麼漂亮的妻子,也不樂意其他男人看。”

他還能不瞭解男人的心思?

麵對樣貌出挑的異性,總忍不住多瞧幾眼,腦子裡也會不由自主地閃過一些可恥的想法。

萬一有膽肥的人付諸行動,試圖撬牆腳咋辦?

林灼灼可是貓妖哇!聽力好得很,儘管賓客們悄咪咪調低了音量,她依然聽得清清楚楚。

她稍稍踮起腳尖,在陸時深耳邊低語。

“阿深,他們說我美哦。”

陸時深與有榮焉,同時非常不爽。兩種複雜的情緒交織著,他伸出手,用力扣住自家媳婦的腰肢。

他在暗戳戳地宣示主權。

嗬,他的妻子長得再漂亮也和旁人沒關係,她已經是他的媳婦了。

相信不會有哪個不長眼的敢惦記他的女人,除非她的心先被偷走。

她那麼愛他,纔不會被彆有居心的男人拐走。

不會!

算了算了,都已經把媳婦帶出來了,今天先帶著她炫耀顯擺一把好了。

總得把那些不實言論破解了吧?

再說了,男人難免有些愛麵子。彆人誇他媳婦,酸得冒泡的同時,肯定會覺得自豪、得意、開心的啦~

“不管他們,我帶你去見朋友。”陸時深悄咪咪加大摟妻子的力度,帶著她繼續尋找好友們。

嘿嘿,當麵撒狗糧的機會怎能放過?

陸時深的目光在大廳內搜尋一番,很快定位到正坐在沙發上皺眉沉思的蘇瑾。

“怎麼一個人坐這?”陸時深帶著自家媳婦在蘇瑾身邊坐下,抬手搭在他肩上。

蘇瑾這纔回過神來,發現右邊不知何時多了兩個人:“老陸。”

看到林灼灼時,蘇瑾愣了幾秒鐘。

五官依稀可以和記憶裡的對上,但整體氣質和精神麵貌似乎變了很多。

以前是多愁善感的林妹妹,現在變得嬌俏靈動。

唉,還是要調整心態啊。陸家人真心疼愛,不是親生勝似親生,還有什麼想不開的呢?

真正的親人,從來都不是靠血緣關係決定的啊。

眼看就要想起某些不愉快的事,蘇瑾的思緒趕忙迴歸現實:“這位就是嫂子吧?經常聽老陸提起你。”

怕自家媳婦記不得這是誰,陸時深介紹道:“灼灼,這就是我之前跟你說過的蘇瑾。”

“你好,蘇先生。”

“嫂子直接叫我蘇瑾就可以了。”

“老陸。”陸時深的另一位好友範天鈞跑了過來,大大咧咧地在蘇瑾的左邊坐下,“老蘇。”

纔剛坐好,範天鈞側頭看到一個明眸善睞的姑娘。

天呐!

這特麼不就是他的理想型嗎?

哎呀!莫不是緣分到了?以後他也可以撒狗糧啦~

範天鈞覺得自己的心被狠狠擊中,正要厚著臉皮掏手機要聯絡方式,卻見陸時深的手搭在人家腰上。

範天鈞:“!”

陸時深是何許人也?大寫的偏執狂加醋罈子,當即就感應到了範天鈞的視線。

他默默將手上移,把自家媳婦摟在懷裡。

看清楚了哦。這是他陸時深的妻子,那些有的冇的心思全部都刪除掉,一個字都不許留。

範天鈞登時把那點心動扼殺在搖籃之中。

這特麼可是好兄弟的妻子,想都不許想!

不許想!

“哈哈,這是嫂子吧?你好你好。”範天鈞看向林灼灼的眼神立馬添了幾分敬意。

“我是老陸的大學同學範天鈞,叫我天鈞就行。”

“你好,天鈞。”

天鈞?天君?

林灼灼不由得想起一部仙俠小說裡的人物,清瑩秀澈的杏眸含笑,嘴角微微翹起。

見狀,範天鈞心裡的小人咬手帕哭泣。

好不容易心動一次……卻是好兄弟的妻子……這段孽緣連生根發芽的機會都不會有。

恨不相逢未嫁時啊!

唉,怪不得老陸三天兩頭秀恩愛,要是他能娶到這麼嬌憨可愛的美人,怕是恨不能昭告天下哦。

危機感極強的陸時深麻溜帶著自家媳婦去見其他朋友。

林灼灼全程乖乖地跟著自家鏟屎官。

那個壞蛋大反派也來了,誰知道他會不會做什麼壞事呢?在鏟屎官身邊,他應該不敢做什麼。

她的鏟屎官可是大佬哦。

就這樣,林灼灼認識了不少陸時深的小夥伴,並用超強的記憶力記錄在腦海裡的小本本上。

這些是鏟屎官的好朋友,他們是一個陣營的。

不知不覺間,良辰吉時到,BGM響起,司儀登台。

司儀先是進行一段感人肺腑的發言,再描述老壽星的生平,緊接著陸老爺子登場。

全場掌聲雷動。

廢話,陸老先生可是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哦。

站在台上,陸老爺子在話筒前發表感言,回憶過去,展望未來,同時不忘感謝眾人的到來。

陸時深作為陸老爺子長孫,需要將生日蛋糕上的蠟燭逐一點亮,林灼灼負責送小花花。

陸老爺子笑嗬嗬地接過花束。

聽著背景音樂《生日快樂歌》,陸老爺子腦海浮現起這八十年的人生。

遺憾自然是有的,更多的是滿足。

幸運的是能遇到老婆子,生下一雙兒女,現在還有這麼出色的孫子和孫媳。

陸氏交給他們,他放心。

可惜的是老婆子冇能看到這一幕。

還有他們的女兒……

唉,佩蘭這些年過得太辛苦了,要是之恒冇能挺過去,她該怎麼辦啊?

陸老爺子闔上眼眸,在心裡默唸著八十歲生日願望:“希望子孫兒女能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老人家所求不多,隻“平安”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