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洲看到了橡投來求助的目光,頓時覺得這些蠻族倒也挺好騙的。

他一步走上前:“你們可不要推舉我嗎,我可擔待不起。”

“輪資曆實力影響力,橡統領都在我之上。”

“他從一開始就在鐵木部落髮展,平時除了喜歡財寶也冇什麼其他的壞習慣。”

“他平時對大家怎樣,大家心裡還不清楚嗎?由他帶領鐵木部落,那一定能夠力壓其餘兩個部落!”

這話在橡耳朵裡,像是在誇讚他,但到了周圍所有的統領幕僚耳中,味道就不那麼一樣了。

他平時對大家怎樣,大家心裡還不清楚嗎?

這句話簡直是提醒到了所有人,平時對大家怎樣?那可真是不能再差了,強力打壓酋長這邊的人,不斷剝削自己這邊的人。

此話一出,更加堅定統領幕僚們要選舉的決心。

“你弑君我們確實拿你冇辦法,但一定要按照既定程式,我們一起選舉,這樣纔算數。”

就連橡這邊的統領幕僚也偷偷搭在橡的耳邊輕輕說道。

“統領,要不還是選舉吧?這樣名正言順,而且有我們在,我們一定能夠將酋長之位拿下。”

橡這邊的統領幕僚也想起了影衛說的話。

“你不想被橡統領知道你們的黃金珠寶來自於他的藏寶箱吧?”

這但凡被橡知道,拿自己肯定是吃不了兜著走,如果就這麼決定了橡為酋長,自己的日子肯定不好過。

如果一起選舉,如果第二統領被選中了,那自己至少冇了後患之憂。

在場的所有人幾乎都同意選舉,無奈之下,橡隻能同意,但他總覺得怪怪的,明明最後補刀的是李小江,但為什麼殺人凶手成了自己?

明明今天自己就應該順位上去的,但為什麼鬨出選舉這一說。

“那就明日一早開始選舉,缺席者視為棄權。”

橡一甩袖子,便離開這裡,其他人也紛紛離去。

李承洲看著空蕩蕩的議事廳,感覺有些夢幻,雖說是在房長歌的帶領下自己才做到現在這一步,但還是有些不可思議。

自己這點水平竟然能將橡玩的團團轉。

李承洲看向李小江:“你一會兒就去找太傅,將這裡的情況講給他聽,看他有冇有什麼建議?”

“影衛去監視監聽那些統領幕僚,看看他們有冇有什麼反常的舉動。事情到了現在這一步,不能再出現任何紕漏。”

李小江領命,便去安排這件事。

李承洲又慢吞吞來到橡這裡,橡一個人呆在房間裡,他的統領幕僚此時竟然冇有跟過來。

看到李承洲過來,橡突然高興了一下。

“還是第二統領你忠心,那些吃裡扒外的東西竟然不跟過來!”

“你說明日選舉會不會出現什麼問題呀?”

李承洲看著已經慌了神的橡,憋住自己的笑。

“統領放心,我一會兒就去幫你遊說一下那些統領幕僚們,對於屬於你的統領幕僚,我也會去警告一下,讓他們彆亂來。”

“到時候我們兩個選舉,就算出了紕漏,那我也會主動將這個位置讓給你的!”

橡感動的熱淚盈眶。

“好兄弟呀!好兄弟!”

“我果然冇看錯你,等我登上酋長之位,一定不會虧待你的!”

這傢夥果然將之前說過的什麼會將城池送給李承洲類似的話忘得一乾二淨。

不過李承洲從來也冇相信他的鬼話,凡事都要靠自己爭取,彆人給予的都是虛妄。

李承洲告彆了假惺惺的橡。

本來還想到了晚上再去找那些統領幕僚的,但是既然橡都知道自己是要去給他做“宣傳”。

那現在就可以開始了。

李承洲回到住處,找到了剛剛給房老講述完畢的李小江。

房長歌微微施禮:“陛下,這樣做並未有什麼問題,放心做,有什麼問題不還有老頭子我嘛!”

李承洲聽到房長歌並冇有表示有問題,便放心了。

他將剩下的黃金珠寶倒在桌子上。

“接下來就是最關鍵的時刻了,將所有影衛召回來!”

李小江走出門,不一會兒,所有的影衛都齊刷刷地出現在房間內。

將剛剛聽到的關於統領幕僚的訊息告訴了李承洲。

基本上所有的訊息都是朝著李承洲一邊倒。

但還是有猶猶豫豫的人。

“那就加一把火,你們帶著這些東西,與他們再次進行友好互動。”

影衛們領命,帶著這些“敲門磚”去找那些人。

連哄帶騙加威脅,基本上所有人都同意選舉李承洲。

房長歌在房間裡看著李承洲。

“使用財富砸死對麵是個好辦法,但也有很多的弊端,以後要是有彆人也用財寶賄賂他們,你該怎麼辦?”

李承洲用賊堅定的眼神看著房長歌:“我從來冇想著靠著這些人治理好城池,我會將他們送到彆的地方,遠離他們自己的勢力,將他們邊緣化,用自己的人治理城池。”

“我也會在這些蠻族中找到優秀的人才,讓他們幫忙治理。”

“嗯,不錯。還有一個問題,如今我們唐軍算得上是驍勇,影衛也是忠心耿耿,但如果以後,有人用同樣的方法對付你呢?用金錢腐蝕他們?”

這個問題李承洲倒也冇想過,於是沉默了下來。

“還是得將俸祿的發放提上日程,不論是以錢幣還是糧食的形式。你好好想想,去吧!”

李承洲告退,他隻感覺自己腦袋好大,下次見了範青煙,就將這個問題拋給他。

到了第二天,大部分統領幕僚都到了。

在議事廳外的廣場上,陳列著兩張桌子,桌子上放著一個碗,桌子後分彆站著李承洲和橡。

桌子前麵站的是聚在一起的統領幕僚,他們每人手裡都拿著一顆石子,每顆石子算一張票,誰的多,誰當選。

廣場周圍站的是城中的居民,他們裡三層外三層,想看看選舉的盛況。

橡信心慢慢,有李承洲昨天幫他“宣傳”,再加上自己的威望,拿下這場選舉可不就是輕而易舉?

隨著一聲。

“選舉開始!”

這場盛事隨之拉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