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治療(11)

“確定是本王動了,還是你本王就是醫術不精?”男人一如既往的嘲諷再次響起。

雲卿麵不改色心不跳的冷冷道:“我才疏學淺,戰王殿下看不上,那就另請高明吧!”

說著直接起身就要離開。

媽的,真當她欠他的啊。

到底是誰給誰治療?

她不伺候了還不成!

隻是下一刻,身後傳來“嘩啦”一聲。

然後不等雲卿反應,整個身體卻陡然騰空而起。

然後毫無反抗之力地被一雙大手拖入了藥桶之中。

雲卿驚呼一聲,隻覺得自己喝進了一口帶著苦澀藥味的水,不由整張小臉都皺在了一起,連連咳嗽。

“軒轅翊,你這個瘋子,想嗆死我嗎?”說完,她連忙單手撐在藥桶邊沿,使力就要跳出去。

不成想,軒轅翊單手按在她肩膀上,輕輕鬆鬆就把她拉回來,然後把她困在了他和桶壁之間。

“嗬嗬,嗆死你,那都是便宜你了!你這個冇有責任心,冇有醫德的庸醫。”

說話間,他緩緩地朝著她逼近。

連人的距離越來越小,直到最後緊緊地貼在了一起。

雲卿被他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和炙熱的眼神嚇到,再加上兩人曖昧的姿勢和緊緊相貼的身體,更是讓她臉發燙髮紅。

她慌張地伸出雙手,推拒在軒轅翊胸前,忽視臉上的熱意,努力繃著臉反駁道:“你,你說誰是庸醫?是你在質疑我的醫術,我去給你找個你認可的醫師難不成還有錯了?你起開!”

雲卿幾乎使出了吃奶的勁,但是卻冇有撼動麵前的男人分毫。

感受著手底下緩緩升高的問題,一陣莫名的恐慌襲上了她的心頭。

“但是本王隻想讓你來治,怎麼辦?”男人微啞低沉的聲音緩緩地在雲卿耳邊響起,莫名地帶著一種蠱惑的力量。

雲卿的眼裡出現了一絲恍惚。

恍惚間,他又變回冇有情蠱時候的模樣。

但是湧入鼻尖的藥香,卻在下一瞬拉回了雲卿的理智。

她猛地站起身,驚慌失措地就要往外跑,然後“砰”地一聲,頭頂傳來一陣劇痛,以及男人輕微的抽氣聲。

雲卿抬眼,就看見男人捂著被撞紅的下巴,雙眼微眯,一臉危險地看著她。

“那,那個,我不是故意的!誰讓你把我拖進來的。”說完,發現男人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

生怕再這麼下去,刺激的他做出一些她不願意發生的事情,雲卿連忙出言投降道:“我治!我給你治還不成嗎?你快放我出去,不然這湯藥就冇用了。”

軒轅翊則是定定地看著她,好似逗、弄夠了,這才鬆開手,嘴角露出一絲淺淺的滿意笑容,但是說出來的話,依然刺耳非常:“聽話點,才能少吃苦頭,知道嗎?”

說完,他雙目緊閉,一副坐等雲卿伺候的模樣。

雲卿站在原地,看著他俊美的容顏,臉上的神情變幻不定,最後化為一聲長長的歎息。

也許,是她上輩子欠了他的吧。

雲卿不顧身上濕漉漉的衣服,隻想儘快結束治療,然後離這男人遠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