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輕衣任由那人大呼小叫而去,村內不多時便炸開了鍋,山間漸漸出現了大片火把,一群人正遙遙向村口趕來。

待眾人走近,皆是定定地瞪著大門口站著的柳輕衣,臉上皆是掩飾不住的興奮驚喜神色。

先前離開的那名年輕村民,此刻他正對著人群當中一名領頭的漢子道:“你看,我說是柳仙師回來了,該冇有哄你們吧。”

那名領頭漢子正是村長許晉,隻見其兩眼直盯著柳輕衣,良久道:“你……你回來了。”

一旁許天寶已然擠出了人群,縱到柳輕衣身邊,一把拉住道:“柳大哥,跟我來,我已叫人去喊洛兒了。”

許晉見狀斥道:“天寶,不得無禮,什麼大哥二哥的?柳仙師剛回村裡,一路勞頓,當先容他休息片刻,你先去議事廳備些茶水給仙師解解乏。”

許天寶嘟噥道:“仙人哪裡會累?爹也真是的。”卻也轉身朝村內奔行而去。

柳輕衣笑道:“許村長,多日不見,竟然愈見生疏了,那所謂仙師,不叫也罷。”

許晉對著天寶道:“可不敢馬虎,一入了仙門便是仙凡有彆,以前叫你柳小子,村中人叫你柳兄弟,那是你尚屬凡人身份。如今你已是仙家的入門弟子,自然就是仙師,你雖是我們湖廟村出來的,仙凡規矩卻是不能逾越。”

許晉一席話說完,周遭村民也是肅然點頭,一連價地“柳仙師”“柳仙師”叫個不停。

柳輕衣有些頭大,略一頓道:“村長,且不說這個,先找個地方,我帶了些東西回來,也好給大家分派。”

許晉聞言道:“柳仙師且跟我來,咱們先安頓仙師到議事廳稍歇。”

說著當先向村內引去,一眾迎出來的湖廟村村民便簇擁著柳輕衣一路同行,不多時便來到了的那處村民聚居地。

柳輕衣一步步如眾星捧月而來,發現以前的爛泥道、破茅寮、歪石舍已然變了模樣。

隻見一條鑲嵌月白玉石的街道東西橫貫,兩旁皆是整齊地排列著一溜兒青石瓦屋,原先村長許晉所住的石屋此刻已然建成了兩層的石樓,第二層樓麵竟然掛著‘議事廳’的牌匾,看起來煞是氣派。

眾人簇擁著柳輕衣上了二樓,又恭恭敬敬請了他坐在廳內首席,其餘人方纔逐一落座。

天寶及幾名年輕人早已端上幾壺熱騰騰的茶水,給柳輕衣及許晉等幾名村中骨乾端杯奉上。

柳輕衣甫一坐下,見幾十雙眼睛齊齊望著自己,俱都靜等著自己發話,略一沉吟,便開口道:“今次我自仙門歸來,其一是回來湖廟村看看,順便給大家帶了些東西。其二則是打算在村中潛修數日。來時我已經去過隱元城城主府,那吳承風還算守信,免去了湖廟村徭差數年。”

許晉聞言笑道:“自從柳仙師在選靈大典之上入選天獸門,那隱元城城主對我們湖廟村便是百般討好,更有那城主府的何勁空經常過來村中逗留,跟天寶、洛兒也是以兄妹相稱,一應城中事務極為關照我等。”

柳輕衣點頭道:“那何勁空我於他有救命之恩,走之前也曾特意拜托他關照湖廟村一二,這都是意料中之事。不知隱元城中如今情況如何?我走之後可有其他變化?”

許晉想了想道:“自選靈大典之前柳仙師、陳家陳穗兒仙師、許家許翔仙師順利加入仙門之後,訊息傳回隱元城,城主吳承風大為歡喜,當場遣人到道靈村請了許家一族,舉族遷往隱元城中居住。如今隱元城已是五大家族並立的局麵了,除了原先的白、齊、陳、王四大家族,又多了一個許家。吳承風倒是也遣人來湖廟村請過我們,都被我婉拒了,我等本非仙師嫡親族人,搬到城中去,大夥兒都會覺得不自在。”

柳輕衣略一點頭道:“不搬便不搬吧,隻不知那紅巾盜現在還猖狂麼?隱元城齊家有冇有再找麻煩?”

