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初。

漢堡。

老狐狸再次和凱塞林見了一麵。

明亮的辦公室內,兩人此時麵色都非常的差,尤其是凱塞林,更是陰沉至極。

“如何?”

老狐狸看向凱塞林手裡的報告。

“比我們想象的大很多。”

此時,這位德意誌第三帝國空軍元帥深深歎息了一聲:

“從開戰之初到現在,六年時間,包括陣亡,失蹤、重殘疾在內,不計算盟友部隊,我們的不可恢複性損失已經達到六百萬五十萬。”

“六百五十萬!”

老狐狸差點跳起來:

“怎麼會這麼多?!”

德意誌總人口纔多少?算上蘇台德、奧地利等地區,也才八千萬而已。六百五十萬,損失超過總數的百分之八了,而且損失的還都是精華。

“在冇有得到援助之前,我們就損失很嚴重了,不可恢複損失在四百萬左右,雖然這一年半我們裝備和補給不缺,但戰鬥損失依舊很嚴重。”

凱塞林再次長歎一口氣:

“尤其是東線,損失是最多的,還有西線以及轟炸損失。”

“唯一的好訊息是,我們目前兵力依舊充足。”

在動員了幾乎所有工人,甚至女兵後,此時德意誌兵力依舊充足。

“不過。”

凱塞林語氣突然一變:

“元首最近的情緒有些問題,比以前更加容易衝動了。”

老狐狸默然。

自家老大的身體,他再清楚不過了,原本獲得物資後,情況好了不少,理智理性迴歸,但在擊敗大鬍子之後,突然之間,又回去了。

“報告。”

就在此時,一個參謀跑了進來:

“盟軍大約五十萬部隊,對卡昂發起大規模進攻。”

“什麼?”

老狐狸麵色一變。

剛剛纔打退了盟軍的進攻,這才幾天?怎麼又來了五十萬部隊?他們不需要修整麼?

····

四月,經過參謀聯席作戰會議後,盟軍再次集結兵力,在後勤都冇有準備好的情況下,強行對卡昂和雷恩發起進攻。

戰鬥一直持續到五月中旬,合計四十七天。

最終,參戰的盟軍士兵合計超過了三百萬。

而老狐狸的部隊因為前不久的慘烈防禦戰,以及冇有預料到這次進攻,再加上卡昂和雷恩防空塔幾乎全部都被摧毀,最終丟掉了這兩處城市。

五月中旬,盟軍終於將戰線推進到了八黎,正式突破齊格飛勒防線。

但代價也是慘重的。

足足六十多萬部隊永遠倒在了這一個半月的進攻中,雖然老狐狸冇來得及修複工事,但盟軍也準備嚴重不足,戰鬥中,經常出現火炮彈藥不足的情況。而被小鬍子洗(鼓(收買)舞)腦的仆從軍作戰超水平發揮,狠狠的給美英部隊痛擊,大量部隊死戰不退,不降,給盟軍嚴重傷亡。

隻是,那些瑟堡和雷恩,將戰線推進到八黎的盟軍,此時終於能釋放他的恐怖兵力了。

之前,大英帝國本土被小鬍子狂轟亂炸,作為橋頭堡、前線補給基地的效果大大折扣,不僅僅運輸和補給受限,還要分出大量兵力來防空。

而現在,盟軍徹底拿下科唐坦半島,近戰線推進到八黎,有了足夠的縱深,可以在瑟堡、卡昂、雷恩三點建立後方,對英國本土的需求大大降低,後勤物資可以直通瑟堡等港口,然後在卡昂和雷恩儲藏,直接運輸到前線部隊手中,無需通過英國轉接,極大的節約了人力物力。

於是,總兵力超過一千五百個萬的作戰部隊遠遠不斷的湧入法蘭西,甚至老杜還不管邱胖子的抗議,將第九航空隊轉移到前線,壓製敵空軍部隊,襲擊前線機場。同時,也大大減少了大英本土的防空兵力,轉移到前線。

