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亥指揮士兵們扛著雲梯偷偷上前準備攻城,五千五百人悄悄靠近城牆,在夜色的掩護下,冇有人能發現他們。

城牆上的士兵在城牆角落處觀察著敵情,在火把的映照下,看到了夜色中似乎有人影閃爍。

於是趕緊叫士兵們打起精神。

弓箭手挽弓搭箭,瞄準城垛,矛盾手也握緊手中的長矛,時刻準備紮過去。

城外的士兵靠近城牆,以為城裡的敵人冇有發現他們,內心歡喜,隻要能穩穩噹噹登上城牆,一定可以擊敗對麵。

雲梯已經搭上城牆,下麵的人也開始疊羅漢,四米的城牆更快就能疊上去,一層一層,最上麵一層很快就夠上城垛了。

攻城錘也已經到位了,準備開始攻擊城門,雲梯上的人和疊羅漢最上麪人隱藏自己。

根據安排,當攻城錘開始撞擊的時候,就是他們攻擊的開始。

他們聽見攻城錘開始撞擊城門,雲梯最上麵的人以及疊羅漢最上層的人,直起身來,想翻過城垛,直接跳進去開始大開殺戒,這第一波準備上城牆的人有五十幾人。

但他們直起身來,他們看到的不是昏昏欲睡的守軍,而是手握長矛和盾牌的矛盾兵,還有已經拉開弓的弓箭手。

他們甚至來不及看清,插在地上斜朝向他們的尖刺,便被弓箭手射下城牆,這麼近的距離,他們的命運隻有被射穿腦袋。甚至矛盾手都不用出手。

後麵的士兵不能理解為什麼第一波上去的士兵冇站穩腳跟,甚至剛露頭就被攻擊倒了下去。自己不是偷偷靠近冇有被髮現嗎?

雲梯上的士兵繼續向上攀爬,士兵們也通過人梯爬上城牆。

弓箭手們開弓速度比不上敵軍衝上來的速度,很快就有敵軍真正翻過城垛,站在城牆上。

藉著昏暗的火光,登上城牆的士兵發現城牆上有一排排尖刺朝向他們,尖刺埋得很深,很難撼動,尖刺之間的距離很小,也很難擠過去。

參差不齊的尖刺有的到腰部有的到大腿處,有的到小腿胸口處。

士兵們被這尖刺阻擋住了去路,他們隻有半米寬的距離可以移動,後麵的士兵大罵前麵的士兵為什麼不往前走,阻擋了後麵士兵前進的步伐。

但當他們爬上去看到尖刺的時候也吃了一驚,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此時城門也被撞開了,扛著攻城錘的士兵看到的是已經做好瞄準的弓箭手,一個照麵,前麵的士兵就被射倒了。

後麵的士兵扛著攻城錘,將它扔到尖刺上,大部分尖刺就被消滅了。

蒙彪趕緊分一部分城牆上的士兵去城門幫助守城門。

但城牆上的士兵一稀疏,就出大事了,爬上來的敵軍將同伴的屍體扔到尖刺上,可以順著屍體爬過去。

好幾處已經有敵軍爬過尖刺和城牆上的士兵開始搏鬥。

城門口的尖刺也被攻城錘砸了個七零八落,要不是城門處的弓箭手多,這時候敵人已經衝進城中了。

唐亥聽到傳令兵不斷傳回來的訊息,這時候應該已經損失了一千餘人了,但隻要攻進去,就不虧。

藏在森林中的王平靜靜地看著遠處城牆上的戰鬥,在微弱火光的映照下,依稀能看見他們打的有來有回。

“將軍,我們什麼時候衝鋒?”

“不急,現在不是最好的時機。”

王平知道蒙彪肯定還能撐好久,現在出去,雖然能解燃眉之急,但是並不能擊潰敵軍,隻有等雙方糾纏不休的時候纔是最好的機會。

同樣還有一支兵馬藏在西北處的森林裡,這是春蠶帶領的三百矛盾手,當第一波擊退敵人後,蒙彪便派春蠶從北門出去,帶著三百人隱藏在森林裡,等到戰事焦灼的時候攻擊敵軍後方。

城牆上的士兵已經逐漸開始出現傷亡。

王平也看到了有越來越多的敵人衝上了城牆。

“所有人,隻拿自己的武器補給物資什麼的都扔在原地。”

“準備隨我衝鋒。”

另一邊的春蠶正在觀察戰場,戰場上的形式不容樂觀,他也看到了有人開會往返戰場和森林,他判斷森林某處就是敵軍指揮部所在。

春蠶帶著手下摸黑前進,偷偷隱藏自己的身影,跟隨傳令兵,看到了一處營寨,裡麵有他們的重傷員,傳令兵也鑽進了一個牛皮帳篷。

“衝呀!”

春蠶帶領著手下三百人衝進營寨,遇到有抵抗力的士兵直接砍死,舉手投降的踹趴下,然後直沖帳篷。輕鬆就破了這個簡易的營寨。

在帳篷裡的唐亥發現了不對勁,有伏兵!

於是在侍衛的掩護下倉皇出逃,這可就苦了那些重傷員,他們毫無抵抗力,全部成了俘虜。

春蠶派一百人看守營寨,一百人追擊逃跑的唐亥,自己則帶著一百人回援。

偷偷跑到西城牆南邊的王平已經開始了衝鋒。

“你們平日不是說自己總是被拋棄麼?是冇孃的孩子,現在就給你們一個機會,看你們能否把握住了。”

“握緊武器,隨我衝殺!”

這五百人沿著城牆一路從南砍殺向北,攻城的敵軍隻看見衝出來的一群“裸男”,一時間有些震驚,然後這群“裸男”欺身而上,將攻城的敵軍殺得後退。

一路衝,一路殺,將疊羅漢的人直接砍倒,雲梯也直接砍斷,上麵的人紛紛掉落,掉下來還有一口氣的,直接就被長矛捅死。

城牆上的敵軍冇了退路,一時間有些驚慌,紛紛被捅死,射死。

春蠶也帶著一百多人從西邊森林中衝出,直接撲向城門外聚集的一大堆人,唐亥的士兵被阻擋在城外已經很長時間了,氣勢已經降低了很多。

在春蠶帶領的一百人的衝鋒下,再加上弓箭手的射擊,瞬間就被擊潰了,他們更不知道這群人有多少,黑燈瞎火地隻想逃。

此時王平也帶著士兵殺到了城門處,兩撥人會和,王平和春蠶互相認識,他們合兵一處,繼續向北衝擊,三苗營著急證明自己,都是采用不要命的打法,這打法驚呆了春蠶帶領的身穿皮甲的士兵。

兩撥人都想爭個先後,城外的敵軍就成了他們的試刀石,紛紛被打的後退,再加上冇有唐亥的約束,這便演變成了一場大潰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