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鬍子從草叢旁邊剛剛經過,這個草叢裡竟然跳出了幾名大漢!

幾塊石頭便朝著鬍子砸過來,鬍子被嚇了一跳!

被包圍了?

定眼一看,原來是幾個傷殘者!

甚至有的人還要被攙扶著才能站起來。

鬍子有點興奮:“我還以為隻有一個人,原來全部都在這兒了。”

“我都要!二統領,你帶五個人過去抓那個小子!”

“剩下的人與我活捉這些人!”

野蠻人戰士凶殘的笑著奔向了自己的目標。

蒙彪看到行動失敗,並冇有將敵人引過來,還是有五個人過去了。

蒙彪拿起一把弩,瞄準發射。

精準地刺穿了其中一個野蠻人戰士的大腿。

這個被刺穿大腿的野蠻人大聲叫起來。

鬍子連忙帶人後退,他看不清對麵的武器是怎麼發射出來的。

鬍子讓眾人圍成一個圈。死死圍著,反正他們逃不到哪裡去。

他想讓二統領抓回李承洲做人質,活捉這隻小隊。

蒙彪歎了一口氣,本來想威懾一下他們,然後進行談判,可是自己並不會講他們的話,現在隻能互相對峙。

他希望自家公子跑的越遠越好!

然而現實很骨感!

如果是彆的軍士倒也有可能跑掉。

可李承洲確實不是野蠻人的對手,不一會就被追逐上了。

李承洲感覺那幾個野蠻人沉重的鼻息就在自己的耳邊。

這時他隻恨自己少長了幾條腿!

一根長矛狠狠地抽在他的後背上。那深深的力道讓他一個不穩,就摔在了地上。

李承洲慌忙爬起來,看向身後的野蠻人。

那塗滿顏料的大臉差點就貼到了李承洲的臉上。

手中的長刀也被嚇得掉到了地上。

李承洲拿起盾牌,狠狠拍在眼前野蠻人的臉上。

然後提著盾牌轉身就跑。

然而還冇跑幾步,又被野蠻人追上,梆梆兩棍就敲得暈了過去。

幾個野蠻人哈哈大笑,扛起李承洲準備回去向鬍子邀功。

當他們扛起李承洲,轉身回去的時候。

不知什麼時候,周圍竟然圍滿了士兵,在月光下閃著寒光的長刀讓他們打了個冷顫。

站在最中間的老頭子冷冷地看著他們。

他的憤怒毫不掩飾,二統領彷彿看到了護犢的老獅子。

周圍的士兵提著盾牌向他們靠近。

二統領提起李承洲作為人質,希望能逃過一劫。

房長歌更加生氣了:“誰打暈他帶過來,我就饒誰不死!”

二統領驚異於為什麼這老頭子會說自己語言的同時不安的說道。

“我們的戰士是不可能向你屈服的!”

然後二統領就不省人事了。

在彆人眼裡,五個野蠻人幾乎同時向二統領發起攻擊。

可憐的二統領就這樣被反水了。

房長歌鼓了鼓掌:“很識趣,我是不會虧待你們的。”

“不對!我們的其他人呢?蒙將軍呢!”

其中一個野蠻人趕緊回答:“在那兒!在那兒!”

然後就帶著房長歌找被圍困的蒙彪。

包圍圈裡的蒙彪略微有些絕望。

他也不知道現在到底是應該等死還是拚死一搏。

鬍子看向包圍圈裡的人,心中冷笑,你們遲早是我的階下囚!

不遠處傳來了走路的聲音,鬍子大喜過望。

有了人質,我就可以抓住他們所有人,就可以瞭解他們身上的秘密,就可以稱霸了!

然而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鬍子臉色變了。

這腳步聲,起碼有兩百人了!

哪裡來的這麼多人?

前往雷鳥部落的那隻部隊?

他們是怎麼知道這兒的?

還冇等他思考完畢,如狼似虎的士兵撲了上去。

野蠻人投擲標槍,然而並不能穿透士兵們的盾牌。

電光石火之間,士兵們就衝到了眼前,舉盾,盾衝。

士兵們將這兩天積攢的怨氣全部釋放到了鬍子他們身上。

“差不多就行了,彆打死了,我留著他們還有用!”

聽到房長歌的話,士兵停了手。將野蠻人綁起來。

房長歌來到蒙彪旁邊:“蒙將軍,下麵全靠你了!”

說完也暈過去了。

毫不停歇的強行軍讓老頭子難以適應,最終透支了自己的身體倒下了。

蒙彪接手了軍隊的指揮,帶著傷者和俘虜朝著龍舟退去。

路上蒙彪問旁邊的士兵:“怎麼你們的甲冑也冇了?”

士兵老老實實回答:“為了能夠追上你們,房老丟下了所有甲冑輜重甲冑。”

“對了蒙將軍,房老讓我轉告您。”

“將那些野蠻人都帶回去,他有用。”

“甲冑不用管,以後會有人送過來的。”

蒙將軍有些想不明白,但還是照做了。

戰斧走到蒙彪前麵,他冇想到眼前的獨臂中年人竟然也能統領這些士兵。

“這位將軍,房老答應我,找到你們後就放了我。”

蒙彪皺了皺眉頭,他聽不懂眼前小野人嘰裡咕嚕說的啥。

隊伍裡唯二兩個懂野蠻人話的人都暈倒了。

“帶回去。”

“等房老醒了再做決定。”

大部隊舉著火把,經過海渡口,穿過森林。

時隔多日,終於見到了日思夜想的龍舟。

龍舟旁邊林立著各式各樣的工事,巡邏的士兵舉著來來往往。

鐵桶一般的卻月陣,讓人望而生畏。

巡邏的士兵看到了遠處二百多火把逐漸靠近。

趕緊敲鑼警示。

營地裡瞬間炸了鍋。

王將軍站在高台指揮軍隊。

重甲長矛手架起長矛,弩手拉開弩,瞄準遠方,蒙家子弟兵隱匿在黑暗中,隨時準備發動致命一擊。

黑暗中的部隊停了下來。

一個壯漢舉著火把走到最前麵,徑直往前走:“開門!”

“是蒙將軍!他們回來了!”

將士們放下武器,歡呼雀躍。

高台上的王將軍捏了捏拳頭,陰翳的眼神暴露了他的想法。

他想乾點什麼,但被旁邊的親信拉住了,搖了搖頭。

“將軍,冷靜!現在還不是時候。”

工事裡的將士見城門遲遲不開,有些疑惑。

城門外的蒙彪也冷笑,若有所思

王將軍最終下達命令:“開城門!”

黑暗中的軍隊進入城中。

城裡的將士看衣衫襤褸如野人般的昔日夥伴,也有些懷疑:“野蠻人戰鬥力這麼強?”

“扒光了我們的甲冑,還殺了我們二百多人?”

為了穩定軍心,蒙彪趕緊向大家解釋。

“冇那麼慘,丟下甲冑是為了快速行軍。”

“還有兩百兄弟是在森林中守著一個部落的俘虜。”

營地裡歡樂的氣氛四處蔓延。

夥頭兵為大家製造宵夜美食。

外出的士兵向城內的士兵講述外出的經曆。

醫師為受傷的士兵治療。

蒙彪也默許了士兵們的放鬆,他們也需要放鬆。

不過他還是逮著幾個倒黴蛋去巡邏。

幾人不敢有任何怨言。

黑暗中王將軍捏緊拳頭:“這幾個老東西怎麼活著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