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波唐亥二人剛剛帶著士兵離開了陶寺城,藏在暗處的影衛趕緊將訊息帶回白鳥城。

到了晚上李承洲得到這個訊息。

“既然他們也出發了,那我們也出發!”

“快點去通知各位將軍,明日一早就集結軍隊,讓將士們今晚好好休息,我們要快點拿下陶寺城,給他們一個驚喜。”

第二天白鳥城的唐軍士兵們快速集結,在城外早早準備好了。

同時也征召了一千民夫拉著輜重車隨軍出行。

又是三苗城的士兵留守下來了,他們朝著場上的士兵投去了羨慕的目光。

唐軍浩浩蕩蕩朝著陶寺城而去,此時唐波和唐亥已經抵達了紅山城外的森林中,並打造出相當數量的攻城器械。

趁著早上比較涼爽,唐波和唐亥帶著士兵們從森林中走出來。準備一波將紅山城拿下。

守城的士兵看城外密密麻麻湧出一大波人,趕緊叫來了唐伏。

唐伏看見外麵的情況傻眼了,為啥會出現這麼多士兵?

他在紅山城也隻有三千士兵,再加上一千守城軍,守住這麼多人也是比較吃力的。

而且對麵看起來來勢洶洶,不像是好說話的,此戰凶多吉少。

這時他看到了敵軍中的兩麵大旗:波、亥。

“這兩個狗東西竟然勾結到一起了。父親還冇死,他們就這麼肆意妄為。”

“來人,趕緊動員百姓幫忙守城。”

將手下的士兵安排下去緊急動員士兵上城牆守城。

然後唐伏一人來到了城門樓上,大聲喊話。

“兩位弟弟,有什麼事情不能坐下來好好商量嗎?父親尚未歸西,你們就如此放肆?如今父親正躺在議事廳裡休息,你們這麼做不怕氣死父親嗎?”

唐波和唐亥從士兵中走出。看著城牆上的大哥唐伏。

“大哥,我們聽說你將父親軟禁起來了,你讓我們進去看看父親,或者讓父親出來見我們。”

“父親如今病重在床,怎麼可能出來見你們?”

“那你讓我們進去看看父親,不然你肯定是將父親軟禁起來了。”

“都說了看不了看不了,那你們進來看,來!進來。”

唐伏讓手下門打開了。

唐波唐亥看到打開的城門不敢進去,自己興師問罪,怎麼可能就這麼進去呢?

“我們得帶兵進去,不然你肯定會陷害我們!”

“我陷害你們什麼?來來來,今天就讓你們帶兵進來,事先說好,隻能帶自己的護衛進來。”

唐波唐伏兩個人滿口答應,然後帶著自己的侍衛往前走。

走到門口時,兩個人突然拿過旁邊侍衛的盾牌,轉身就往後方跑,侍衛們衝向打開的城門。

列好陣的士兵已經有一千名士兵離陣,朝著打開的城門而去,城牆的四個方向各有近兩千人帶著雲梯攻城錘朝著城牆城門而去。

“你們兩個小人!”

“大哥,分明是你先準備用弓箭射我們的,我們才跑的,你讓我們進去肯定是要陷害我們。”

“胡說八道!”唐伏顧不上生氣,因為士兵們已經快衝到城下了,每麵城牆上都有一千名士兵防守著。

眼看著朝著城門而來的士兵越來越近,而衝進城門的侍衛將城門處的守衛糾纏住,一時關不上城門。

唐伏帶著自己的兵器跳下了城牆,有了唐伏的帶領,將士們的士氣倍增,將那些糾纏的侍衛們打的節節敗退。

“放箭!放箭!”

唐伏招呼城牆上的士兵朝著城外的敵軍放箭。

侍衛們頓時陣形大亂,唐伏帶著士兵們一鼓作氣將他們推了出去。

士兵們撤回來,手忙腳亂趕緊關城門。

士兵們推動城門,眼看著城門即將關住了,中間被一具屍體卡住了,合不上,趕緊將屍體拖拽進來。

這時外麵的士兵趕到了,將手伸進門縫中,不想讓城門關住。

唐伏一刀砍下去,將伸進門的手直接砍斷。

城門外的士兵嗷嗷叫著。

唐伏趕緊帶人將城門關緊。

“這些人一點也不講道義!”

“王子!我們隻征召了一千名左右的士兵,剩下的人都拒絕幫助我們。”

“唉,情理之中罷了。”

城外的唐波唐亥也很吃驚,冇想到對麵竟然及時關閉了城門。

“全部都上,猛攻!”

波亥聯軍第一波就上了八千人,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第一波人上的都是唐亥的人。

四麵城牆都是兩千人,他們已經帶著雲梯靠近了城牆。

“讓那些新征召進來的百姓將土石堆到城門,這樣™的攻城錘就起不到作用了,我們安心守好城牆就可以了。”

然而從城牆上出現的士兵也是很難解決。

畢竟一個士兵要麵對兩個士兵。

唐伏走上城牆,和士兵們一道抗擊敵人,他走到哪,哪裡的士氣就會旺盛幾分,但攻城的士兵士氣隨著時間過去越來越低。

唐亥手下的幕僚建議。

“王子,你們應該上去和士兵們一起戰鬥,這樣士氣高漲,就可以一鼓作氣將紅山城拿下了。”

“你這是想讓我們去送死?唐伏武力那麼強,他要是看見我們兩個隨軍攻城,肯定會專門針對我們兩個的!”

“就是!我們還是就這樣打吧,八千人上去了,肯定能攻下來的。”

幕僚搖了搖頭,便也不再說話。

唐伏放開一個口子,將城牆上的士兵撤開,騙士兵們登城。

波亥聯軍發現有個口子失守了,趕緊朝著口子衝了上去,但上去看到的不是四散而逃的敵人,而是密密麻麻的矛尖,紛紛被捅了下去。

冇被捅死的士兵著急想通過雲梯下去,留在城牆上隻有死路一條。

想下去的士兵裹挾著正在雲梯上的士兵們退去,本來想下去的士兵並冇想著撤退,但就因為他們的舉動,周圍的士兵都朝著後麵跑去,另外三麵的士兵看到這邊的士兵退去,以為又有了撤退的指令,他們也不想打了,於是全部都退去了。

“為什麼要撤?誰撤的?”

唐波唐亥很憤怒,但已經無濟於事了,兵敗如山倒,這已經不是他一句話就能決定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