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們在城牆上麵歡呼著敵軍的離去,他們這幾天提心吊膽,終於也算是有了一個好結果。

士兵們歡呼的時候,房長歌和李承洲已經下了城頭,蒙彪也跟在身後。

“皇上,房老,我這幾天盤算了一下,我們的兵力確實不夠,如果要征服那幾個大部落聯盟確實有點困難。”

“甚至如果他們全力攻城,我們也很難守下來。”

房長歌並無太大反應:“你是驃騎大將軍,軍事上的事情你和皇上說就可以了。”

李承洲也不懂蒙彪的意思:“那太尉的意思是?”

“我覺得我們得征兵得加強訓練。”

“不然我們唐的處境就有些危險,不夠穩固。”

“而且....而且最近糧食可能不太夠了,如果要征兵的話,糧食是個大問題。”

房長歌停下了腳步:“這好像確實和我有關係,糧食我肯定會想辦法供應上的。”

“我這就去著手準備糧草的問題,你們商議征兵的事情。”

說著房長歌便一個人離開了。

蒙彪看著站在原地的李承洲:“陛下.....”

“太尉,您說征兵就征兵,連你都說缺兵了,那肯定是缺了,你就說需要我乾點啥吧!”

蒙彪想了想:“隻要皇上準了,那剩下的交給我去做就可以了。”

蒙彪也離開了,他打算找來王平金鼎開始準備招兵的事宜。

不一會兒中心廣場上便搭起了台子,王平和金鼎在上麵敲鑼打鼓吸引人過來。

“征兵征兵,每日能吃飽!”

“之前的戰士優先,能舉起此石鎖者優先...”

“隻限一千人!”

對於火牛城中的百姓而言,能夠吃飽肚子就已經算是很好的待遇了。

不管老的少的都來參加了,但冇有幾個能夠舉起廣場上的石鎖,紛紛宣告失敗。

這項事宜一直進行到中午,才挑出一千名戰士。

王平金鼎二人將征得的一千名士兵帶回兵營。

蒙彪已經安排好了李小江佈置好了場地,準備將這一千名士兵進行訓練。

如果將這一千名士兵擴充進軍隊,再經過係統的訓練,那這兩千四百名士兵也有一戰之力。

與此同時,與意氣風發的蒙彪不同,房長歌正在房間裡思考糧食的問題。

他派遣一名影衛回到大本營,領著一千民夫帶著輜重車再回到火牛城。

然後他讓範青煙帶著城中剩餘的人出城采集食物,這裡不比在洛杉磯,周圍有海還可以捕魚,現在隻能采集打獵。

“現在也不能放過池澤,他們不是要做我們的盟友嘛,那就讓戰斧帶著五百名民夫去池澤接借點糧。”

“反正都是盟友,可不能放過他們。”

房長歌自言自語。

然後就叫來了李承洲和戰斧。

“你們兩個帶著五百民夫去池澤部落一趟,借點糧,越多越好。”

兩人麵麵相覷:“剛結盟就這樣對人家真的好嗎?我兩會不會被趕出來?”

“這有什麼不好的,是借,又不是搶,放心去啦!”

李承洲和戰斧兩人請一個火牛城內的居民做嚮導,帶著民夫,拉著車朝著池澤部落趕去。

得趕緊擴張了,現在人手都不夠,竟然還要自己這個做皇帝的親自去籌糧。

如果是帶著禦林軍,哪怕是散字營士兵都可以今晚趕到池澤,但拉著車的民夫速度可冇有這麼快。

一路上走走停停,在度過了一整個白天和黑夜後,終於在第二天中午到達了池澤部落。

門口的哨兵看到大批的隊伍來到自家城池,他們甚至拉著木架子,他們冇見過車。

哨兵冇見過這種東西,隻能趕緊向上彙報,直到傳到了酋長那裡,聽說有大批隊伍帶著奇怪的東西來到了城池門口要見自己。

他大概就能猜到是唐軍派人來這裡,但他們現在來這裡乾什麼,還帶著奇怪的東西。

他來到城門口,放眼望去,他以前去過這片大陸內部,見過這樣的東西,圓圓的東西叫做輪子,這個玩意叫做車。

但那裡的車太複雜,自己也隻是做個遊曆者並冇有過多關心,回來後也對部落的事情不上心。

如今重新見識到了車,而且是五百輛車,每輛車前都有人拉著。

此時竟有些歡喜。

在隊伍最前方的就是唐的皇上李承洲和戰斧。

於是便下令開門讓這二人進來。

這兩人帶著車是想將池澤搬走?

李承洲進到城池中,見到鱷,有些不好意思,畢竟纔有過一麵之緣,就要來借糧,現在這個時代,糧食就是最重要的,自己一口氣帶來了五百輛輜重車,實在有點...過分。

於是上前握住鱷的手,開始寒暄:“好久不見.....”

饒是走過南闖過北的鱷也不能理解他這個操作,反倒被這奇怪的操作整不會了。

“你們大老遠來,裡麵坐,被彆人看見反倒要說我待客不周了。”

三人來到議事廳坐定,李承洲瞅著戰斧,戰斧瞅著李承洲,兩個人都不好意思開口。

鱷看著這兩人,有些迷茫。

“你們有什麼事情直接說,何必吞吞吐吐的,我們是盟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肯定會竭儘所能!”

李承洲眼前一亮,等的就是這句話。

“既然這麼說了,那我就不客氣了,親愛的盟友,我們缺糧了!”

“你也看到了,我拉著車過來了,要是不帶點東西回去,我這個做皇帝的怕是冇辦法向將士們交代。”

“五百車?”

“啊對!五百車!”

“不過你放心,我們這是借,以後肯定會還的。”

“我們已經派人去另一座城調糧了,而且我們已經開始著手準備種糧了!”

種糧?鱷之前也隻是在大陸中央聽說過種糧,種一得千,甚至種一得萬。

隻有那幾個超級帝國纔有的技術,能夠解決糧食問題,能夠將更多的精力放到發展上。

這個皇帝以如此隨意的語氣說出,似乎這項技術並不是多重要。

這讓鱷對他們更加感興趣,更加有信心。

“來人,帶他們去裝食物,五百車裝滿!”

旁邊的侍衛勸阻:“酋長您三思呀!”

“這是我們的盟友,我們必然要全力以赴地幫助!不必多言!”

“這些就是我們幫助你們的,不用還了。”

李承洲感動的緊緊抱了鱷一下,然後趕緊去看著裝車。

.....

“真的不多待一會兒了嗎?”

鱷有點依依不捨。

“不啦不啦,我們那邊還嗷嗷待哺呢,我們改日見了再敘舊!”

李承洲擺了擺手,帶著車隊返回了火牛城。

旁邊的侍衛問道:“酋長,我們真的要這樣不遺餘力地幫助他們嗎?”

“你懂什麼?我這纔是真正的投資!”

說完便轉身回議事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