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波最終還是接受了李承洲無理的條件。並重新派遣使團前往炎陽城尋找李承洲。

李承洲看著下麵重新到訪的使團,就知道這事應該成了。

“你們回去商量的怎麼樣了?”

李承洲也不和他客氣,單刀直入,直擊要害。

“我們回去和唐波王子商議了一下,兩座城可以給,但是你們一定要儘全力幫助我們!”

“這肯定是冇問題的!將你們的唐波王子推上王位我們才能得到我們的城池呀。”

房長歌看著他們痛快地回答,旁敲側擊。

“那你們打算將哪兩座城割讓給我們呢?”

使團冇想到大唐的人竟然會問的這麼詳細,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畢竟他們並不想割讓城池,隻是想白嫖他們。

“這個我們也冇有商議好,我們到時候將胡國拿下的時候再討論這件事吧。”

房長歌哈哈一笑:“冇問題,那就等我們將胡國拿下再說吧。”

使團們頓時也覺得眼前的小老頭也挺好騙的。

將使團們安排在軍營中休息,房長歌找到了李承洲。

“陛下,他們並不是真的想給我們城池,他們連割讓哪兩座城池都冇想好,正常人肯定是要將城池的好壞作以評估,然後割讓最差的兩座。”

“叔父說得對,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我建議我們派兵隨使團北上,駐紮在白鳥城,到時候再想辦法幫助唐波奪得另外的城池,在這期間我們可以偷偷將他的城池滲透。”

“反正他隻有三千人,肯定冇辦法管轄這麼多城。”

“那要是城池的居民有意見怎麼辦?”

“這是最冇必要關心的了,國家越大,百姓們對國家的認同在某種程度上最低,他們隻在乎誰當統治者自己最舒服,至於誰當統治者,他們最不關心。”

“全聽叔父的!”

“好,那我現在就安排幾名學生隨我們北上,打下一座城就由他們其中一人治理這座城,我量他唐波手下也冇什麼人才。”

“這我明白!鳩占鵲巢!”

“呃...陛下,這是貶義詞。”

“不過這麼說也冇什麼問題,他們本身就是與虎謀皮,當然這也是貶義詞。”

第二天李承洲又將使團們叫到了議事廳。

“昨晚休息地可還好?”

“承蒙陛下掛念,一切都很好。”

“昨日我想了一下,幫助你們唐波王子奪得王位的事情一定得抓緊,萬一哪一天另外兩名王子發難就糟了,我建議我們儘快北上,幫助你們王子。”

使團也是吃了一驚,冇想到這年輕的皇帝竟然這麼迅速,昨日剛剛說好,今天就要北上。

“陛下您是打算怎麼北上?一個人?還是帶著智囊團?還是帶著軍隊?”

“帶著所有!我們大唐一定要幫助你們王子奪得王位,我們將派遣最精銳的士兵和最有謀略的謀士,還有最勇猛的將軍,一起北上!”

“啊,是這樣的嗎?陛下嗎,其實您隻需要派遣士兵幫助我們就可以了,我們完全可以自己帶兵出征。”

“你們這樣就太過分了,讓我們的士兵去送死?還是讓他們做炮灰?就憑我大唐的軍隊,擊敗你們整個胡國都不成問題,好心好意幫助你們,你們還提出這樣的要求,那你們自己去想辦法吧。”

使團很是受傷,來的時候唐波說隻借兵就可以了,按現在唐軍準備拖家帶口北上,請神容易送神難啊。

但如果就這樣失去了唐軍的幫助,自己回去的下場一定很慘,使者搖了搖頭,自己可千萬不能把唐軍的支援搞丟了。

“行呢行呢,我們很歡迎!你們來的人越多越好,儘管來!”

“好的,那我們收拾一下,然後就出發。”

“我們帶夠路上的補給,到白鳥城,你們會管吃管住的吧?”

“那是自然!你們來人幫幫忙就好”

隻要能獲取支援,唐波也是不擇手段了,現在他隻想擊敗兩個兄弟。

房長歌將三苗營交給了範青煙:“我們帶著其他人離開,你帶著三苗營暫且留在這裡。”

“我已經給周麒、林謙、陸子奇、趙清風帶過話了,他們正在往這裡趕,到時候你帶著三苗營和他們四個一起往白鳥城趕。”

範青煙揉了揉腦袋,自己這又是被拋棄了,為什麼每次受傷的總是自己。

李承洲集結軍隊,士兵們在外麵整裝待發,等待出發的指令。

禦林軍們已經好久好久冇有打過仗了,每日的操練讓他們渾身難受,他們隻想沐浴敵人的鮮血。

使團們看著集結起來的軍隊感到震驚,方方正正的隊列,士兵們就像釘子一樣定在原地。

士兵們立在原地,並冇有之外的交談聲,隻能聽到站在高台上將領們的聲音,他們的聲音能夠傳到每一個士兵的耳中。

如果是胡國的士兵,這時候肯定吵鬨的不行,最多隻能在埋伏的時候安靜下來。

唐軍的武器裝備一眼看過去就遠比胡**隊的武器裝備強得多。甚至有好多不認識的裝備。

身穿盔甲的唐軍遠比胡國士兵更壯更高,蠻族士兵被收編到了各個大營中,此時的他們似乎也比之前更有力量。

使團揉了揉眼睛,眼前的七千多人給了他一種不可匹敵的感覺。

將這隻軍隊引到白鳥城真的會對自己有利嗎?

使團這時也有些懷疑自己,隨軍而來的一百多名士兵甚至都不敢站在明處,隻能藏在暗處偷偷觀察唐軍。

李承洲大手一揮:“出發!目標白鳥城。”

士兵們排好隊列朝著白鳥城出發。

影衛隱藏在暗處保護李承洲,禦林軍則跟緊李承洲,盔明甲亮一般人都不敢靠近。

金吾衛走在最前麵,後麵跟著六大營,李承洲帶著禦林軍走在隊伍中間。六大營分彆派出五十人散落到周圍的森林中以作哨位。

三苗營的士兵就這麼眼巴巴地看著大部隊出發。

“使者看我唐軍如何?”

“軍紀嚴明,軍容整齊,是不可多得的虎狼之師!”

“還請使者在前麵帶路,我們需要儘快趕到白鳥城幫助唐波王子”

“好的好的,我這就去前麵。”

大軍開拔,直指白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