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即將降臨,蒙彪不負眾望,帶著二百刀盾回到了營地。

眾人回來,來到新大陸的龍舟使團終於重新集合了。

與剛開始不一樣的是,有二百多人失去了剛開始的盔甲,丟在了叢林深處。

“我們經過了你們丟下的甲冑的地方,但並冇有找到。”

甲冑對於軍隊是最重要的,武器可以稍微遜色一點,但一件優秀的甲冑將帶來質的變化!

丟失的這二百多件甲冑將是使團隊伍最重大的損失。

不過為了救出李承洲,一切都是值得的。

今晚一切都重回原樣,營地裡有人巡邏,有人加固各種工事,有人外出采集儲備食物。

井井有條之下是暗潮湧動。

房長歌的房間裡,蒙彪和李承洲坐在椅子上品著茶。

房長歌扇著扇子,悠悠說道:“這麼晚叫二位過來,是為了一起商議今後的路。”

“我首先講述一下當前形勢。”

“我們有帝**團一支五百人,包括二百刀盾、二百長矛手、一百弩手,還有三百蒙家子弟兵、各式工匠一百五十人、船員五十人、醫師二十人、蒙將軍親衛二十人、老朽學生二十人,還有公子、我、蒙將軍、王將軍。”

“共計一千零六十四人。”

“凡是軍士皆披重甲。不過如今遺失甲冑二百零九副。”

“但這並不重要,遺失的重甲遲早有人親自送過來。”

“船上還有後備甲冑一千副,將士們可以先穿戴這些。”

“此外船倉裡還有刀盾一千副、長矛,亦可稱為長槍一千支、勁弩五百副、弩矢無數。”

“蒙家子弟兵皆重甲,皆配刀盾,長槍,勁弩。可比鐵鷹銳士。”

“蒙將軍親衛配重甲,刀盾,長槍,勁弩。選拔標準是銳士的二倍標準。”

“各式工匠皆為熟練工,所需器具皆可打造,同時也兼做夥頭軍。”

“老朽學生二十人,通天文識地理,最近在與老朽研究蠻族語言,準備推廣全軍。當然也會向蠻族教授我們的語言。”

“醫師可醫百病。”

房長歌看向李承洲,喝了口茶,頓了頓:“最近軍中還有蠻族,我希望能夠吸納他們作為我們的力量,用以征戰這片大陸。”

“二位有什麼想法?”

李承洲想了想,說出了白天所想:“我想想叔父和蒙將軍學習謀略和軍陣的知識。”

“不然,我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超過你們的。”

二人相視一笑:“這正是我二人所想,我們還擔心你心高氣傲不願意學。”

“那就明日開始,你就跟隨我與房老學習”

蒙彪顯得很開心,一身武藝終於有了用武之地了。

“明日從倉庫拿出一套甲冑,一套刀盾,一根長矛,一隻勁弩。”

“你先跟著蒙將軍練一個月,然後再跟著我讀一個月的書,就可以分家...奧不是,就可以出師了。”

“正好這兩個月我們需要好好打探一番這片大陸。”

李承洲從這兩個人的話中聽出了他們很想把自己分出去。

我不是最尊貴的公子哥嗎?

大大的疑惑充斥心間。

“對了,房老,我覺得最近王將軍不對勁。”

“以前就有這種感覺,自從我們從森林回來後這種感覺更為強烈。”

“尤其那天晚上我們回來,他遲遲不肯開門,就讓我感覺不對。”

“這傢夥不對勁!”

房長歌點點頭:“不錯,據耳目來報,這個傢夥最近鬼鬼祟祟,也和幾個人私交甚密。”

“最近也在和營地裡的野蠻人偷偷交流。”

“他的身邊似乎也有謀士一類的人。”

蒙彪咧嘴一笑:“手下敗將而已,他能翻出什麼浪花?”

“當年無論比武,還是軍陣比試,他皆略遜於我。”

房長歌翻了翻白眼:“謀略你好像不如人家....”

蒙彪急忙打斷:“要不是我前一天晚上喝多了酒....”

“好了好了,蒙將軍,你的能力還是不錯的。”

“但不論如何,我們都要小心行事!”

“此處不同於在大秦的時候,一失足成千古恨。”

“我們必須警惕!”

“我們來到這兒已經,就要想辦法紮根生存下去。”

“叢林裡的野蠻人部落已經注意我們了,我們內部也暗流湧動。”

“我們暫時休整兩個月!”

“還煩請蒙將軍傾囊相授。我這段時間打算與那些部落接觸一下。”

“雖然他們比較落後,但如果能團結起來,必將能夠成為我們穩固的盟友,如果能夠同化,那就更好了。”

“至於說吸收蠻族,就等本領練得差不多再進行打算。”

“好的房老!”

二人走出房間,房老還冇有將透支的體力精力恢複。

蒙彪拍了拍李承洲:“公子,接下來一定要好好學,我可不會客氣。”

“一定不會辜負接下來這一個月的!”

“和蒙將軍學軍陣,和叔父學謀略是我這段時間最想做的。”

蒙彪抬起頭,眼中閃爍著複雜的光芒:“其實我的軍陣本事全是來源於房老。”

“房老年輕的時候也是鹹陽一帶有名的劍客。”

“和墨家、農家、儒家等諸子百家皆有來往。”

“都被奉為座上賓。”

“公子跟著我也隻是入門,如果有機會,一定要多向房老請教,那一定受益無群!”

“好的蒙將軍!”

李承洲走向自己的房間:“叔父他原來也是個猛人呀!”

“真想一睹他年輕時候的樣子。”

“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

李承洲嘀咕著:“太猛了,太猛了。”

遠處蒙彪看著李承洲的背影,撓著頭。

“我怎麼會告訴你,當初房老還冇卸下盔甲的時候,他揍我不比吃頓飯更難。”

李承洲回到房間,坐在床上,想起來自己今天還冇有召喚。

於是趕緊呼喚小靈。

來到召喚係統的祭壇前。

小靈很是開心:“小李子,你來了”。

待到李承洲講述完今天的事情後,留給他召喚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李承洲很是惱火,又冇有時間瞭解召喚係統了。

為了不浪費這次召喚的機會,李承洲用手觸摸祭壇,閉上眼睛。

他也不知道以目前這個時代的科技水平,什麼東西對自己來說最有用。

那就稀裡糊塗的召喚吧。

等再次睜開眼,李承洲看著手中的赫然出現的黃金盾牌。

一張鑲嵌著各色寶石水晶的黃金盾牌。

和昨天的黃金刀赫然成為了一對。

李承洲拿起召喚係統這片空間中的黃金刀。

左手持盾,右手持刀。有摸有樣的耍了兩下。

“對了,我要是想用這兩件東西的時候,也是在外界想這兩個東西嗎?”

“是的,但是召喚出去就不能回到這裡了。”

李承洲剛想問,結果時間到了。

一股大力將他排斥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