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敵襲立馬提高了士兵們的警惕,迷迷糊糊的士兵拿起武器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所有人準備!點火把,扔。”

一千五百隻火把齊刷刷地扔了下去,城牆外瞬間清晰可見,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底下的人密密麻麻,他們甚至扛著雲梯。

蠻族也會攻城?所有的士兵都有這樣的疑問,甚至散字營的士兵也很疑惑,生活在森林裡這麼久,第一次見這玩意。

城門處甚至有攻城車,幾個蠻族推著車來到城門口,準備撞擊城門。

“準備,澆火油!”

攻城車剛剛靠近城門,便被澆滿了火油,攻城車便燃燒起來,推車的蠻族瞬間變成了火人,極大地震撼了周圍的蠻族。

有人發現蠻族已經將雲梯搭上了城牆。

“準備,放礌石滾木”

蠻族還冇爬到頂,便被打下了雲梯。

這時有人發現對麵的雲梯似乎夠不到城牆上,他們的雲梯最多隻有六米。

對麵的指揮官似乎發現了這個問題,自己這邊準備的手段冇有什麼作用,便撤軍了。

第一次交鋒,火牛留下了幾十具屍體,便匆匆撤離了。

雙方都錯誤地預估了對方的實力,以至於毫無進展。

.....

直到天明,所有士兵都未曾閤眼,近乎一夜的緊張氣氛讓他們感受不到困。

他們看到了掉落在護城河裡的火牛部落戰士,弩兵毫不留情直接射殺。

而森林裡躲藏的火牛部落軍隊也是極為惆悵,對麵的城牆似乎太高了些。

於是連夜砍樹,就地取材,將雲梯延長,軍隊裡來自小國的指揮官寫寫畫畫,發現隻有延長到十米才能夠到城牆上。

但現有的技術實現這個事情有些困難,很難承受地住戰士們的重量。

如今隻能多弄一些攻城車並撒上水,攻擊城門,再多做一些雲梯分散城牆上守軍的注意力。這樣纔有可能攻破對麵的城池。

除此之外還要做一些長木板作為簡易橋梁渡過護城河,否則就會有戰士掉進護城河並無法上岸。

但現在需要時間,便派人前去談判,放鬆城池守軍的警惕。

在城池這邊,士兵們發現對麵的雲梯根本夠不到城牆上,他們甚至會掉到河裡,大可不必將對麵放在心上。

但李承洲發現遠處森林裡的樹木不斷倒下,覺得對麵在準備下一波攻勢。

叫來了李小江,兩人的判斷如出一轍,覺得不能放鬆警惕。

警告了鬆懈的士兵後,李承洲將士兵們分為三波,輪流休息,以保證最佳的戰鬥狀態。

當這邊一切準備就緒,森林裡走出一個人,他就是出來談判的。

李承洲剛想出去看對麵玩什麼花樣,李小江便自告奮勇要求前往。

李小江出了城門,和對麵的人搭上話。

“我們冇有惡意,我們隻是想帶走烏鴉,他是我們酋長的兒子。”

“隻要你們將他交出,我們保證立馬退兵。”

李小江咧嘴一笑:“我信你個鬼,半夜突襲,這是無惡意的人做出來的事?”

“你們最好趕緊離開,否則損兵折將元氣大傷是小事,到時候鎮壓不住周圍的部落可就是大事了。”

對麵的人明顯一愣,好像眼前這人對自己很瞭解。

李小江繼續開口:“現在放人是不可能的,你們現在退兵我們纔有和談的可能。”

“你們退兵後,我們不久後也會將你們公子送回府上。”

“但如果你們執迷不悟,那你們完全可以試一下後果。”

“想好了再過來找我。”

言畢,轉身就走,不給對麵一點說話的機會。

回到城牆上,李承洲好奇地問。

“就這麼回來了,談判冇進展呀?”

李小江嘿嘿一笑:“如果他們誠心談判,我們越強硬,越有底氣,獲得的好處就越多。”

“如果他們不夠誠心,那越強硬,他們就越不自信,之後的戰鬥就會畏手畏腳,我們取勝的機會就越大。”

“不過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不同的場景有不同的應對方法。”

雖然李承洲不太懂,但總感覺他說的很有道理。

火牛的使者回去說了談判的情況,他們的指揮官也有些迷惑,對麵這是怎麼了,如此險境竟也如此強硬?

難道真的有彆的底牌?不管怎樣都得加快速度建造工事用以攻城。

李承洲看向遠處的森林逐漸倒下,心裡的不安越來越強烈。

找來了李小江說出自己的感受。

“有冇有什麼辦法能夠擊退敵人?哪怕是暫時擊退,等到房老他們出來就安心了,現在著實很慌呀!”

李小江低著頭想了想“我也很慌,對麵有備而來,最好的辦法就是請房老和蒙將軍出馬。”

“不過辦法也是有的,可就是後遺症可能大了點....”

李承洲感覺抓到了希望。

“快說說,快說說”

李小江瞅了李承洲一眼:“我的辦法是放火燒山,將城門打開一條縫,派人偷偷溜出去,趁著風勢,直接將火燒到對麵藏匿的地方,最差也能將他們趕走,運氣好的話直接一勞永逸。”

“但如果這樣的話就不知道大火會燒多久,會燒到哪裡,我們周圍的森林資源以及森林裡的其他資源可就冇了。”

李承洲看著李小江,這條計謀可謂狠毒,三國時期的李儒不會是這傢夥轉世的吧?一把火燒的乾乾淨淨,可謂毒士。

不過辦法雖毒,但也想不到更好的辦法。但如果就這樣把附近燒成灰燼,也不知道房長歌有冇有彆的想法要用到森林,出關後會不會氣暈?

這時有眼尖的士兵看到森林裡有梯子冒出樹冠,一閃而過,趕緊向主帥彙報此事。

“陛下,再不決定,過會兒一切都晚了!”

李承洲一狠心:“搞!”

“小江,這次還是需要你去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去談判。”

“你們五個帶著油和火種去上風口,找到機會就點火。”

安排妥當,李小江大搖大擺地出了城。

森林裡的蠻族並冇有發現同時出城的有五名親衛,他們每人提著一桶火油,帶著火種彎著腰,直衝上風口。

李小江站在中間大喊:“出來個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