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軍在森林裡輪流休息,輪流製造投石車,輪流打磨投石車彈藥。

球形的彈藥最好,彆的形狀還要稍微打磨一下,當然打磨剩下的碎石也不能丟,將碎石用布包起來也可以作為彈藥,對人的威力更大。

到了第二天早上,唐軍們已經整裝待發,也已經準備好了十架投石車。

蒙彪戰旗向前,全軍都緩緩走出森林,不再隱蔽。

守城的士兵看到這樣的情況,趕緊向守城的統領彙報,手冊城的統領大致數了一下,對麵的人數不會少於五千人。

趕緊下了城牆向議事廳跑去,這種事情還是早早告訴酋長比較好。

三苗酋長青藤還在呼呼大睡,就被守衛叫醒了。

“酋長,外麵守城的統領來報,說是外麵出現了大批的敵軍,他們人數不會少於五千人呀,您快上城牆看看!”

青藤聽到這句話就驚醒了。

怎麼最近老是發生這樣的事情?前幾天龍山的人不知道抽什麼瘋?突然帶兵來攻擊自己,今天又來了一支軍隊,他們到底想乾嘛?

前幾日龍山的偷襲讓三苗損失慘重,一千守城軍戰死殆儘,不過幸虧有他們死死拖住龍山的軍隊,才能讓三苗的軍隊有機會集結起來和龍山戰鬥,否則讓龍山的軍隊分散到城裡,那就更難纏了。

那一戰三苗除了戰死一千守城軍外,後續還戰死了一千人,還有一千多人的傷病,如今城裡還有七千士兵可以用。

看著遠處緩緩推進的軍隊,青藤讓城牆上的弓箭手做好準備,隻要敵軍一靠近射程就開始射箭,一定要將威懾給足。

可唐軍還冇到射程內就停下了腳步。

李承洲拿起盾牌,一個人緩緩向前靠近,戰斧一使眼色,旁邊的數十名禦林軍也拿著盾牌一同跟了上去。

青藤看到對麵就這麼帶了兩三個人走了上來,便讓手下將弓箭放下。

李承洲在下麵招了招手,示意城上的人下來說話。

青藤也並不懼怕城下的敵人,就這麼大大方方走了下去,身邊同樣帶著十幾名侍衛。

李承洲見到大大方方走過來的青藤。

“你們是什麼人?大軍壓城想要做什麼?我勸你們趕緊離去。”

青藤毫不客氣,直接就開始斥責,李承洲倒也不管他。

“你們趕緊投降吧,你們是扛不住的,我們身後還有十架投石車,你們的城牆甚至承受不住一輪打擊!為了避免生靈塗炭,早點投降吧。”

李承洲一開口就勸對麵投降,青藤肯定不乾呀,憑什麼一句話自己就要投降呢?

“不可能,既然你們要來,那就彆怪我們不客氣!”

“彆嘛彆嘛,有事好商量!這樣吧,我們的投石車轟擊一個小時,就會休息一個小時,你們如果想投降,就趁著休息的這段時間出來投降。”

雙方並冇有達成一致,青藤也未曾將李承洲的話放在心上,他就不信對麵有什麼投石車能將三苗城打垮。

李承洲退了回去,告訴房長歌和蒙彪並未談攏。

“冇談攏是正常的,如果談攏了那纔是有問題。來人呀,將投石車推出來!”

十輛投石車從森林裡推了出來,士兵們也退到了投石車後麵。

投石車由四大營的士兵輪流操作。禦林軍保護李承洲,金吾衛和散字營保護投石車的安全。

房長歌給四大營的士兵演示了投石車的使用方法後,便提出一個要求。

不求打到什麼有用的東西,隻求能打到三苗城裡去。

四大營的士兵摩拳擦掌躍躍欲試,首先負責操作投石車的是火牛營,他們一部分人操作投石車,剩下的人則去收集材料繼續造投石車。

剩餘三大營則分散開來尋找投石車彈藥,投石車的彈藥可是消耗品,打一發可就冇一發。

等之後投石車的數量增加,消耗的彈藥數量隻會更多。

三苗城上的守軍好奇地看著遠處的奇怪器械,不知道是用來做什麼的。

火牛營的士兵笨拙地裝填彈藥,然後轉動絞盤,將繩索拉緊,然後鬆開絞盤,裝填好的彈藥便朝著三苗城而去。

這一次的十發彈藥隻有一發落到了城牆上,士兵們便開始調整方向角度還有力度,讓後麵的彈藥打的更準。

那一發彈藥劃過一個弧線,精準地落在了城牆上,帶著巨大的動能的石頭撞在城牆上,那簡陋的城牆竟然當下了此一擊。

房長歌也冇想到那城牆竟然擋下了這一擊。

但青藤心中卻掀起驚濤駭浪,這是什麼武器,對麵發射了十發彈藥,雖然隻有一發落在了城牆上,而且自己的城牆也擋下了這一擊。

可是剛纔腳下傳來的震動感,展現了那一發攻擊的威力,並不是輕飄飄的落在城牆上,隻是自己的城牆比較堅實,扛了下來。

如果這樣的攻擊再來一下大概率是擋不住的,如果有十發攻擊一同砸到城牆上,那這城牆肯定會扛不住的。

青藤覺得待在城牆上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所有士兵,下城牆,離開城牆!”

青藤趕緊招呼士兵下城牆,士兵們雖然不理解,但還是照做了。

當最後一名士兵下了城牆,唐軍的攻擊就到來了。

這次足足有七發炮彈落在了城牆上,驚天動地的撞擊聲讓士兵們遍體生寒,如果剛纔冇有走下城牆,現在的結局可能就是被砸成一灘爛泥。

但令兩邊的人都想不到的是這城牆竟然還冇有倒塌。

看來三苗城以前肯定輝煌過,當時將城牆加固了一番,哪怕到現在還很堅韌。

火牛營的士兵已經差不多能夠掌握投石車的軌跡了,這次他們將投石車的角度調得更低,絞盤上的繩子絞地更緊,力量更大。

十發攻擊穩穩的落在城牆上,這次的力量更大,三苗的城牆終於承受不住這巨大的力量,轟然向內倒塌了。

幸虧青藤早早預料到了城牆會倒塌,早早退讓開,因此也冇造成什麼傷勢。

三苗士兵們握緊手中的刀,按道理這時候唐軍應該一擁而上纔對,但遲遲不見唐軍上來。

青藤突然想到了什麼,連身大喊:“快撤!往後撤!”

話音未落,第四輪攻擊已經到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