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正因為如此,她的內心才感到無比的愧疚。

同時也感到無比的憤怒!

其實這一切的根源,都在於哥哥的失蹤上麵,也就是說,是害她哥哥嫂嫂失蹤的罪魁禍首,才讓事情演變成了現在的這樣!

所以最應該怪罪,甚至是怨恨的人,其實是這幕後黑手!

“不要讓我知道他們是誰,否則,我一定要找到他們,跟他們算清這筆賬!”

華靜怡在心裡狠狠的發誓道。

而此時此刻,葉銘卻開口朝著華誠南宮屏夫婦問道:“伯父伯母,我想問一句,當初華宇大哥意外得到的關於詭異的情報,到底是什麼?方不方便跟我說一說?”

“這……”華誠語氣一滯。

似乎有些猶豫,該不該將這樣的情報告訴葉銘。

畢竟這個情報,不是普通的情報,不可能四處張揚,告訴任何一個人。

可葉銘不是普通人,他既是華靜怡的女朋友,也是天廷的廷主,並且看起來和天尊關係也不錯,深受天尊的重視,所以把這個情報告訴葉銘也無妨。

應該是想到了這一點,華誠很快就開口說道:“好吧,葉銘,既然你想知道這個情報,那我就全都告訴你吧。”

“當初華宇在漂亮國的時候,意外與那邊的一個血族家族發生了衝突,然後他在調查這個血族家族的時候,卻從這個血族家族的一個據點裡麵,發現了一個奇怪的金屬箱子!”

“他想辦法打開了這個金屬箱子之後,

在裡麵發現了一些檔案,以及一些雜物!”

“在這些檔案裡麵,竟然紀錄了這個血族家族想要通過一座地縫,控製詭異,將其奴役,用來吞併整個世界武者勢力的驚人計劃!這個計劃還被命名為《奴異計劃》!”

“而且他們這個計劃,還不僅僅隻是處於構思和計劃階段,而是已經開始正式實施,並且還已經做出了許多嘗試,甚至還取得了一些成果!”

“什麼?還有這樣的事情?這血族家族是瘋了嗎?怎麼會有這樣瘋狂的想法?”葉銘皺起眉頭,感到十分的不解。

覺得這個血族家族真的是癡心妄想!

居然會有這樣的驚人計劃!

他們居然想要奴役詭異?

雖然懷有這種想法的人,不是冇有。

可隻要是與詭異打過交道,知道詭異有多厲害的人,應該都隻敢像這樣想一想,根本不敢將這樣的想法付諸於現實!

更不可能還將這樣的計劃寫在檔案裡麵!

並且還已經做出了實際行動。

甚至還取得了一些成果!

這真的是連他都冇有想過的事情!

不過,這個時候,問題也來了!

葉銘不禁問道:“伯父,這麼說,華宇大哥失蹤這件事,是與這個血族家族有關嗎?”

“既然如此,天尊應該可以直接找上這個血族家族,從他們那裡尋找華宇大哥的下落。可為什麼你們調查這麼久,卻都一無所獲呢?”

“莫非,華宇大哥失蹤之事,與這個血族家族無

關?”

華誠苦笑著說道:“葉銘,你說的冇錯,當初天尊也是這樣想的,而且,他也確實是讓派出漂亮國的高手們,直接第一時間搜尋這個血族家族的下落。試圖從他們那裡調查線索,找到宇兒他們。”

“可是,詭異的事情出現了,在我們的人開始搜尋這個血族家族的成員時,卻發現這個血族家族,竟然彷彿從這個世上憑空消失了一樣,就算掘地三尺,也找不到一個家族成員的下落。”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天尊當時纔會意識到,造成宇兒失蹤的那幕後黑手,絕不簡單!”

華誠神色肅然地說道。

“因為根據天尊所瞭解的情況,這個血族家族本身並不具備獨立實施這個計劃的能力!也不可能做到短短時間,就將整個家族的成員全部都藏匿起來,不知所蹤。”

“除非是這個血族家族一直故意隱瞞了他們的真實實力,又或者在他們的背後還有更強大的勢力在暗中操控或支援他們!”

“總之,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勢力,絕對不凡!這也是當初天尊讓我們不要前往漂亮國的真正原因!”

“原來是這樣……”葉銘皺起眉頭。

認可了華誠,或者說天尊的推斷。

他也覺得事情的真相,可能真如華誠所分析的這樣。

所以說,天尊當初那麼謹慎,確實冇有毛病。

華誠夫婦當初的所作所為,也確實冇錯。

就在這時,葉銘感到華靜怡將他的手握

得更緊了。

他不禁望向了華靜怡。

看到此時她的臉上,滿是無比複雜的神情。

顯然是對於目前的情況,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葉銘能夠理解她此時的心情。

知道她在知道了所有的真相之後,明白她以前誤會了父母,所以現在麵對這麼複雜的情況,她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於是葉銘握緊了她的手,對她的情緒進行安撫。

同時開口朝著華誠和南宮屏說道:“伯父伯母,這麼說來,你們和靜怡之間純粹隻是因為誤會才變成現在這樣,所以你們都冇有什麼錯。”

“既然如此的話,你們不如化解誤會,從歸於好,怎麼樣?”

華誠和南宮屏連忙說道:“不,這件事說起來都是我們的錯,如果當初我們冇有反對你哥哥和晴雪交往,那麼他們就不會被迫前往漂亮國,結果發生不幸的意外。也就不會出現後麵的事情。”

“就算我們後來事出有因,但也是我們欺騙了靜怡,傷害了她,所以,靜怡,爸爸和媽媽向你,還有櫻櫻道歉,希望你們能夠原諒我們,也希望你們能夠回到家裡,好嗎?”

麵對父母無比誠懇的道歉,華靜怡開口說道:“不,這都是我的錯,我早就應該想明白,我哥失蹤這件事絕不簡單,所以當初我不應該那麼衝動的帶著櫻櫻離家出走,而是應該將事情調查清楚之後再做出決定。”

“如果這樣的話,我也不至於讓你受了這麼

多年的委屈,也讓你們這麼多年都冇有看到櫻櫻的成長。”

“所以,爸,媽,這都是我的錯,希望你們能夠原諒我,我會儘快將櫻櫻帶回龍城,讓她與你們相認,回到華家。”

聽到華靜怡這樣說,華誠和南宮屏可是高興壞了。

“靜怡,你肯原諒我們,我們真的是太高興了,而我們也從來冇有怪過你,現在更加不可能怪你……”

說到這裡,南宮屏難忍激動,忽然朝著華靜怡快步走來。

嘴裡滿是懇切的說道:“靜怡,能不能讓媽媽抱抱你?”

“媽!”

華靜怡突然情緒激動的喊道。

然後主動迎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南宮屏。

而南宮屏亦是情難自已,將女兒一把緊緊抱在懷裡,激動不已的喊道:“女兒!”

眼裡更是溢位了晶瑩的淚水!

下一刻,母女二人更是抱頭痛哭起來。

華誠也是情難自已的走向妻女,將她們擁在懷裡,一邊伸手輕輕地拍著女兒的肩,一邊淚中帶笑的激動說道:“這可是天大的喜事,乾嘛要哭呢?彆哭了,都彆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