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斧得到了火牛部落酋長的信任,他可以去城池任何一個地方不被阻攔。

好心的火牛酋長看“池澤”的戰士們都在使用木矛。

不應該呀,池澤那麼富裕,怎麼會換不來好點的武器呢?哪怕是個石矛。

但就算這樣,焦急的火牛酋長也顧不上這些了,他隻想要更多的戰士。

而且他還貼心地為戰士們換上了鐵礦石做矛頭的長矛。

他不知道的事,眼前的這群戰士剛剛纔放下了鋒利的武器,這批木矛是剛剛用刀劍削出來的,如果他仔細看這批木矛,甚至能看到上麵還有綠色的小枝丫冇被削掉。

戰斧在城池裡到處晃盪,不一會兒便摸索出了城池的兵力佈防。

守衛火牛酋長的戰士有三百多人,駐紮在議事廳周圍。

城牆上的戰士有一千多人。

有五百人在巡邏,剩下的一千多人都有自己的家,晚上便回家休息。

部落的戰士們戰時為兵,閒時為民。

這時正好酋長請這些所謂“池澤”戰士吃飯。

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火牛酋長拿出了最新鮮的食物招待這些戰士。

本以為會振奮戰士們的精神,但冇想到戰士們看到食物興趣缺缺。

在洛杉磯裡吃香的喝辣的早已將這些士兵們的嘴養刁了,哪怕是行軍攜帶的乾糧也比這個好吃。

就算池澤物資豐富,也不至於這麼誇張吧?

戰斧出麵解圍:“可能是戰士們離開故地感到悲傷。”

“不過酋長的款待我們還是很感激,今夜就由我們守衛城牆吧!”

火牛酋長笑得合不攏嘴,果然這頓飯冇白吃。

戰斧讓士兵們找地方去休息,畢竟晚上還有大事要做,火牛酋長也不反對,畢竟晚上人家還要守衛城牆。

到了晚上,戰斧帶著散字營七百名士兵上了城牆進行換防,換防時城牆守將千叮嚀萬囑咐,遇到突襲一定要第一時間擂鼓,說著便指了指角落的牛皮鼓。

戰斧滿口答應:“一定一定,城牆交給我們就放心吧,你們安心睡覺,我保證你們能一覺睡到大天亮。”

守將看著戰斧那誠懇地眼神感覺那裡有些不對,但又說不上來,便帶著戰士們下了城牆各回各家。

戰斧笑眯眯地看著守將離開自己的視線,然後便安排士兵們站到城牆的各個重要位置。

目前聚在一起的士兵隻有巡邏的五百人和駐紮在議事廳附近的三百人。

其餘人等都已經融入到城中各家各戶了。

這倒也是個麻煩。

戰斧實在想不明白這個問題,但他知道目前最應該做的事情就是搞定那五百人的巡邏隊,然後將大部隊放進來。

其他事情就交給蒙彪去頭疼吧。

戰斧下了城池,找到巡邏軍的將領。

“我是池澤部落來支援你們的,剛纔酋長說了,晚上不用巡邏了,但城牆上的防守力量還需加強。”

戰斧以一種不可置疑的語氣命令這名將領。

“現在就帶著你們這五百人跟我上城牆。”

儘管這名將領極不情願,但一想到如今連酋長都不願意招惹他。

再說七百人的城牆守軍比起之前確實少了。

便一言不髮帶著戰士們上了城牆。

“你們分散開,兩兩一組。”

在戰斧的指揮下,這五百名巡邏隊伍分散開來,融進散字營中。

那名將領也縮在角落不再說話。

隨著夜幕降臨,本來就已經巡邏了一天的隊伍也是困得不行,都迷迷糊糊地靠著城牆打盹。

他們的精力哪有休息了一天的散字營士兵好。

就連那名將領也是靠著城牆睡著了。

突然間他聽到一聲口哨,從睡夢中驚醒,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手下的戰士都被綁起來了。

自己也被綁起來,被塞住了嘴。

之前讓他上來的年輕人此刻點燃了火把扔下城牆,然後在等待著什麼。

這名將領明白了這是敵軍,而且發出信號讓更多的人進來。

不過也冇事了,每次出征都是自己這些附屬部落戰士們打頭陣。

從不休息一直讓乾活的,也是自己這些附屬部落的戰士們。

如今倒也能幸災樂禍一下,也能休息一下。

戰斧看著這名將領竟無動於衷,其餘被綁起來的戰士也都毫無反應,甚至直接閉著眼開始睡覺。

有些詫異,但此刻最重要的就是將大部隊接引進城中。

城外等候多時的蒙彪看到一個火把扔下城牆,便指揮部隊向城門移動。

當戰斧聽到城外傳來金屬甲片碰撞的聲音,便下令打開城門。

金吾衛和禦林軍大搖大擺地從城門進入。

他們還帶來的散字營士兵的盔甲和武器。

戰斧向蒙彪講述了自己在城池中探得的訊息。

蒙彪聽了後想了想:“擒賊先擒王。”

“我們直奔議事廳,將守軍殺死,然後將火牛酋長抓住,那這座城不就不攻自破了嘛。”

一千多人在戰斧的帶領下前往議事廳。

很快就見到了搭建在議事廳周圍的茅草屋,士兵們對準茅草屋發射弩箭,裡麵的人來不及發不出任何聲音便被收割掉生命。

影衛一馬當先,走進議事廳,門口的幾個侍衛還冇來得及反應就被一刀砍翻在地。

在裡麵的火牛酋長聽到外麵有聲音,迷迷糊糊走了出來。

影衛本來想繼續砍死,但覺得好像不對,此人睡得明目張膽,應該不是普通侍衛。

於是改刀刃為側麵,拍暈了這個冒失鬼。

然後裡裡外外搜尋了一圈,並未發現彆人。

於是提起這個被拍暈的人走出去。

“就是他就是他!”

戰斧認出來了這就是火牛酋長。

那名影衛有些後怕,差點就一刀砍冇了這次行動目標。

蒙彪帶著隊伍離開中心廣場。

“我們去城牆上靜候天明。”

“讓城裡的居民睡一個好覺,然後接受變天的事實吧。”

房長歌、範青煙還有李承洲還呆在森林中。

“想成為天下共主,就應該穩得住自己。”

“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麋鹿興於左而目不瞬。”

“等待這座城被全麵接管後,再被迎進去,要有帝王氣概。”

房長歌喋喋不休,教導著李承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