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彪回到池澤,連著幾天的晝夜趕路讓蒙彪的身體有些吃不消,找到房長歌將這幾天的發生的事情告訴他,然後找到了一輛輜重車。

“不行了,不行了,這幾天真的要透支了!我先睡一覺,你們走的時候把我拉上就好。”

然後蒙彪就抱來一堆茅草扔到車裡,然後躺進去呼呼大睡。

“蒙將軍,要不要先吃點東西?”

“陛下,不用管他了,等他睡醒了再叫他吃飯,他應該快三天冇閤眼了,來回趕路,小憩的時間恐怕都冇有。”

“叔父,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那就按照蒙將軍所說的,先拿下龍山,我們全軍出動,裡應外合拿下龍山。”

“龍山城和三苗城相距一百公裡,殘虎的軍隊會在今晚趕到三苗城併發起攻擊,我們應該在深夜能趕到龍山城。”

“到時候先由蒙將軍和丁卡帶池澤營的兄弟進去,值守夜崗,明日白天好好休息,明日晚上我們從池澤營把守的城門進去,趁夜色拿下龍山城。”

“龍山的軍隊在那邊碰壁後,就算飛速趕回來,那也得一天一夜,等他到了我們早已攻下龍山了。”

“叔父,萬一龍山惱羞成怒來攻打池澤呢?我們隻有一千守軍。”

“就算隻有一千守軍,阻擋他三四千人也是隨隨便便。”

“再說了,他們出征,城裡那是真的冇有士兵了,而我們不同,我們城裡怎麼著還有五六千成年男性,到時候動員起來,守住池澤城可就是簡簡單單了。”

“好的好的,叔父你說了算,我們什麼時候出發呢?”

“現在就出發吧,集結軍隊,征召民夫,儘快出發。”

李承洲看著房長歌,房長歌也看著李承洲。

“叔父,不是說集結士兵嗎?”

“是的啊,陛下,你不去嗎?”

“嗷嗷,是我去呀...”

李承洲緩緩起身,朝著場外的軍營而去。

老兵已經很久冇有打過仗了,他們覺得自己的刀都要生鏽了。

新兵自從成為唐軍也是一場仗都冇打,他們也是急於證明自己。

士兵們雄赳赳氣昂昂,他們對於所謂的什麼師出有名並不關心,那隻是政治家們對外的美飾罷了,士兵們對於戰爭就隻有一個目標,擊敗對麵!

在五千八百名士兵的後麵,跟著的是兩百名民夫,他們身後的輜重車上拉著近幾天的補給,經過房長歌的推演,在拿下龍山城前最多消耗二百車補給,再多帶一些民夫隻是累贅罷了。

李承洲和房長歌帶著軍隊朝著龍山城而去。

“陛下,你要不躺在車裡?”

“不了不了,我還是走著吧,房老,你要不在車裡休息一下?七十公裡挺遠的。”

房長歌想了想,便上了蒙彪的車,兩人一起去休息了。

李承洲的軍隊朝著龍山城而去,另一邊在將李小江送上擔架後,殘虎帶的軍隊明顯快了很多,終於在太陽落山前趕到了三苗城外的森林裡藏起來了。

殘虎看著身後累得不行的士兵,尤其是抬著李小江的那四名士兵,如果不是殘虎要求的,他們真想將李小江扔下去。

李小江感覺搖搖晃晃的擔架停了,於是睜開了眼睛,環顧四周,看到了遠處有一座城,想都不用想,這肯定是三苗城了。

李小江翻下擔架,怒氣沖沖地對著殘虎說道。

“到了嗎?到了嗎?我們現在就殺進去吧!他們現在肯定特彆空虛,你看門口的那幾個守衛站都站不穩!”

看著嗷嗷請戰的李小江,殘虎真是想上去給他兩個大嘴巴子,但還是耐心解釋。

“我們的士兵已經很累了,而且現在還是白天,就這麼上去不是找死嗎?”

李小江堅決不從,非要殘虎趕緊進攻。

殘虎讓士兵將他帶下去,嘴裡罵著。

“果然是個紈絝,啥都不懂,如果池澤交到他手上,遲早也會完蛋吧?”

李小江被幾個士兵拉到後麵,李小江找旁邊的士兵要吃的,士兵不給,他就要站起來去找殘虎。

旁邊的小統領實在看不下去了,把自己的野果遞給他。

“吃吃吃,撐死你個狗日的,安靜一點好不好?不要再去煩殘虎統領了行不。”

李小江一邊吃著遞過來的野果,一邊嘟囔著野果不好吃。

吃完後,李小江用旁邊士兵身上的獸皮衣服擦了擦手,甚至還想用他的衣服擦擦嘴。

這名士兵感覺到有人在拽自己的衣服,轉頭看去,就看見李小江再用他的衣服擦手,甚至把嘴湊了上來。

這名士兵趕緊把自己的衣服拽了回去,怒目而視。

“小氣鬼,不給吃的也就算了,連衣服都不給我擦下嘴。”

不管旁邊士兵憤怒的眼神,李小江就躺在樹下睡著了。

殘虎趁著天還冇黑,於是讓士兵們輪流休息,使用附近的木材製作簡單的雲梯和攻城錘。

李小江一覺睡醒,便發覺天黑了,周圍的士兵們忙忙碌碌又悄無聲息。

他們已經準備好了數量繁多的雲梯。

他們製作的雲梯對付這種不足四米高的小城還行,麵對大唐修築的六七米的城牆根本冇辦法。

李小江在森林裡穿行,時不時打個大大的哈欠,周圍的人趕緊捂住他的嘴。

“彆發出聲音,這樣會暴露的!”

找到殘虎,李小江又是一通哭訴,隻希望能趕緊攻城,以報殺父之仇。

李小江在路上一醒過來就講這件事,殘虎已經不想再聽了。

“好好好,馬上就打,你不要著急!你得等我將雲梯這些擺放到相應位置,然後將士兵聚集起來再進攻。”

“你和我待在一起吧?攻城太危險了,你可彆送了命。”

李小江怒而拒絕:“不行!我一定要衝在第一線!以報殺父之仇!”

殘虎看著愣頭青一般的李小江,頓時有些頭疼,對著旁邊的兩個侍衛說道。

“你們兩個跟緊他,要是有什麼情況就把他拽回來,彆讓他死在攻城的路上。”

殘虎將士兵聚集起來,大手一揮,第一梯隊便帶著雲梯朝著三苗城而去,李小江也拿起一柄石矛跟了上去,兩名侍衛緊隨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