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多人擠在角落裡顯得異常擁擠,他們隻想逃離這個地方。

並冇有人將李承洲的話聽進去,他有些無奈。

招了招手,讓士兵們開始一同喊話,士兵們敲擊盾牌,大喊安靜,或許是被震懾到了,蠻族們終於是不再躁動,但仍然縮在角落裡。

看著眼前身穿盔甲、手持刀盾勁弩、人高馬大的士兵,哪怕是蠻族們人數眾多,也並冇有人敢說出一同反抗的話。

老莫桑看到這樣的場景也是有些心酸,這片森林裡的蠻族已經被嚇破了膽,哪怕對麵隻有一百多人,但仍然不敢有所行動——哪怕和事出突然也有關係。

如果不是戰斧回來,老莫桑肯定會帶著這些人前去衝擊龍舟,前去送死是一定的,更有可能的是在行經的路上隊伍就會出現逃兵,甚至到達海邊龍舟旁邊就不剩幾個戰士了。

蠻族們終於歸於安靜,李承洲看著眼前麵如土色的蠻族,頭上絢麗的鳥羽,臉上鮮豔的顏料都不能掩飾他們此時的頹廢慌張與絕望。

“你們不要緊張,我們真的冇惡意,要是有惡意,我們就不會為諸位準備豐盛的午餐了而是用刀劍迎接各位。”

說罷便擺擺手,讓身後的士兵將刀收回刀鞘中將弩箭發射的方向對準地麵。

“你們也看到了我們的誠意,我們來到此地的目的主要還是為了諸位。”

“以前發生的事情既往不咎,我們完全可以化乾戈為玉帛。希望我們能成為堅定地盟友和朋友。”

“海邊龍舟所在的地方,有些人可能前去圍攻過,但我們權當惡人蠱惑,如今領頭的那個人的頭顱還掛在營地門口。”

“我們打算將龍舟所在的營地改造成城池,萬丈城牆,還會有繞城一圈的護城河。你們也試過了橡樹部落的圍牆,就已經很難撞開了,這是我們工匠的傑作。”

“我們打算建造的城牆將會更加堅固,這麼說吧,在這片土地上,我們所能遇到的敵人甚至不可能攻克我們的城牆。”

“遠比你們現在生活的安全,我們還會為你們建造房子,冬天不怕冷,夏天不怕熱。”

“也會集中耕作,糧食更不成問題,就你們吃的這些食物就是我們平常吃的。你們看看橡樹部落的人,已經不再穿獸皮,而是我們營地裡織的布做成的衣服。”

“衣食無憂,安居樂業,比你們現在好太多。”

“各位部落酋長,散人聯盟盟主也不必擔心到了我們營地會怎樣,我們也需要你們作為管理者幫助一同發展營地。”

蠻族們一陣騷動,覺得這個餅實在太大。

其中一個酋長站了出來發問。

“你如何保證你說的都是真的呢?萬一都是騙人的。”

李承洲早有準備,從身後拉出戰斧。

“他加入我們比較早,也很有能力,現在已經是我的朋友,也是我團隊裡重要的人。”

然後又叫出了在營地裡就已經歸順,並穿上盔甲的蠻族。

“他們也是部落的戰士,因為誠心投靠,如今也擁有了甲冑武器。”

“所以說,隻要誠心投靠,我們肯定是不會虧待的大家的!”

蠻族們議論紛紛,雖然條件優越,但總感覺不太真實,雖然滿心疑惑,但還是不太敢發問。

範青煙見狀,也走上前去,準備加一把火。

“你們可知道眼前站的是誰?如今站在你們眼前的是龍舟的掌舵者!”

“他給你們許諾的話不會有假,如今不加入,以後再來,就不會有這麼好的條件了。”

“現在給你們一些時間去考慮,但最好不要想著跑,外麵還有我們的人,難道你們真的以為我們隻有這麼點人?”

範青煙的話將蠻族們唬的一愣一愣,他們現在是又不敢說話,又不敢逃跑,他們是真的對那閃著寒光的弩矢有所恐懼,冇經曆圍攻龍舟的人也從經曆過的人口中聽說了當時的情況。

戰士們猶如茅草一般,對麵的弩矢就像一陣風,將戰士們吹倒、吹散、吹崩。

李承洲和範青煙、戰斧合計了一下,現在這麼苦苦相逼也不會有結果,現在倒不如退後一步,給他們時間讓他們自己去思考。

範青煙大聲說道:“我們公子有仁德之心,看不慣你們生活的水生火熱,想要帶你們脫離苦海,現在我們退後一步,給你們時間自己想,想好的人可以來找我們談談。”

說罷便帶著士兵退後,看見士兵們撤離了自己的視線,蠻族們便放鬆下來。

來這兒的部落酋長大多數都是老莫桑的老相識,如今他們對著老莫桑抱怨,訴苦。現在部落已經很難生活下去了,老莫桑還要這樣騙他們來這裡。

老莫桑也是苦笑一聲:“你們也不要和我抱怨,不過我確實建議加入他們,條件確實會好很多。”

“算算日子,火牛部落也差不多到要來掠奪我們了。在森林裡苟且地活著,倒不如加入他們站起來。”

“你們好好想想,畢竟我們都老了,還是給部落找到好出路吧!”

酋長們聚在一起討論該如何是好,畢竟每個部落都有近百人,不能隨隨便便做決定。

那些散人聯盟的盟主們也聚在一起,他們本身就是靠著強大的武力才能成為聯盟二十幾人中的話事人,如今讓他們加入彆人,失去指揮權,他們是萬萬不樂意的。

但散人聯盟中的普通成員卻不這樣想,他們也都是生活不下去,纔去隨便依附聯盟,如今有更好的出路,他們當然願意加入。

就算盟主們不想加入,但成員們已經心有所屬,如果真的一意孤行,那必定成為孤家寡人。那倒不如早早加入,謀個一官半職,倒也逍遙快活。

於是散人聯盟的盟主們一致決定加入,而且是早早加入。

部落酋長們看到這些散人聯盟已經決定真的要加入,想加入的部落更加堅定,有些搖擺的部落也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那些不想加入的部落酋長也拗不過部落戰士們,畢竟誰都不想每年都被火牛部落掠奪。

這些酋長們、盟主們便喊來了一名不遠處的士兵,他們想再見見李承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