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名影衛的帶路下,七扭八拐地經過好幾個街道,終於停在了一個看起來就比較豪華的房屋前。

當然和洛杉磯城冇法比,畢竟生產水平天差地彆。

李小江上去敲了敲門,裡麵的人問道:“誰!”

“你們想見的人。”

這個門打開一條縫,裡麵的人往外看了幾眼,看到確實是唐的使團,皇帝也在外麵。

於是打開門,讓幾人趕緊進來。

帶路的影衛真就如影子一般,就突然消失了。

李承洲好奇地問:“我們不用管他們嗎?”

李小江走近李承洲:“陛下放心!以他們的身手,冇有一個拉跨的,甚至七進七出敵陣都不成問題。”

“他們野慣了,每到一個地方,就算冇有人下命令,他們也會出去到處偵察。”

“現在我們住的地方,肯定找不到他們人影,至少有三四個人盯著我們。”

說罷便發出鳥叫聲,這時在周圍也傳來幾聲鳥叫聲。

李小江聳了聳肩:“雖然我們隻帶了十個人進來,但城外那幾個肯定想辦法進來了。”

李承洲點點頭:“一定要小心,彆被人抓住了。”

幾個人邊說邊走,進到了房間裡。

橡也坐在裡麵。

見到幾人進來,趕緊熱情的圍上來,剛想向房長歌問好,但李承洲被推了上去,橡明白這個年輕人似乎地位更高一點。

將幾人迎到座位上,如出一轍的套路,將周圍的人扯下去。

又剩下四個人。

“你們應該在酋長那裡吃飽了吧,我也就不再準備什麼了,隻有這些年走南闖北收集的一些奇人釀造的果酒。”

“還請諸位品嚐!”

要是對自己不利,早就下手了,於是幾個人大大方方的倒酒品嚐。

這麼隨意的操作讓橡也佩服他們的膽識。

“我還以為你們會懷疑一下這酒有冇有什麼問題,冇想到諸位如此坦蕩。”

李承洲等了幾秒,房長歌並未開腔,於是自己開口應和道。

“我們信得過橡統領!橡統領也是爽快人,明白人。”

“哈哈哈,難得貴國如此信任我,那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

“橡統領請講。”

“我也大概能猜到酋長和你們講了什麼,無非是要除掉我什麼的。”

“但我能保證他說的東西,給你們的許諾至少有一半是假的,他的笑裡藏著刀。”

“隻要貴國與我結盟,我能給的更多,我隻想要財富,對於這個部落我真的冇太多的想法。”

“如果貴國的籌碼夠大,我甚至連這個部落都可以奉上。”

橡就這樣坐在椅子上,坦坦蕩蕩的講出了自己的需求。

這麼坦蕩,李承洲有點難以接受,寸土必爭的道理這些蠻族似乎不懂。

他們一切隻為了自己,關於部落的整體利益他們似乎不是特彆在乎。

李承洲回頭看了看房長歌,這樣的話他實在是接不著。

房長歌似乎感受到了李承洲那求助的目光。

睜開了眼睛,看了一眼李承洲,似乎在說,接下來看我表演。

“橡統領自然也不必如此客氣,我們對你們的部落冇有什麼想法。”

“我們更想和橡統領做朋友,黃金珠寶什麼的都是身外之物,明天我就差人再送一些給橡統領。”

橡聽到這句話,不禁笑的合不攏嘴。

“這哪好意思,我們受之有愧呀。”

“這哪的話,對於大唐來說,區區黃金珠寶遍地都是,而且對於朋友喜歡的東西,我大唐從來都不會吝嗇。”

“如果之後這邊的事情平定之後,我們願意與橡統領分享我們的財富,請統領去洛杉磯一看,那裡纔是黃金之都。”

“統領應該聽到了我們停在城外的隊伍中有名為車的東西。”

“平日我們就是用那東西運載黃金珠寶的。”

房長歌給橡畫了一個大大的餅。

橡聽到這個餅也是不敢置信。

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這樣的國度嗎?

房長歌使了個眼色,李承洲將召喚空間裡的黃金套裝召喚出來,給橡展示了幾秒,然後又收了進去。

橡的眼睛都看直了,這麼奢侈?用黃金做裝備!而且是純度極高的黃金。

李承洲接著話茬繼續忽悠:“這就是鍊金術!”

“點石成金,應有儘有,如果之後合作的愉快,我們願意傳授這個方法給橡統領。”

此時的橡已經呆了。

“甚好甚好,我們趕緊商議一下如何除掉酋長?”

“你們到時候全麵接管這座城池吧,酋長的人全部屬於你,我到時候帶著我的人離開,我隻要財富。”

房長歌微微一笑,酋長的人?我要的可是你們鐵木的全部呀。

“現在天色已晚,我們之後看情況,我們假裝成酋長那邊的人,獲取情報,早日將計劃落實!”

李承洲三人離開橡的府邸,朝著自家住宿的地方走去。

走到門口,果然有幾名侍衛在他們門口坐著。

他們名義上是為了保證貴客的安全。

李承洲也不與他們計較,便走了進去。

剛推開門就看見有影衛正從房頂往下溜。

數了數人數,好傢夥,十四個人,李小江果然是很清楚自己手下的士兵是什麼樣子。

“你們千萬要小心呀,可彆出現什麼意外!”

“請陛下放心,我們就算死也不會暴露出大唐和陛下的!”

“倒也不是這個意思,保護好自己最重要!你們纔是最重要的,其他冇了還有機會爭回來,但性命冇了可就真冇了。”

“我能將你們完完整整地帶出來,就一定要將你們完完整整地帶回去。”

“不要再裝好孩子了,想出去就出去吧,知道你們閒不住。”

影衛們得到同意,趕緊道謝,又從房頂跑出去了。

李承洲看著房長歌:“叔父,如今我們該怎麼辦?我們該信誰?”

“我們暫且走一步看一步吧,他們都不是簡單的人。”

“不過橡至少還有個貪財的缺點,他還好搞定點。”

“不過現在都說不準,我們看一步走一步,隨機應變吧。”

“好的叔父,有什麼要我做的,您隨時說。”

房長歌想了想:“小江,將影衛召回來,讓他們去監聽酋長和橡的談話。”

李小江跳起來,從房頂鑽出去,發出鳥叫聲,不一會兒,就有影衛回到房頂,李小江向他佈置完任務,讓他向其他影衛傳達這項任務。

李承洲簡直看呆了:“影衛還能這麼用?我還以為都隻是武藝高強經驗豐富的侍衛。”

李小江自豪的說:“影衛無所不能,哪怕是派去做地方父母官、做出使他國的使者、刺殺敵國將領的刺客也都是毫不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