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唐伏再次醒來,已經是中午時候了。

“大哥,士兵們冇有吃的,現在出去采集打獵也來不及了,怎麼辦呀!”

唐伏躺在床上,一邊咒罵自己這個弟弟什麼都不行,一邊在思考著這個問題。

最終他做出了一個決定。

“既然唐軍這麼不講道理,那我們就不惜一切代價將唐軍乾掉!”

“怎麼做?”

“我們去找唐亥!和他聯合!我們三人一起先將唐軍趕出去再說!”

一提起唐亥,唐波就害怕,畢竟自己背叛過他!

“大哥,我要是見了唐亥,他會殺了我的吧?”

“應該不會,他比你聰明,能想通事情,至少目前不會殺了你。能活一段時間!”

“大哥,你彆這樣!我害怕!”

“我保證他不會對你動手!”

“大哥你要說話算話呀!”

“我保證唐亥不會對你動手!”

兩個人這才慢悠悠去找唐亥。

站在城門底下,城牆上的士兵很緊張,對方單槍匹馬來,不知道有什麼詭計。

唐亥聞訊趕來,站在城門上。

“放他們進來,兩個人能翻出什麼浪花!”

唐亥對他們很不屑。

“這兩人肯定是遇到什麼問題了,否則怎麼可能以身犯險!”

三人就在城牆上見麵。

“二位哥哥來此地,有何見教?”

“我們聯手滅唐吧!”

“之前你們跟著他們不是鬨騰地挺歡嗎?怎麼突然又要滅唐了?”

“之前受他們蠱惑,這才做出錯事,所以前來負荊請罪。”

“那我要是不願意呢?”

“現在唐軍已經占領了良渚、白鳥、陶寺。就剩紅山城在我們手裡了,如果我們不聯合起來,遲早被各個擊破。反正我們現在已經冇了糧食,也冇了城池,如果紅山城待不住,我們就隻能被唐軍擊敗,到時候你肯定孤木難支!”

“你們不怕我就這樣將你們殺掉?”

“怕,當然怕了。可是我們在來之前告訴手下的統領,隻要我們冇回去,就即刻點兵攻城,大不了兩敗俱傷嘛!”

唐伏努力地在給唐亥講道理,順便不忘威脅一下唐亥。

唐亥哈哈一笑。

“我真冇會殺害兩位兄長呢!我很樂意接納兩位兄長的!可是...”

“可是什麼。”

“你們看下麵。”

唐伏唐波看下去,這才發現紅山城一片狼藉。

“你這是?屠城了?”

“冇有,我們之前實在餓的冇辦法了,這才挨家挨戶開始搜,最後事態控製不住了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唐伏唐波兩人都驚呆了。

“那現在有多少糧食?”

“如果隻是我們的話,應該可以撐半個月,但如果我們聯合起來,人數翻倍,最多也就八天時間。”

“還是不夠呀!”

“所以你們來了我就很頭疼,紅山城實在容不下這麼多人,不是我不想要,實在是冇辦法!”

“我們到時候一起去攻擊白鳥城,問題不就解決了嗎?”

“可是現在紅山城民心不穩呀!真的得留守士兵鎮壓才行!”

“那不就正好!我們士兵多了,能派出去的士兵也多起來了!”

幾人在城牆上商議。

最終說服了唐亥,幾個人內心得小九九都得到了滿足。

唐波無所謂,反正他報警了李承洲的大腿,最後分兩個城就好。

唐伏也很開心,手下士兵有飯吃了,到時候主要依靠唐亥就好。

唐亥覺得也挺好,畢竟人數多了,到時候用他們做炮灰。

在唐伏的呼喚下,城外的士兵走進了紅山城,終於吃到了一頓飽飯。

幾人前往議事廳準備歃血為盟。

“父親在哪裡?”

唐伏突然想起來老國王。

“我們或許可以在他的見證下和好,他老人家一定很開心!”

我剛攻下紅山城不久,父親便病死了。

唐亥指了指議事廳角落的一個盒子。

“我們出不去,隻能火化父親,這是他的骨灰盒”

不過骨灰盒也算是個信物。

帶著骨灰盒來到廣場中央。

三人將手指劃破,將血滴在酒裡,三人一飲而儘。

但是他們的背景卻是破敗的民房,三個人與背景格格不入。

由於城裡糧食都被收繳到倉庫了,城裡有不少人都餓死了,甚至發生了饑民相食的事情。

在唐伏的建議下,拿出一部分糧食出去賑災,否則紅山城的統治肯定不穩。

饑民們的狀況這纔有所改善。

三個人在議事廳裡商議著之後的事情。

三方軍隊合兵共一萬七千人,遠超唐軍的九千人。

“我們應該派兵出去和唐軍決戰!”

“可我們不知道唐軍在哪呀!”

“先派士兵出去偵察,等確定位置後再派大軍和唐軍決戰!”

紅山城城門大開,走出幾隊士兵,他們鑽到森林裡找尋唐軍的足跡。

唐軍那邊自然有人看到了走出森林的小隊士兵,向李承洲稟報這件事情。

“陛下,紅山城出來了幾隊士兵,看樣子是在搜尋我們的足跡。”

“知道了,繼續偵查!”

戰斧很興奮。

“我們可以正麵和他們戰鬥嗎?”

“我有信心將傷亡控製在三百人以下!”

範青煙搖了搖頭。

“我倒是有一個辦法,不費一兵一卒,將他們耗死,比起之前的方法倒是好了很多。”

“說來聽聽。”

“就這麼遠遠吊著,他們去哪我們就跟哪,他們出城的人少,我們就圍而殲之,出來的人多我們就遠遠退去,什麼時候他們的糧食耗完了自然會不攻自破。”

“那我們現在就將那幾隊士兵乾掉,讓他們變成聾子瞎子。”

戰斧派出幾隊士兵去尋找那幾隊士兵,不出意料,派出城的幾隊士兵不是唐軍的對手,紛紛被射殺在森林中。

李小江上前,給那些倒在地上的士兵一一補刀。

“冇這個金剛鑽,非得出來攬這個瓷器活!”

“覺得自己能出來偵查?”

他用地上的士兵衣服擦了擦自己的刀,轉身追殺下一隊士兵。

在追殺最後一隊士兵的時候,有一隻漏網之魚,衝出了森林,朝著紅山城衝去,但再快也逃不過弩矢的速度,當著城上士兵的麵被拖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