此舉,讓大英帝國和美利堅差點決裂。

邱胖子不得不更多的賣地,以從其他地方進口更多的武器,裝備,然後抽調了一部分前線部隊用於防禦本土。

六月末梢。

八黎會戰正式爆發。

人類曆史上,投入部隊規模最大,持續時間最長的戰役,在法蘭西大陸上,圍繞著法蘭西都城展開。

盟軍兵力絕對優勢,尤其是空軍,是小鬍子的五倍還多,

而小鬍子有補給優勢,八黎有倉庫,無需運輸,物資可以直接出現在前線部隊,效率極高,還有堅固防空塔工事群可以依靠,還有超過五萬門一百口徑以上的火炮持續提供火力支援。

論火力,小鬍子是老杜的數倍。

不過論兵力,小鬍子就差了足足一倍了。

雙方誰也不肯後退,死死的在這裡鏖戰。

到七月下旬,吃近了空軍苦頭的小鬍子停止了對邱胖子的轟炸,將空軍部隊投入八黎前線,當然,主要是大英帝國已經遍地是蝴蝶了。

這一手,屬實給老杜和邱胖子造成了不小的麻煩,後勤受到嚴重影響。好在盟軍這邊,第二輪擴軍也已經完成,更多的部隊被投入了前線。

雙方誰都冇有退路。

···

美利堅是精英製度,一部分因為利益集合起來的所謂精英,默默控製整個國家。

這些人,都不是傻子。

對岸的侵襲,潤物細無聲的吞噬,這群人清清楚楚看在眼裡,但他們也隻能看在眼裡,也僅僅隻能看在眼裡。

小鬍子還冇搞定,騰不出多少力量來,海軍實力又不如人,航母出去還冇看見敵人就被擊沉了,還能怎麼辦?

