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合歡從小山逃走之後,便一路返回了隱世家族的臨時營地。

她趁著夜色,偷偷返回,以為冇有人發現。

而實際上,發現她的人不在少數。

在隱世家族的營地之中,有很多的帳篷,每一個隱世家族,都有一個區域,家族族長的帳篷,就在區域的中心。

這些隱世家族表麵上是合作的關係,而且,陳家、齊家和宮家在暗地裡,還有一層更深層次的合作關係。

不過,他們之間依舊是互相防備著的,並冇有什麼完全信任的存在。

在宮家的帳篷裡麵,宮清江和龔千鶴,兩個人正在密謀著什麼。

陳合歡偷偷潛入營地,返回自家帳篷的時候,需要經過宮家的位置。

當陳合歡悄悄的經過了宮家的地盤的時候,特意放慢了腳步。

不過,此時在帳篷裡的宮家父子二人,已經閉上了嘴。

陳合歡當然是什麼也冇有聽見,很快便離開了。

一直等到陳合歡走遠,兩人才互相看了一眼。

宮清江笑道:“這妖女就是這個德行,我們不用理她。”

龔千鶴點了點頭,然後繼續和宮清江商討接下來的事情。

而在營地的另一邊,李家的帳篷裡。

李渭熊此刻坐在帳篷之中,顯得有些孤獨。

其他家來的,都是父子兩代人。

而李渭熊隻有自己一個,這是因為他的兒子不爭氣,帶過來也冇有用。

但是他這一次出動,也可以說基本上是為了他的兒子,或者說是為了李家的未

來。

不過,饒是如此,李渭熊依舊有著霸主的地位,就算隻他一個人,其他三家也不敢妄動。

李渭熊此時正在思考,按照他們的路程來說,再過兩日,便可以到達伯利亞的國王亞瑟二世的宮殿了。

很快便要和東伯利亞國王正麵相對。

有傳言說,亞瑟二世現在已經是半步神仙的修為。

不過,李渭熊並不怕,因為他還有幾個幫手。

加上宮清江、齊豐田、陳玉河三人一同出手,殺掉一個亞瑟二世,應該還不難。

隻要過了亞瑟二世這一關,他們便可以長驅直入,直奔東伯利亞的原始森林。

到時候,他甚至可以將其他三個家族甩掉也無所謂了。

李渭熊在這裡做著他的美夢。

而此時,陳家和齊家的家主,也都冇有睡。

他們不約而同的在想著,當初宮家的諸葛先生,給他們的密信。

如果接下來兩天成功的話,很有可能,他們在三十六天罡榜中的地位,都會再進一步!

當然,四個家族,誰也不敢完全相信對方。

四個家族四種心思,一個營地,就這樣在東北亞的大草原上過了一夜。

其實,這四個隱世家族組成的聯盟,表麵上,幾乎上可以說是目前大草原上,最強悍的一波勢力。

他們明目張膽在東伯利亞大草原上推進,雖然東伯利亞大草原的防守力量也很強,但是根本抵擋不住四個家族宛如推土機一般的前進勢態。

此時,已經是東伯利亞大

草原的中心地區,亞瑟二世在沿途佈置了很多防守。

隻不過,這些防守的部落和將領,根本不是隱世家族的對手,紛紛潰敗,最終隻能逃回亞瑟二世的宮殿,要麼就是被殺死在戰鬥中。

一時間,整個大草原也亂了套。

而作為一股十分強悍的勢力,隱世家族的聯盟大軍,在大草原上也十分的顯眼。

這就給單獨行動的葉衝,以及隻來了兩個人的鬼道,這兩方麵的勢力,提供了絕佳的隱蔽條件。

現在,東伯利亞大草上幾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隱世家族的身上,並冇有人注意到葉衝他們。

而接下來的一天清晨,隱世家族的勢力,準備繼續前進。

如今,他們麵臨了兩個選擇。

一個是向東,直接前往亞瑟二世的宮殿,主動出擊。

另一個是向北,繞過亞瑟二世的宮殿,直接前往原始森林大沼澤。

不過,向北的話,也僅僅是繞過亞瑟二世的宮殿而已,因為他們的行蹤,勢必會被亞瑟二世知道。

而亞瑟二世,肯定也會帶著大軍,以最快的速度追過來的。

也就是說,無論是哪個方向,他們一定會和亞瑟二世有一場大戰。

不用想,在亞瑟二世的宮殿,肯定已經準備好了大軍,如果去那裡的話,絕對會是一場硬仗,不過路程較短。

而如果向北的話,倒是可以避亞瑟二世的宮殿,不給亞瑟二世以逸待勞的機會,不過需要繞多出一倍的路程。

以,無論那種抉擇,都不容易。

當天早上,李渭熊將其他三個家族的人,都找了過來,決定商討,到底要前往哪條路線。

四個隱世家族的家主,此刻全部站在東伯利亞大草原的晨光之中。

在他們的不遠處,家族的第二代靜靜的站在那裡。

陳合歡的臉上倒是帶著笑容。

而宮千鶴則是麵無表情,看向另一個方向,似乎對於四個開會的家主,並不感興趣。

李渭熊嗬嗬一笑,率先發問道:

“現在的情況,想必各位都瞭解,我也就不多說了,我隻是想問一下,大家有何計劃?到底走哪條路,各位意下如何?”

“嗬嗬,畢竟我們這一次是集體行動,大家的意見還是很重要的。”

李渭熊的這番話,看似說得很民主。

不過,實際上李渭熊已經把自己放在了一個主導大局的位置上。

說完之後,李渭熊露出了一個微笑,似乎在等待著其他人的回答。

其他三個人都沉默了片刻。

陳家和齊家的家主,都在看著宮清江。

宮清江想了想,首先說話道:“李兄,這件事情我看,咱們就不用商議了,我們都聽你的!”

宮清江的態度顯得很誠懇,甚至有些卑微。

而對於這樣的態度,李衛星的心裡,是十分滿意的。

而見到宮清江都這樣說了,陳家家主和齊家家主,也立刻表示同意。

他們表示,願意聽從李渭熊的安排,由李渭熊來定奪,接下來該怎麼辦。

而李

渭熊很滿意,哈哈一笑。

他並冇有想到,其中會有什麼陰謀,他真的以為,是其他三個家族的家主,怕了自己,被自己的力量所震懾。

他嗬嗬一笑,說道:“既然這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