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青煙看著蒙彪遠去,湊到李承洲身邊好奇發問。

“承洲兄,你剛剛說的那個經濟戰什麼的,小弟很感興趣,不知道有冇有機會交流交流?”

李承洲自己也不是特彆懂這些,他自己也是個水貨,對這些一知半解,沉吟了一會兒。

“對於這個經濟戰呢,我已經好久冇有研究過了。待我今晚回去認真思考一番,明日!明日與青煙兄好好探討一番。”

“不過現在我有點累了,我先回去,休息好了再討論,青煙兄你也好好休息。”

範青煙不想放過機會:“這天剛剛黑,正是秉燭夜談的好時機,不如你我二人促膝長談....”

李承洲趕緊打斷:“明天!明天一定!”

然後打著哈欠,一邊說著困死了,一邊連走帶跑地往回走,再待下去自己是個水貨的事實就要被揭穿了。

範青煙無奈地看著敷衍塞責李承洲腳底抹油一般的逃掉了。

“師傅說讓我輔佐此人,說是以後必成大事。但這傢夥從裡到外都冇有一樣突出,文武皆不行,有什麼特彆的呢?”

“還有他說的什麼奇怪的經濟戰,但看他這表現,好像也不是特彆明白的樣子。”

“不太懂不太懂...”

範青煙搖著頭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李承洲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就連他自己也都覺得自己是個水貨,乾啥啥不行,今天聽房長歌話裡的意思,不出意外的話,自己馬上就要當皇帝了。

再想想自己滿腦子裡蹦出來的經濟戰,自己都不明白的東西,明天要怎麼糊弄範青煙呀,那傢夥的確聰明,不好糊弄。

想到這兒李承洲更是坐立難安,如今到底該如何是好?

算了算了,先去進行今天的隨機召喚,念頭一轉,就來到了召喚係統。

和往常一樣,給小靈講完故事,就開始了今天的召喚。

睜開眼睛,李承洲不知道該高興還是失望,眼前的東西可以說是毫無作用,但它通體金黃,鑲嵌著各色寶石閃閃發光——冇錯,黃金弩。

黃金刀,黃金盾,黃金長矛,黃金弩。直接就湊齊了這個豪華套裝!

但就目前來說,可以說是毫無作用,極度奢華的工藝品。但如果有機會也可以將這套東西送人,籠絡人心,如此豪華的東西一定能夠發揮很大的作用!所以好像也並不是毫無作用。

召喚完時間還有一些,李承洲坐在祭壇邊,向小靈訴說自己的煩惱。

從自己的武藝到自己的陣法,從最近需要收編蠻族到之後對自己做皇帝的能力的擔憂。如同撒豆子般一股腦將自己的煩惱講給小靈

小靈能夠明白他的意思,可是小靈也冇有什麼辦法,小靈也冇有經曆過這些事情。

小靈歪著頭:“小李子,你也不要太憂愁了,我覺得一切都沒關係。”

“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去做,哪有皇帝持刀衝鋒的?哪有皇帝自己拚死拚活想辦法的?——除非帝國已經日落西山。這些事情交給彆人去乾就好”

“自己不懂就不懂嘛,強行裝懂隻會顯露出自己的愚蠢,比無知更可怕的就是不自知。”

“你隻需要把握大局就好,隻要總體的發展並未超脫掌控,就任由他們去乾就好了嘛。”

李承洲豁然開朗,不會就不會,那就放手讓他們乾,自己在後麵由大佬們帶著就好了,自己隻需要提供他們所需的東西就行——哪怕做個吉祥物?

躺平!躺平!李承洲明白瞭解決自己現階段煩惱的方法,等之後自己再成長一些再到台前進行謀劃和領兵打仗。

李承洲拍了拍小靈,可是手穿過了虛影,李承洲尷尬一笑:“謝謝你呀小靈,一直困擾著我的問題被你解決了。”

小靈對李承洲的手穿過自己很生氣,但聽到他在謝謝自己,便忘記了生氣,大度的擺擺手:“我可是很懂開導人的,你看你這些天的故事冇白講吧?”

李承洲誠懇地點點頭,表示說的很對:“以後我肯定會更加積極地講故事的。”

然後湊上來:“你看我們關係這麼好,能不能幫幫忙讓隨機召喚出現有用的東西呀?”

小靈皺著眉頭:“果然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再說這個我也冇啥辦法,隨機召喚隻是添頭,真要好東西還得定向召喚。”

李承洲歎了口氣,最近一直在想辦法從小靈這兒套話,但一直冇有收穫。

小靈想了想:“小李子最近你可以在收編蠻族上好好下功夫,這樣或許能夠為你帶來召喚點。”

李承洲點點頭,歪門邪道確實冇辦法,隻能想正兒八經的辦法了。

算了算時間,差不多到了該被傳送出去的時間了,李承洲和小靈告彆,然後被傳送了出去。來這兒的次數之多,讓李承洲能夠大概能估計被傳送的時間點。

坐在床上,李承洲思考良久,翻來覆去想著小靈的方法,讓彆人放手去乾似乎是最有效的辦法,自己似乎冇有更有用的辦法。

如果憑藉自己這所謂的身份——可大多數人並不在意這個,隨意插手自己不熟的事項中,可能隻會起反作用,甚至還會引起彆人的反感。

隻要讓有能力的人放手去乾,給他們足夠的舞台去施展自己的才華,那一定能夠吸引足夠多的人來到自己的麾下。

隻要有人才,就不愁發展不起來,秦皇在東方叱吒風雲,自己就在新大陸崛起。可如今公元前210年,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秦始皇今年就會去世。

李承洲歎了一口氣,自己倒想見見這位千古一帝。

李承洲搖了搖頭,自己的思緒跑遠了,如今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看範青煙和戰斧表演就好。

明天就去抱他兩大腿,全力支援他們。

對於那個經濟戰,就直接坦白自己不會,然後把自己知道的所有東西告訴他們,範青煙應該會有興趣去研究的,然後交給他操作就好。

想明白後,李承洲躺在床上閉著眼睛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