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方陣已經到了空地邊緣,二百禦林軍在戰斧的帶領下在正麵準備應敵。五百民夫跟在後麵準備虛張聲勢跟隨衝鋒。

李承洲這才發現戰斧之前的石斧已經換成了現在的鐵斧,揮舞起來甚至能帶起一陣風。

金鼎帶著金吾衛從右邊繞了過去,那邊的的地形石頭較多,需要經驗豐富的士兵才能穩住。

王將軍帶著散字營從右邊繞了過去,那邊地形平坦,適合原本就是蠻族的他們衝鋒。

各個隊伍已經待命了。

戰斧讓所有禦林軍舉起弩,朝著火牛部落最密集的地方瞄準。

另外兩處的方陣也到位了,金吾衛的一百弩手,散字營的三百弩手。

由於散字營的訓練不到位,所以散字營的這三百把弩隻能頂的上金吾衛的那一百把弩的火力強度。

左右兩個方陣已經將弩瞄準火牛部落軍隊,但都在等待中間禦林軍的信號。

戰斧看向蒙彪,蒙彪自己看向一旁,戰術方法戰斧都知道,他自己選擇時機就好。

戰斧低聲下令:“發射!”

二百名禦林軍齊齊發射第一輪弩箭,二百米的距離,瞬間就帶走了二百多條生命。

然而火牛部落的戰士們甚至未發現弩箭的來源,隻聽到了嗖嗖的破風聲,周圍的夥伴便被收割了生命。

“哨兵呢?敵人都摸進來了!拿起武器準備迎敵!”

戰斧趁著這個空檔已經讓士兵重新裝填弩矢,然後大踏步走出森林。

“放!”

三麵弩手共計六百人齊齊發射,火牛部落又是四百多人的損失,兩邊的弩手也走了出來,就這麼當著火牛部落的麵開始裝填弩矢,部落戰士們不敢上前。

就在他們猶豫的空檔,第三波弩矢已經降臨。

尚未接敵,就已經損失了近一千名戰士。

部落指揮官趕緊驅趕著餓著肚子的戰士們拿著地上的木板做簡易盾牌,衝向敵陣。

就在他們亂作一團的空當,第四波弩矢降臨,但這次蠻族好歹有個盾牌可以抵擋,倒也殺死不了太多人,但還是打擊了敵軍的士氣。

火牛部落戰士們隻想趕快接近這群弩兵,然後快點解決戰鬥。

然而令他們冇想到的是,正麵的敵人抽出身後揹負的長矛,猶如標槍一般投擲出來,瞬間就將正麵的戰士刺穿,哪怕是簡易盾牌也抵擋不住,衝鋒的陣形停滯了一下。

緊接著他們拿起盾牌,抽出長刀,頂著盾牌開始衝鋒。他們的後麵還跟著一些手持石矛的戰士。

兩邊的弩手後麵也走出一些穿著重甲,手持刀盾長矛的士兵,也是猛地衝過來。

雙方衝鋒的先頭部隊相撞的一瞬間,火牛部落就被撞的人仰馬翻。

士兵乘機上前大肆砍殺。

火牛部落戰士餓的隻能勉強走路,如今鼓起勇氣勉強衝鋒了一波,但猶如撞在了鐵板上。

最後一點精氣神也被撞碎了,爬起來拚了命地跑。

火牛部落指揮官也被裹挾著撤離了戰場。

就如蒙彪所料,剩下的三千多戰士全部從開的口處跑掉。

士兵們也並未追逐,任由他們逃離。

在火牛部落指揮官的歸攏下,絕大部分的殘兵重新聚到了一起。

所有的士兵現在隻想逃離,隻想回到大本營——哪怕他們的指揮官還想絕地反擊。

三個方陣的士兵聚攏在一起,經過檢查,隻有幾名士兵由於撞擊的太過猛烈,導致有點暈之外,並無其他受傷人員。

影衛在李小江的帶領下,迅速脫離大部隊,遠遠地吊在了那群殘兵敗將的後麵。

指揮官隻管收集潰散的士兵,他明白身後有敵軍,但現在已經來不及管後麵的人了。

甚至他還想著找個地方躲起來,埋伏一波。

但兵敗如山倒,如果不是因為回去後會麵臨更大的懲罰,那些戰士們現在已經四散而逃,而不是聚攏。

蒙彪就這樣帶著軍隊緩慢前進,按照影衛偵查的方向,不斷修正行軍路線。

猶如驚弓之鳥般的火牛部落現在聽到一點動靜都會蹦起來繼續逃命。

不一會兒便耗費光了所有的體力,速度越來越慢。

後麵蒙彪帶著的軍隊也逐漸接近。

即使有森林樹木的遮擋,勁弩的一輪齊射也並不是能輕鬆擋下來。

火牛部落的戰士便繼續逃。

他逃他追,同樣的戲碼不停地上演在森林中。

火牛部落的指揮官現在也再無心思反擊,也隻想逃回去。

不論是白天還是黑夜,峽穀還是山峰。

隻要被唐軍追到,肯定會狠狠咬上一口。

一連追了一天一夜,火牛部落的隊伍如今隻剩下不到兩千人,被殺死的並不多,大多數都是走散的。

唐軍的弩箭在森林裡被極大的削弱了。

但吃飽喝足養精蓄銳的唐軍怪叫著衝向火牛部落隊伍的時候,冇一個人敢上去阻擋。

禦林軍中的人也擔負起探路的任務,畢竟影衛也需要休息。

幾波人輪流追敵,確保唐軍始終在正確路線上。

蒙彪計算著時間和路程,如今已經追逐了一天一夜,現在距離洛杉磯足足有近百公裡,散字營士兵和民夫已經被甩在了身後。

現在正在追擊的隻有禦林軍和金吾衛七百多人。

但就算是訓練有素的他們如今也有點吃不消。

於是蒙彪下令全軍休整,隻派出探子不斷回報訊息,大部隊等待後續部隊跟上來。

前方應該快到火牛部落的城池了,深入敵軍腹地,一定要多加小心。

同時也讓這些戰士放鬆,順利將他們帶去城池。

火牛部落的戰士眼見城池就在前方,倒也逐漸平複了情緒。

膽子也大了些,也是放慢了腳步,這一路追來,他們隻能采集周圍的野果充饑,再不進食真的要頂不住了。

直到中午,王平才帶著散字營士兵和民夫追上來。

休整片刻後,繼續出發,此時火牛部落離他們已經快二十公裡了,但有探子探路,也並不是大問題。

蒙彪為了能夠使部隊聚攏在一起,也放慢了腳步,緩緩吊在火牛部落二十幾公裡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