隻能先等著。

他們是資本家,利益既得者,掌控著美利堅龐大的資本,掌控著美利堅的龐大力量,是所有人羨慕的對象,但,反過來,他們也是被美利堅龐大的資本所控製。

是資本的傀儡。

一個強大統一的歐洲,再加一個強大的對岸,被兩者夾在中間,是美利堅的地獄,會讓美利堅逐漸虛弱,會讓美利堅的資本逐漸萎縮,甚至消散。

兩者之間冇有直接接觸,而美利堅卻和兩者相接,還有那神秘的倉庫聯絡,結局不言而喻。

他們不可能任由這樣的事情發生。

所以這場戰鬥,他們必須贏,德國人必須輸,不惜代價,不計一切手段,

必須趁著這次戰爭,消滅一個。

還有一個原因,

因為資本。

美利堅在這場戰鬥中膨脹太多了,國內龐大的工業產能,不可能由美利堅自己消化,如果不想崩潰,那就必須找一個市場。

戰後破損的歐洲就和很適合。

隻要德國人敗了,隻要美利堅能控製歐洲,集合全體盎格魯,就能和對岸異教徒一戰,而且勝算很大。

對岸人口多,但論人口,盎格魯集合起來,隻多不少。

而且對岸經濟上有很大問題,對現代文明經濟體係的經驗明顯嚴重不足,美利堅印錢,對岸收錢的感覺,讓他們有點感覺不要太爽。

所以,此時的美利堅資本精英們,默默的看著對岸把商品鋪滿世界,想著戰後再搶回來。

····

九月,

八黎之戰依舊如火如荼,小鬍子和老杜、邱胖子在這裡打的火熱,自動小鬍子不在轟炸本土後,邱胖子也大力投入部隊。

戴老爺對這一幕隻能淚流滿麵。

與此同時,東線也爆發大戰,仆從軍和撕拉夫交戰,雙方都冇占什麼便宜。

····

十月。

遠東地區戰鬥結束。

田中勤和尹藤小太郎斬斷了撕拉夫伸過來的手。

畢竟,雙方裝備差距太大,撕拉夫坦克彈藥消耗完之後就啥也不剩了,而尹藤他們飛機,坦克,大炮一應俱全,完全打不過。

····

十一月。

八黎戰鬥還在繼續,

坦克,飛機、戰士的殘骸鋪滿了這個城市。

但此時雙方都疲憊了。

海量的傷亡讓雙方都承受不住,不得不減弱了戰鬥的烈度,但小鬍子得益於充足的後勤,依舊繼續使用重炮轟擊山姆大兵們看了看自己已經所剩無幾的庫存,老老實實的低下頭。

不過小鬍子也僅限於此了。

他也冇有足夠的實力發起進攻了。

雙方都在等待。

等一種決定性的武器。

·····

十二月,八黎戰鬥依舊在持續。

但烈度比最巔峰時期下降了不止十倍,此時,雙方最多互相炮轟一波,空軍互相廝殺,地麵上小規模部隊廝殺。需要謀劃很久才能發起一輪進攻。

隻是,隨著持續幾個月的戰爭,這座千年都城,曆史的痕跡已經消失殆儘,

此時,小鬍子在摸摸籌劃驚天戰術反擊,也一遍一遍催促武器研究部門加速對劇毒蘑孤的研究。

而老杜,

也在等一種劇毒的蘑孤。

······

二月初。

八黎戰火依舊,

三十幾枚‘武器’在老杜的親自監督下,在一艘戰列艦的護送下,前往瑟堡。

小鬍子也在一些‘反對英美資本家’的人幫助下,獲得了一些關鍵資料,以及其他因素影響下,同時研究了出來,也生產了三十幾枚。

但世界局勢突然大變。

摩西戈軍方突然出手,抓捕了數十名懸賞的反人類罪犯,移交給了對岸,並學習對岸,否認曾經的條約,要求米利奸歸還大片土地。

巴拉馬也要求歸還運河,並直接出兵占領。

雪茄要求收回被租界的基地。

格倫比亞驅逐···

後院突然集體起火,老杜差點瞪大眼珠子。

但他還冇來及做出反應,然後,一枚又一枚巨大的毒蘑孤就在八黎爆發了,老杜和小鬍子都選擇了同一招,先消滅敵人的前線部隊。

與其投在後方,還不如用以殺傷前線部隊。

小鬍子和老杜同時給對方前線和兵力集中區域投下了近二十枚。

此時老杜和小鬍子投下的東西,雖然當量不多,但雙方都是實誠人,堆料十足,所以,魔法傷害也更足,範圍很很大。

那天,

整個歐羅巴都飄蕩著灰塵。

法蘭西最多!

在魔法攻擊加持下,僅僅這一輪進攻,西線傷亡數字就直接翻了···三倍,也因為魔法攻擊,受傷的幾乎不可能恢複。

不過,

老杜還是對博林附近丟了一顆,因為這裡有一個倉庫,而恰好這個時候,德意誌三巨頭,一種高層,以及小鬍子正在這裡視察。

所以····

與此同時,

東京爆發範圍大幾十枚的沖天雲朵,

在日本海上,被自己伍官長抓走的鬼子天蝗原本氣得幾欲噬人,但看到這一幕,心裡不知道怎麼的,居然對背叛的手下產生了一絲絲感激。

另一邊,山本和崗村所在的城市,也被賞了一枚天大的蘑孤。

····

二月中旬。

摩西戈總統決定,軍事收複失地,雖然才十萬部隊,而且是剛組建冇多久的,但裡麵有一個從尹藤那邊雇傭的師團。

而米利奸內部空虛,國內雖然還有幾十萬部隊,但主要分佈在東海岸,還有西部,於是,被人一千輛坦克長驅直入。

與此同時,

對岸央行,一眾巨頭公司表示,不再接受美元交易,改為自家貨幣,並向市場海量拋售美元,美國國債。

而此時,米利奸國債已經高達兩萬五千億美元。

當然,此時米利奸也擁有世界上最龐大的黃金儲備,高達三萬多噸,還有十萬多噸白銀,在財政部緊急拋售黃金、白銀的情況下,冇下跌的太快。

然而,

第二天,

被軍方層層圍住大半年的蒼雲嶺解封,一座使用三百萬噸黃金建造而成的紀念碑出現在眾人眼前,上麵有每一個犧牲的士兵名字以及照片。

市麵上,也出現了海量的黃金製造的商品,

價格美麗,買一送一,

當日,

天蝗被宣判,

死刑,隨機不定期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