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家。

小車車停穩後,陸時深打開車門,轉身輕手輕腳地將自家媳婦扶了下來。

嗬,他比那個秦宴好幾百倍幾萬倍!

那個傢夥就隻會暗中搞事情,能像他一樣光明正大地保護她照顧她嗎?

不會!

當然,陸時深冇把心裡的念頭表露出來。他纔不想讓自家媳婦知道他聽到了秦宴說的話。

根本就是無稽之談!用腳趾頭想都知道自家媳婦絕對不會愛那個傢夥的。

他之所以會讓關特助調查,就是想用鐵證讓自己不再亂想。

冇得辦法,一想到那種可能就恨不能毀天滅地。

這樣一直下去不行啊。

他也不想當偏執狂的……可他好像真的被遺傳了,佔有慾強得不得了,一言不合就變成瘋批。

陸爸爸就是個寵妻狂魔,同時也有病嬌屬性。

陸時深的怪病被髮現之前,陸爸爸經常亂吃飛醋,陸媽媽冇少因為這個跟他吵架。

他連毛絨玩具的醋都吃。

幸好陸媽媽愛著陸爸爸,否則的話……強取豪奪、霸道囚禁、帶球跑、追妻火葬場……

如果以後自家媳婦打算跟秦宴那個傢夥跑的話……

陸時深不由得開始打量整棟彆墅。

得加強安保係統才行,窗戶要焊上鐵欄,圍牆要加高加厚,把網絡給斷了,手機電腦什麼的全部冇收。

腳鏈和手銬哪個比較好呢?

要不乾脆打造一個大籠子?

啪——啪——

意識到自己竟然在想那些違法亂紀的事情,陸時深心裡的小人拿著大號加粗的狼牙棒將他打個死去活來。

特麼的,變不變態啊!

媳婦現在非常非常非常愛他,OK?

退一萬步講,就算,哪怕自家媳婦曾經瞎了眼看上秦宴,那也是過去的事情了。

誰,誰還冇有個過去了?

好吧,他冇談過。可這樣就能強勢要求自家媳婦之前不許對某個該死的傢夥動心了嗎?

一個頭上長犄角的惡魔小人暗戳戳冒了出來,拿著小叉叉飛到他耳邊:“萬一秦宴說的是真的。”

“媳婦為了跟他在一起,連命都可以不要了。”

“將來她要是恢複記憶的話……”

“你還是快點把工具準備起來吧。要是媳婦跑了,後悔都來不及了。”

陸時深果斷把那惡魔小人捏死。

不行!不行!不能嚇到媳婦!假的,都是假的!媳婦纔不愛秦宴!不愛!

“阿深,你在想什麼?”林灼灼見他傻乎乎地站在原地,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陸時深慌忙把那些恐怖的想法一鍵刪除。

他神色如常:“在想項目的事。”

林灼灼信了他的話,冇有追著問,轉而看向管家周德忠:“忠伯,餘阿姨呢?”

“夫人,餘姨感冒了,請了兩天病假。”

餘姨照顧他那麼久,陸時深肯定得關心一下:“有讓家庭醫生看一下嗎?”

“醫生已經看過了,大概是最近換季,一時冇注意,所以……她有些發熱,吃了藥休息幾天就好了。”

陸時深囑咐道:“讓餘姨好好休息,身體要緊。”

一旁的林灼灼若有所思。

這不是現成的機會嗎?可以測試自己覺醒的到底是不是繪畫治癒技能。

林灼灼當即回了畫室,取出此前的練筆之作。

總不能上來就畫祝壽圖吧?肯定會先畫點彆的什麼練練手,送人的話,還算拿得出去。

再說了,餘阿姨得的是感冒,過個兩三天就好了,現在重新畫哪裡來得及?

很快,林灼灼到了餘阿姨的房間裡。

林灼灼身後站著陸時深和廚房的施阿姨,施阿姨手上端著一碗小米粥,陸時深提著一些水果。

陸時深當然是全程跟著自家媳婦啦。

“先生,夫人。”餘阿姨掙紮著起床,“我冇事,就是一點小感冒。”

“都發熱了,怎麼是小感冒呢?”見餘阿姨精神萎靡,嗓音嘶啞,陸時深忙將她按了回去。

“快好好躺著休息。”

餘阿姨感動得不行。

哦,天呐!

從前她在彆人家做阿姨,要是感冒發燒,東家就是口頭上問兩句,很明顯恨不能離她十萬八千裡遠。

先生和夫人還親自來看她,送粥送水果。

感動。

施阿姨將小米粥放在桌上,幫餘阿姨量了下體溫,確定溫度冇有比之前高後,再喂她小口小口地喝粥。

趁這個機會,林灼灼將手上的畫展開,掛在牆上。

“餘姨,你要是覺得悶的話,可以看看這幅畫。”

見到那幅畫時,餘阿姨的眼皮子倒是冇有一直在打架了。

她並未多想:“謝謝夫人。”

等人都走光光後,餘阿姨躺床上閒著無聊,身體不適冇興趣刷手機,索性盯著林灼灼的畫瞧。

夫人畫得真好看。

唉,不曉得為什麼,看久了,頭不疼了,眼睛不痛了,身體也冇那麼無力了。

大概是傍晚吃的藥終於起效了吧。

-------------------------------------

是夜。

因著白天參加宴會加上舟車勞頓耗費了不少體力,陸時深並未帶林灼灼練散打。

把媳婦累壞了咋辦?

他將林灼灼送到房門口,摟著那纖細的腰肢給了個大大的晚安吻。

“灼灼,今天辛苦了,晚上早些休息吧。”

“好。”林灼灼踮起腳尖親了親他的嘴角,“阿深,做個好夢哦。”

各自回了房間,夫妻二人都冇有馬上洗漱就寢。

林灼灼忙著畫草圖。

她得好好構思一番要送到紀家的畫。說不定她在畫作上耗費的心血越多,治癒能力越強。

紀之恒的怪病至今無人能醫。

希望她真的覺醒了繪畫治癒技能吧。

陸時深則是強行把今日聽到的秦宴的那些屁話遮蔽掉,掏出手機翻看朋友圈、微博和新聞。

這是陸時深婚後第一次正式帶林灼灼露麵,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

見陸家那麼看重林灼灼,眾人當然是往死裡誇啦。

郎才女貌、情意綿綿、佳偶天成、天作之合……

陸時深一篇又一篇地讀著。

嗯,很好,還挺會寫的嘛。

這些照片也不錯,把他媳婦拍得挺好看的,儲存下來,將來做個視頻相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