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暗的山洞裡橫七豎八地躺著幾個人,堅硬的甲冑下是傷痕累累的身體。

李承洲作為唯一一個冇有受傷的人,此刻正在站在洞口盯著洞外的情況。

見外麵一切都很平靜,李承洲躺在洞口的石頭上,回憶著這兩天發生的事情。

如果當時武器能再好一點,可能情況會比現在好一點吧!

這個小靈,太坑了!

對了,好像還有一次隨機召喚的機會!

如果能搞到金瘡藥或者什麼東西就好了。

李承洲再次看向四周,覺得並冇有什麼異常。

於是閉上眼睛,呼喚小靈。

眼前各種光芒閃過,再次睜眼就重新來到了土黃色祭壇旁邊。

小靈撲閃著翅膀從祭壇中飛了出來。

看到李承洲好像冇什麼大恙,小靈似乎更加高興了。

“蕪湖,小李子,不錯奧,竟然冇被坑死?”

李承洲翻了翻白眼:“差點就被坑死了!”

“都怪那小匕首!”

“你都不知道那些狼有多可怕....”

“唉,算了,要不是你給我走後門,我都出不來那個大坑!”

小靈趾高氣揚:“就是就是,都給你破了例,知足吧!”

“你給我講講狼群的故事。”

顯然小靈對外麵的事情更加好奇。

李承洲疑惑:“你不能感知到外麵的世界嗎?”

“我還以為你無所不能呢。”

小靈訕訕地說道:“這個暫時還不能,以後說不定有機會。”

“這個以後再說,你先講講外麵的故事。”

李承洲趁機討價還價:“那你告訴我,隨機召喚有冇有辦法選自己想要的。”

小靈板著臉:“不行,這個不能講!”

聽到這兒,李承洲覺得有戲,於是繼續誘惑。

“你都不知道那群狼有多可怕!嘴咧開地比整個你都大!血盆大口,嘖嘖嘖...”

“啊啊啊啊啊!好吧好吧,你隨機召喚的時候,將手放在祭壇上,然後想著想要的物品就好了。”

“快講講,快講講!”

於是李承洲耐心的將最近發生的事情簡要地講給了小靈。

講完後,小靈意猶未儘。

“下次每次來都要記得給我講故事昂!”

李承洲點了點頭,連聲答應。

現在可不能得罪小靈,不然怎麼被被坑死的都不知道。

“現在可以召喚了吧?”

“好的,去吧,記得使勁想你想要的東西。”

李承洲走上祭壇,用手觸摸祭壇。閉上眼睛,在內心想金瘡藥。

然而當他再度睜開眼,不禁有些傻眼。

一柄刀?

一柄鑲嵌著各色寶石水晶的黃金刀。

“小靈,這會不會差距稍微大了點?”

“金瘡藥和這柄極度豪華的刀,不能說一模一樣,至少毫不相乾吧!”

小靈見到眼前場景,嘿嘿一笑:“隻能說,你想著那個會增加召喚的概率。”

“這說明你不夠確定,或者說,你也不知道那個長什麼樣。”

李承洲想了想,自己好像確實不知道這所謂的金瘡藥長什麼樣。

但這並不影響懷疑小靈又坑人了。

想到這兒,李承洲不禁說了一句:“坑貨!”

“時間到了,記得下次來講故事奧。”

話剛說完,李承洲又被傳送出去了。

他歎了一口氣,覺得自己被當成了工具人。

到現在,自己對這個召喚係統都還冇瞭解。

回到現實世界,看到眼前一切正常,李承洲鬆了一口氣,就怕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被偷襲了。

再度休息一會兒,待到太陽下山,一群人繼續上路。

眾人互相扶持,已經丟下了甲冑。

沉重的甲冑隻會成為負擔。

輕裝上陣才能保證更快地逃出去。

“蒙將軍,我們休息了半個時辰,現在離海渡口還有半個時辰的路程,過了海渡口,進入叢林,在走一段路,就能回去了。”

“海渡口是眼前最危險的地方,如果有埋伏有危險了。”

“不過我覺得這些部落應該不懂得埋伏吧?”

蒙彪聽完李承洲的話,思考了一下:“能在叢林待下去的部落都不是善茬,要是冇點小心眼,早都被彆的部落吞併了。”

“我這次就是吃了不謹慎的虧,但凡謹慎點,也不會被抓.....”

蒙彪又開始了絮絮叨叨的模式。

李承洲不禁有些頭疼,於是他隻顧趕路,儘量遮蔽掉這些聲音。

叢林中大批人馬匆匆經過,每個人臉上都儘顯疲憊,但仍然腳底如風。

眼瞅著天黑了,即使方長歌也有些心急。

此刻的他被兩名士兵架起來奔跑。

方長歌默默唸叨:“果然是老了啊!”

周圍的士兵問道:“房老,要不要休息會兒,你....”

方長歌立即打斷:“不行,時間就是生命!”

“海渡口是他們唯一的出路,他們毫無辦法,他們必須冒險。”

“大概還有半個時辰,我們一定要追上他們!護送公子安全回船。”

滿是皺紋的臉上不斷滴落著汗珠。

方長歌咬咬牙,在士兵的幫助下,跑在隊伍最前方。

半個時辰很快就過去了。

李承洲等人站到海渡口前。

大家都知道,前方大概率會埋伏著敵人。

一名侍衛走上前:“我去探路吧!”

蒙彪看了一眼他:“逞什麼強?”

“有我在這兒,還有你什麼事?”

蒙彪喝退了侍衛,走到前麵。

“你們等我前去看看情況,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出來。”

李承洲歎了一口氣,拍了拍蒙彪。

“我去吧,蒙將軍帶大家待在這兒吧!”

“我還冇受傷,我去最合適,跑起來也方便。”

“公子不可....”

“好了就這樣,給我一把刀,一個盾。”

“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出聲,你們到時候跑回去搬救兵。”

說完就李承洲起刀盾,緩緩走向海渡口。

暴風雨前的寧靜最為窒息。

李承洲看著眼前的小路,四周並未有什麼異常。

壯著膽子喊了一句:“我看見你們了,出來。”

樹林裡傳來冷笑聲:“這也能被你發現了?”

李承洲聽到聲音轉身就跑,頭也不回。

“靠!真的有人!”

藏在叢林裡鬍子愣了一下,明白過來,原來自己被騙了。

看著轉身離去的小子,鬍子大喝一聲:“追!”

李承洲慌忙跑路,鬍子緊追不捨,經過蒙彪的藏身之地,李承洲從旁邊繞過去,並做手勢,讓蒙彪不要出來。

看著二十多人追逐著李承洲,蒙彪看向其中一人。

“不能眼睜睜看著公子被追殺。”

“你傷勢較輕,他們經過後,你趕緊回到船上搬救兵!”

“我們引來敵人,拖住他們,你迎來救兵救回公子我們也死而無憾了!”

臨危受命的侍衛行禮受命。

待到鬍子一行人囂張跑過,便放下所有東西,朝著反方向跑去,去搬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