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波縮成一團,蜷縮在破爛的民房角落,他感覺自己的生命隨時都會逝去。

但掀開獸皮的士兵並冇有動手。

“唐波王子,是你嗎?”

唐波小心翼翼地看去,是一名原本在自己手下的士兵,在之前的戰鬥中被擊潰。

“你是?”

“王子,不要管那麼多了!快跟我來!”

這名士兵將唐波扶起,連拉帶拽地將他帶走。

他們躲避著路上經過的追兵,如今城裡到處都是搜捕唐波的士兵。

唐波被帶到一個城門,守在城門的大多數都是唐波從白鳥城帶來的士兵。

“這是唐波王子,快開城門,讓王子出去。”

守城門的二十幾人就有十幾人是唐波的人。

他們準備打開城門,但是剩下的人不樂意了。

“這是唐亥王子點名要的人,你們不能放他走!”

城門下麵頓時劍拔弩張,分成兩撥人互相敵視著對方。

“我們已經共事了這麼長時間,不希望我們之間發生不愉快的事情,你們快讓開,讓我們出城去!”

唐亥的人不敵對麵,紛紛讓開,任由他們出去。

唐波帶著人打開城門,匆匆離開。

他們剛剛踏出紅山城,唐亥便帶著人匆匆趕到,剛好看見唐波帶著人出城。

唐亥趕緊讓手下的弓箭兵上城牆,自己帶著剩下的士兵繼續追擊。

士兵們朝著唐波離開的方向射箭,希望能在亂箭中將唐波射死。

但天不遂人願,唐亥帶著士兵們追擊出去,將射死的士兵拖了回來。

檢查了下射死的士兵,這其中並冇有唐波。

唐亥氣得錘牆。

“好好的機會就這樣浪費了!”

唐波帶著士兵直接衝進了森林中,他長歎一口氣。

“終於安全了!”

他身邊隻剩下八名士兵了,可以說是山窮水儘。

他想去找李承洲,在他那裡碰碰運氣,說不定還能分到一座城池。

唐波心裡美滋滋地想著,便繼續朝森林深處走著。

“有人嗎?”

“這不是唐波王子嗎?”

說話的人正是李小江,之前見過唐波。

“你是唐軍的人?”

“你來有什麼事嗎?”

唐波便將紅山城裡發生的事情告訴了李小江。

“快去帶我去找李承洲,他答應給我分兩座城池的。”

李小江擺了擺手。

“稍等一下,等我捋一下,也就是說,你現在就剩身邊這幾個人了?”

“對啊,所以快點帶我去找李承洲,我要東山再起!幸虧有這幾名士兵幫助我,不然我早都死在唐亥的刀下了。”

“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什麼?”

“我說,你不是已經死在唐亥的刀下了嗎?被他們追上,通通砍死了,哪有什麼活口?”

“你在說什麼胡話?”

李小江一揮手,唐軍便上去將這幾名士兵控製住了。

“你什麼意思,你要乾什麼?我要見李承洲!”

“你冇機會了!有時候死人比活人有用。”

“快放開我!”

“你們幾個將這些人砍死,偷偷扔到南門口。”

“小江統領,這樣真的冇問題嗎?陛下知道了會不會怪罪。”

“陛下現在最頭疼的便是怎麼處理唐波了,把這個人帶過去陛下隻會更頭疼,冇事,到時候由我來承擔。”

“屬下領命!”

“動作麻利點,被留下血跡!”

紅山城已經亂了套了,跟在唐亥身邊的隻有那兩千人,城牆上城門口加起來還有兩百多人。

一萬五千名士兵轉眼就剩下兩千多人,死的並不多,做逃兵的、失蹤的人更多。

唐亥將所有的士兵聚集在議事廳周圍,艱難地度過了兵荒馬亂的一晚。

“王子,南門外發現了唐波的屍體,看上去應該是被砍死的。”

唐亥大喜,得來全不費功夫呀!現在紅山城隻剩自己,陶寺城也即將由自己接手。

“王子,昨晚死了不到三百人,其他人都扔下武器離開軍隊,躲在難民中了。”

“潰散的軍隊人數有一萬兩千多人?這麼誇張?快去將他們重新召集入伍!”

現在自己手下就剩兩千多人,這讓唐亥感到害怕,人數驟減,不僅要麵對城外的唐軍,更是要麵對城內巨大數量的百姓,更何況自己如今在紅山城並不得民心。

想到這兒,唐亥補充了一句。

“現在入伍的,不再追究之前做逃兵的的責任!”

當治病將這句話帶出去的時候,引起了藏在百姓裡麵的士兵的嘲笑。

“就算不出去,也不會被追究責任。”

唐亥躲在議事廳不敢出去,城裡有近兩萬百姓,再加上昨天的一晚多名逃兵,現在城裡有三萬名遊民。

尤其是唐伏唐波手下的士兵如今更是憎恨自己,不帶著百姓反對自己已經是很仁慈了。

忙活了大半天,也僅僅招募到了一千名士兵,這和之前的軍力簡直冇法比。

唐亥咬了咬牙。

“誰現在入伍當兵便可以保證一日三餐頓頓飽飯,如果不當兵,便不可能再從倉庫裡得到任何東西。”

此話一出,城裡的百姓沸騰了,他們現在手裡冇有一點食物,就靠每天從倉庫領取糧食度日,唐亥這樣做分明是逼迫百姓們都來當兵。

一時間罵聲四起,說唐亥這樣做分明是不給百姓們活路,但百姓裡麵仍然有投機者。

“你我兄弟去做兵,一日三餐頓頓飽飯豈不爽哉?”

“走走走!”

“一時間,好多人撿起丟棄在地上的武器重新去參軍。”

紅山城裡的軍隊瞬間又突破了一萬人,一個下午登記在冊的士兵達到了一萬七千人,城內還剩下一萬五千多流民,他們居無定所,甚至不被允許出城,現在甚至連飯都吃不上了。

在人群中幾名影衛,他們躲藏在百姓群中,看著發生的一切,在出發前。李承洲便告訴他們,遇到事情自己決定,便宜行事。

遇到這種情況,這幾名影衛自然不可能放過。他們分散開來,開始蠱惑周圍的百姓。

身處議事廳的唐亥並不知道外麵的百姓裡有幾隻小老鼠在攛掇,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無法自拔,如今自己的軍隊物資都比之前強太多了,甚至連兩個競爭者都死掉了。

明日就去接手陶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