許晉笑道:“你在村口以仙法大敗紅巾盜後,我們湖廟村這一帶的盜賊團夥幾乎絕跡。平素在城中偶然碰上齊家人,都對我們避之猶恐不及,似乎害怕再招惹到我們。”

柳輕衣哈哈大笑道:“那倒算他們識相,我本意此次回來也是想順道徹底解決紅巾盜一事,既然他們已經退避三舍,我也隻有得饒人處且饒人了。”

他笑過一陣後,屈指輕彈左手青靈環,百餘袋元幣及采買物事傾覆而下,將二樓議事廳偌大的一張長桌堆了個滿,直把圍聚在廳內的一眾村民看得兩眼發直。

“這是我此次順道帶回來的東西,你這幾日給大家分一分,也算是我一份心意。”柳輕衣一臉淡然地朝著許晉吩咐道。

許晉臉上一喜道:“多謝仙師,多謝。”卻是起身一伏,帶著屋內一群人儘皆跪下磕頭道:“多謝柳仙師惠賜。”

一連串動作竟似事先排演好的,將柳輕衣砸得一愣一愣地,半晌未回過神來。

待眾人起身,柳輕衣已是虎著一張臉,看向許晉等人道:“其他都可以隨你們,隻這一件事情,以後大家見我不得下跪,這卻須得依我的。”

許晉見柳輕衣說得認真,點頭道:“就依柳仙師所言,我等已備下筵席為了仙師接風洗塵,還請仙師賞光。”

柳輕衣襬手道:“不用了,我在城中已然吃過……”正說話間,隻聽一陣腳步聲‘噔噔噔’上了二樓,一名女子聲音自身後響起:“柳大哥,你回來了……”

柳輕衣乍聞這熟悉的聲音,覓聲轉頭看來,隻見洛兒這丫頭正怯生生地立於閣梯處,一雙滴溜溜的大眼睛望著自己,臉上泛起驚喜神色。

柳輕衣一見之下,竟是心中一堵,怔怔然說不出話來。

……

湖廟村,大湖旁,數月前便已搭起了一座白石底青瓦蓋的小木屋,上書“柳軒”二字,卻是村民為了紀念本村的仙人柳輕衣所建之祠,屋前一張兩人寬的供桌上,擺滿了各樣村民祭祀用的蠟台、肉食、瓜果等一乾物事。

原本冷冷清清的屋內,此刻傳來一陣男女說話聲。

男的道:“洛兒妹子,這是我帶回來的仙家寶丹,一顆可以增凡人十到二十年壽延,你將此丹服下,便可多出十到二十年的壽命了。”

一名女子的聲音響起:“世上竟然有這麼神奇的東西,這是仙丹?”

“那是自然……”

女子的聲音又道:“那可真是好東西,肯定耗費不少元幣吧。”

“你彆管多少元幣,一共三顆,你再給嬸子一顆,剩下一顆由你分派,這東西要麼給人服下,要麼就藏起來,彆給人知道了,不然要遭人惦記。”

“我省得,還要你說!隻是這東西真有那麼神奇?我如今還年輕,這個吃了恐怕也看不出什麼效果來。”女子的聲音略有些疑惑。

“……額,這個,還真是。”男子聲音一噎,支吾著說不出話來。

小木屋內,柳輕衣將延壽丹給了洛兒,便起身收拾起木屋,他此番回來不僅是帶回延壽丹,也是打定主意逗留幾日,將三顆傳靈丹和那枚金元破障丹用了,也好將修為再作一番提升。

此次出來到鈞天城仙品大會上轉了一圈,越加覺得靈煆期修為在整個仙界根本不入流,尤其像自己這樣靈煆期五層的小修士,比起仙界一名路人也好不了多少。

這間湖邊木屋一經建起便空置許久,一應房內物事都冇有配置,柳輕衣將洛兒帶來的一大包被褥、枕墊等物鋪好,又施了一道引水術將屋內外沖洗了一遍,直引得一旁的洛兒大呼神奇。

待一切收拾停當,洛兒見柳輕衣臉上略有些倦意,柔聲道:“柳大哥,那你早點休息,明日我再來看你。”說罷翠裙輕擺,出了這間小木屋,向村中逶迤行去。

柳輕衣坐在屋內眼神閃爍,他此番回來發覺洛兒這丫頭清減了不少,個子也長高了許多,許久不見二人似乎都有些找不出話來。

他在木屋稍歇了一會,便出門漫步湖邊,但見湖麵波光粼粼映照著點點星光,夜風吹送,煙波浩渺,一時竟也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