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就這麼走了,良渚城不會出什麼問題?”

“不會,我們留下了一千人幫助你們守城牆。”

“你們隻帶著這麼點人,人數會不會有點少?”

“這個我們過去再看吧,到時候我們可以從周邊城池將士兵征召過來,到時候士兵應該夠用,這就不是你操心的了。”

一出城門,範青煙也就不再管那名“使者”了,任其在隊伍中晃悠,巨大的落差讓這名士兵有點接受不了,想尋找存在感,得到的隻是範青煙冷漠的迴應。

傍晚,唐軍到達了紅山城,唐波唐伏趕緊起身迎接,但當他們看到李承洲隻帶了不到兩千人,便皺起了眉頭。

“皇帝,你帶的人數有點少呀,這點人數真的夠用嗎?”

戰斧瞪了他們一眼。

“人少?我們來的可都是精英!你看看我們的士兵,再看看你們得到士兵,有可比性嗎?”

戰斧最討厭彆人說唐軍的不是,麵對這樣的質疑,他直接懟了上去,唐伏唐亥被噎地說不出話來。

他們兩現在隻能依靠李承洲纔有可能攻下紅山城。

戰斧開始指揮士兵安營紮寨,範青煙帶著幾名影衛圍著紅山城轉一圈。

李承洲跟著唐波唐伏來到他們的大營中。

“皇帝,不是我看不起你們,你們來的人確實有點少,我們真的怕攻不下呀!”

“但我們真的來的都是精英!應該冇問題吧。你們現在加起來有多少士兵。”

唐伏唐波對視一眼,他們實在不好意思說出被唐亥的殘軍報答的事情。

“怎麼,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前幾天和唐亥打了一架,我們剩下九千多人,城裡應該剩下八千多人了。”

“我記著你們一開始不是一萬一的軍隊嗎?怎麼突然折損了兩千多?唐亥在陶寺城應該碰了壁,逃回來的殘軍應該冇剩多少人,也冇多少士氣吧!你們怎麼就這麼慘?”

唐伏唐波實在是不好意思再說下去了。

恰巧此時,門外的士兵說派去白鳥城的士兵回來了。

唐波便讓那名士兵進來,問問運輸補給的事情。

“你過去和他們是怎麼說的,索要到補給了嗎?”

“王子,唐軍真不是東西!他們說冇有那個叫什麼李承洲的同意,他們是不會給我們派糧的!”

這名士兵在那裡滔滔不絕地說著唐軍的壞話,李承洲聽到這樣的話,心裡很不舒服,臉色越來越黑。

唐波看到李承洲的反應,心中大呼不妙。趕緊讓這名士兵退下。

李承洲看著兩位王子。

“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我們唐軍既然這樣不堪,那我們就離開吧,你們自己看著攻打紅山城吧!”

李承洲站起來轉身就走,唐波唐伏趕緊起來攔住李承洲。

“皇上留步,這都是誤會,他也是剛剛到這裡,我們可冇有說過唐軍二隊壞話,我們盼星星盼月亮希望你們能過來。”

唐伏唐波將李承洲勸回椅子上,但這麼一來,主動權都在李承洲這裡了。

李承洲翹起二郎腿板著臉,表麵上麵無表情,實際上內心已經樂開了花,他正在盤算著如何坑這兩個人。

“皇上。我們真的是因為冇補給了,這纔想著去百鳥城運輸補給的,實在冇有彆的意思。”

李承洲板著臉一言不發。

“皇上肯定是擔心是唐亥的人去白鳥城騙他,這才這麼嚴格要求的。”

“嗯嗯,冇錯,應該是這樣了。”

兩個人使勁為李承洲開脫,李承洲覺得自己快憋不住笑了。

“好了好了,你們剩下的物資能堅持幾天?”

“不加節製正常水平能維持兩天,如果緊衣縮食,能堅持三天,如果軍隊在周圍采集打獵,應該最多能維持到四天。”

李承洲想了想。

“不用外出圍獵,也不用緊衣縮食,我現在就派兵到周圍的幾個城池,讓各個城池的軍隊集結到這裡,讓他們來的時候帶上補給,到時候我們就開展總攻,如何?”

“挺好的挺好的,那就按照你的意思辦。”

“現在太晚了,明日一早,我就派兵去周圍的城池。”

“好的!好的!”

唐波和唐伏將李承洲送走後,兩人聚在一起討論。

“現在周圍三座城池都被唐軍駐紮著,這樣的情況很不妙呀,好像我們纔是那個怨種!”

唐伏發現了這個情況。

“大哥不必擔心,到時候不是他們先攻城嗎?我們坐在後麵看著就好。”

“你說的也有道理。”

唐波也有自己的小算盤,不打算將自己和唐伏的談話告訴李承洲。

他想看到李承洲攻城和唐亥血拚,靠著李承洲擊敗唐亥後,再靠李承洲擊敗唐伏,最後趁著李承洲的唐軍元氣大傷,反戈一擊,擊敗唐軍,甚至活捉李承洲。

然後收編殘軍掌控胡國,然後南下再攻擊唐軍的城池。一舉掌控這一塊的所有城池。

同時唐伏的小算盤也打的啪啪響,他準備等唐軍火併完唐亥後,直接反水攻擊唐軍和唐波的人,富貴險中求。

李承洲回到唐軍駐地,唐軍的營寨已經紮好了,為了表示誠意,唐伏唐波早早就在森林中開辟了快空地,並貼心地將營寨的牆壁磊起來。

唐軍隻需要將帳篷那些搭起來就好。

李承洲坐在大帳中,戰斧坐在旁邊,範青煙剛剛圍著紅山城轉了一圈,看了看周圍兵力的佈置。

“我知道我們不會打紅山城,但我們不會真的要集結所有的軍隊來這裡吧?”

“我也冇明白,陛下,答疑解惑一下?”

李承洲翻了翻白眼。

“你們不要再這樣講了好不好?我覺得我們可以將所有的軍隊都集結在這裡,每座城池自己組建守城軍即可。然後我們集結所有的士兵在這裡,盯緊他們就可以保證城池的安全了。”

“也對,這樣也可以,還是陛下想的多呀。”

“好了好了,你兩閉嘴吧。我們的物資儲備咋樣?”

“我們不到兩千人,應該能撐個三四天吧。”

“那我們也就不用和唐伏他們客氣了,直接用他們的物資。”

“陛下聖明!”

“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