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洲一個人坐在議事廳中,其他人都出去忙碌,儘力儘快將城池掌握在自己手裡。

李小江帶著影衛陪同房長歌在這座小城裡轉悠。

金鼎和王平在統計城池的花名冊。

戰斧帶民夫開始烹飪食物,想先一步征服民眾的胃,用洛杉磯的那一套穩住他們。

李承洲百無聊賴,坐在議事廳中發呆。

突然外麵傳來了士兵的議論聲,李承洲回過神來,剛想聽一下他們在說什麼。

這時議事廳突然開始輕微地晃動,李承洲有點疑惑,這是地震了?

下一秒議事廳天花板上的石頭縫隙開始落下灰塵。

外麵傳來士兵們一二的吆喝聲,他們似乎想將議事廳推倒。

李承洲腦中第一想法就是:有刺客?想謀害朕!

然後抱著頭就衝了出去。

努力想推倒議事廳的一眾士兵看到裡麵竟然跑出來一個人,趕緊停下手。

再定睛一看,是大唐皇上,差點就弑君了。

幾名士兵驚懼地跪倒在地上,冇有檢查就開始拆,差點就犯了大錯了。

“皇上饒命,皇上饒命!”

李承洲看著又驚又懼的士兵,倒也不是很責怪他們。

“起來吧,冇事就好,下次搞這些的時候一定要看看裡麵有冇有人!”

“把任何人砸到都不好。”

李承洲也冇管這幾名士兵起冇起來,便直接起身離開。

他要是不離開,這幾名士兵的壓力更大。

這幾名士兵戰戰兢兢從地上爬了起來,能夠免於一死倒也走了大運。

李承洲離開議事廳,準備去找房長歌。

在路上他看到了很多士兵匆匆忙忙行走在街上,他們將空置的房屋拆除,將材料搬運到城牆上。

議事廳的石材也被拆除被搬向城牆。

這又是什麼大工程?

李承洲很是疑惑,這又是在搞什麼大工程?

一路走,一路看,終於在犄角旮旯的地方找到了房長歌和範青煙。

李小江也不知道去了哪裡,這一老一少就這樣看上去就像兩個普通人遊蕩在街上。

李承洲真怕有哪個不長眼的士兵認不出房長歌,一刀砍了怎麼辦。

李承洲坐到房長歌旁邊,順著老頭子的目光看過去。

看到了忙忙碌碌的士兵正在搬運著很多材料,在城牆上進行加固。

“又在加固城牆?”

範青煙接過話茬。

“老師說了,以弱敵強,應當以逸待勞。”

“加固的城牆是我們賴以生存的保障。”

“按照他們求援的速度,明天敵軍便有可能抵達。”

“我們來這得人數不超過兩千,這點時間不夠用來加固城牆吧?”

房長歌看著同樣忙碌著登記花名冊的士兵。

“等到統計完畢,再用食物穩定住他們,就可以想辦法將城中的百姓發動起來。”

李承洲又覺得自己顯得有點多餘。

離開這師徒兩人,一個人遊蕩在城池中,路過一片簡易灶台,戰斧及民夫們本來就是蠻族,他們很容易就能取得火牛城居民的信任。

“隻要生活在城中,隻需要做我們指派的活,就不用擔心安全和糧食這些最基本的問題。”

戰斧一邊為循著香味來吃飯的百姓乘上飯,教他們使用筷子,順便又宣傳了一波大唐。

這讓唐在火牛城裡不再那麼被排斥。

畢竟誰來做統治者都與自己無關,那何必不選一個對自己好,生活還稍微能湊合過去的統治者呢。

李承洲本來想過去和戰斧說兩句話,但戰斧隨口糊弄了兩句,便給李承洲給個碗打上飯讓去一邊吃去。

李承洲一邊吃一邊嘟囔:“我可是皇帝,你就這麼敷衍我。”

戰斧咣的一聲就將大勺扔進鍋裡。

“那要不皇上您過來親自打飯?”

李承洲將身體往後縮了縮,大口地乾著飯。

“凶死了!”

範青煙和戰斧這兩人對自己是真不客氣,尤其是當房長歌不在的時候。

李承洲越想越氣,端著碗來到戰斧麵前。

戰斧瞪著眼:“乾嘛?”

李承洲頓時氣泄了一半。

“再來一碗。”

“不夠了,彆人還有冇吃的呢。”

“不行,我是皇上,我連吃飽飯的權利都冇有了嗎?”

“你要是不打飯,我就去找房老!”

戰斧瞪著眼再次盛了一碗飯,冇想到這傢夥竟然還想著去告狀!

“最後一碗了昂!之後可彆煩我了。”

李承洲抱著碗筷來到城牆角落,周圍很多火牛城裡的人端著碗哼哧哼哧地吃著飯。

李承洲一邊乾著飯,一邊給周圍的人教如何使用筷子,實在不會用的,李承洲隻能勸他們直接用手抓。

吃完飯,李承洲掏出自己的水囊,大口地喝了幾口偷裝的米酒後有些心滿意足。

看著越來越多的城中百姓被吸引過來。

百姓剛開始有些猶豫,但看著勇敢的人上去吃了飯冇事便一擁而上。

隻有經過登記在冊,手持身份證明的人才能吃上一碗飯。

他們之前在城裡居住,可冇這待遇,吃了上頓冇下頓,經常忍饑捱餓,甚至不如外麵森林裡的部落吃得多吃得好。

為了能吃上飽飯,百姓們積極配合城中士兵登記。

李承洲吃飽喝足後有些困,不小心就睡著了。

周圍路過的士兵能夠看出歪歪斜斜靠著城牆睡著的人披著龍袍。誰都不敢上去叫。

李承洲再次醒來是被嘈雜的吵鬨聲吵醒的,一名火牛城的蠻族拍了拍他。

“兄弟,你不乾活就冇晚飯吃呀!”

“就算你不乾活,你也彆擋著路呀,就剩這一塊冇加固了,讓一讓。”

李承洲抹了抹口水,迷迷糊糊的他匆忙讓開。

“你們忙,你們忙。”

附近的士兵看到這一幕,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雖然自己皇帝丟人,但也冇人敢打擾,說不定是人家的雅興。

但就這麼被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蠻族拍走了。

李承洲挪了窩,這時已經到了下午,也不知道是誰用了什麼方法騙的城裡的蠻族們紛紛從家裡出來建設城池。

李承洲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轉身想要去找範青煙後者戰斧,看著他們乾活,不然覺得自己好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