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血戰,世界收縮,立刻形態改變。

前邊七天,人煙稀少,現在這七天,世界變小,同門變得到處都是。

冇有所謂的休息,白天黑夜,永遠戰鬥。

這將鍛鍊太上道弟子的堅韌,不懂忙裡偷閒,有效利用時間恢複者,淘汰。

在此相遇,隻能血戰。

見麵搏殺,鮮血飛濺。

這時候,那些所謂的盟會,起到了作用。

一大群人彙集一起,如同中流砥柱,對抗其他敵人。

眾人抱團取暖,以多打少,依靠數量對抗質量。

但是修仙文明,講究偉力歸於個體,就是有些人,與眾不同!

人定勝天!

羊群再多,也是抵不過猛虎。

麵對這種敵人,傅夏涼最是喜歡,衝過去一個子午浩蕩乾坤雷,四麵清場,然後禦劍而起,殺個乾淨。

這一次,又是一堆同門,也不知道什麼盟會,傅夏涼殺了過去。

虛空之中,炫音響起:

“乾坤借法,子午浩蕩!”

子午浩蕩乾坤雷!

頓時四方一片光明,子午時間之中,乾坤空間之內,雷霆勾連,以浩蕩爆發!

轟隆隆,巨響大作,四麵八方一片雷海。

百十來同門,轉眼之間,隻有七八個同門殘存,個個重傷

傅夏涼立刻揮劍,劍光之下,一個個的斬殺。

突然,一人怒吼:“傅夏涼!”

但是傅夏涼看都冇有看他,一劍下去,已經將他頭顱斬飛。

最後一眼,傅夏涼才確定,原來是那個號稱要折磨自己三天三夜的馮夷?

好像是吧?並不重要!

小嘍囉而已,一劍斬不死,再斬一劍。

看都不看他一眼,傅夏涼繼續尋找下一個敵人。

突然張嶽問道:“對了,你那個新的紅粉知己,什麼清霜呢?”

傅夏涼搖頭說道:“可惜了,清霜師妹已經煉氣七重,不在我這一局。”

“怎麼?想要憐花惜玉的保護她?”

“不,二哥,你個大蓮花,不懂女人。

如果她在這個大比,我必須找到她,殺掉她!

而且是最冷酷的出手,因為越是如此,她越會喜歡我!”

這話一說,楊秀明和張嶽都是愣住了。

“這是什麼道理?”

“冇有聽說過!”

“砍人還能砍出感情?”

傅夏涼哈哈一笑說道:

“所以說,大哥二哥,你們兩個鄉下佬,懂個屁!”

這小子,又來了!

遙遠虛空,一滴精血,緩緩凝結,化作一個人影。

馮夷再生,他緩緩落地大口喘氣,口中怒罵著:

“傅夏涼,傅夏涼!”

“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口中怒罵,但是他辨彆一下方向,估計一下傅夏涼可能出現的位置,然後不由自主的向著相反方向走去,遠遠的避開那個傢夥。

他已經徹底絕望,心中已經知道,自己永遠都不是傅夏涼的對手了!

每天都是無數星光騰空,這代表著一個修士脫離戰場。

百人,千人,萬人……

一批批的脫離,然後世界越來越小,讓剩下的人,繼續血戰。

如此血戰,猛然,傅夏涼一動不動,悄然看著遠方一人。

那人全身青袍,氣息騰騰。

這個同門,傅夏涼在此三天,已經和他交手四次。

都是瞬間交手,冇有決出生死,這是傅夏涼戰鬥至今,遇到的第一個強敵。

這是他們第五次相遇。

遠遠兩人相望,傅夏涼開口問道:

“道友繼續嗎?”

那人搖頭說道:

“留著最後七天決鬥吧,我乃宇宙風洛玄冰,如何稱呼?”

宇宙風,代表他精通宇絕宙絕風絕三絕!

傅夏涼回答道:“雷絕,傅夏涼!”

“你劍法這麼犀利,竟然是雷絕,藏的真深,真是可惡。”

“等一等,你該不會就是那個絕戶雷神?”

傅夏涼無語,不知道那個大傻,給自己起了這麼一個外號。

洛玄冰立刻笑道:“好,絕戶雷神,咱們最後七天見!”

說完,他立刻遠走。

傅夏涼看著他遠行,這傢夥纔是最後的近敵。

除了他,水絕高飛塵,劍妖風柏嶺,都是如此!

很快又是到了晚上夕霞之時,傅夏涼撿取一塊,剛要吃。

楊秀明突然說道:“不要吃,有問題!”

“怎麼可能?”

但是傅夏涼還是將夕霞丟掉。

夕霞落地,赫然化作一團綠氣消散。

楊秀明通過種草人,感應到這夕霞多了一絲草木之氣,果然,其中有毒。

傅夏涼看向四野,萬分警惕。

這一刻,四麵八方,不知道多少修士,被夕霞毒死。

敵人不知道在那裡,漸漸的夜晚降臨。

傅夏涼立刻通過黑夜同化,感覺到對方,在前方有一女修,死死的盯著自己。

傅夏涼直奔她而去,那女修伸手無窮毒煙升起,擋住去路。

“好伱一個絕戶雷神傅夏涼,隻有你冇有毒死,厲害!

記住我,毒閻羅西門青煙!”

這一刻,楊秀明黑夜同化毒煙,猛然又是突進,但是毒閻羅西門青煙已經看不到影子,脫離黑夜同化範圍。

毒閻羅西門青煙這是修煉的毒絕《無人永生》

又過一天,傅夏涼在荒野之中,看到一場戰鬥。

一人殺向一群人,隻見那人,全身五行光華閃爍,諸多五行法術瘋狂爆發。

火龍,土掩,水槍,木荊,金刃!

這是金木水火土,五絕同修!

一人殺的百人落荒而逃。

那些人一邊逃一邊喊。

“快跑,是五行狂客!”

“五行狂客朝天驕,你等著,你不得好死!”

但是這五行狂客朝天驕就是將他們百人,全部打敗,一個不留。

如此,傅夏涼遇到了一個個的強大同門。

太上道,精英無數。

念力超群,可以掌控人心念絕黎陽子。

半人半鬼,來去非常的神鬼涯七滅。

如同太陽,在夜裡竟然看破楊秀明黑夜同化的日月皇清影。

還有一個神秘兮兮,如同上古道人的古道陵。

水絕高飛塵,也是遇到一次,這傢夥赫然全身拓印了幾十件法器,簡直就是有錢童子。

這些人或者觀望過,或者交過手,但是彼此之間,都是知道對方的存在。

宇宙風洛玄冰、毒閻羅西門青煙、五行狂客朝天驕、水絕高飛塵、劍妖風柏嶺、日月皇清影、念絕黎陽子、神鬼涯七滅、上古道人古道陵……

其實傅夏涼不知道,這些人也都是在注意他。

對他都是萬分提防,因為他是……

絕戶雷神傅夏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