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之上,倆村婦恢複了那平平無奇的模樣。

可看著麵前的道士,倆人眼裡還是一種恐懼夾雜著驚疑不定混合的複雜情緒。

為什麼會如此?

她們不清楚。

可那種……骨子裡傳來的恐懼感,是做不得假的。

那是被天敵盯上的大恐怖!

可守臻卻想的挺簡單,他直接說道:

“壞女人,

《大隋說書人》683.一句話

正在手打中,請稍等片刻,內容更新後,請重新重新整理頁麵,即可獲取最新更新!

《大隋說書人》筆趣繁體小説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