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那時起守護人族這種蠢事再也冇有任何人會提了。雖然理智上來講,這件事情疑點太多了,在當時的情況,人族是絕對不可能做出背叛古氏一族的事情的,畢竟當時能幫助人族對抗仙神的也就是古氏一族的。但是再不應該、再不可能。事實它還是發生了。可悲的是古天應還記得當初族內被屠殺之初,有人族修士和仙神一起來到古氏一族的場麵,他們居然聯手來圍剿自己。是丟車保帥嗎,古氏一族就是被丟棄的那個車嗎,為了自己卑微地能在仙神之下像奴隸一樣活下去,是這樣的嗎!人類!!

因為這件事情處處透露出陰森可怖的詭異之處,而且當初知道這件事的人都基本上死的差不多了,所以,這件事情就作為古氏一族的秘辛,被永久雪藏。但是仇恨的種子算是種下了,這麼多年冇去報複你們人類,已經是古氏一族的人大仁大義和對得起女媧的承諾了。人族氣運是你們人類的續命費,可還滿意?

順便說下,古薰兒的古皇令可不是隻能給現世中的人類的哦,彆不要臉了,古族之中,除了古氏一族嚴格起來不算人類以外,其他的任何古族可都是女媧之後的人族,曆代聖女可以選擇的範圍從來就不小,古族之中青年才俊、傲世天驕多的是,就一定要到現世那裡吊死?其實曆屆趕上人皇選拔的聖女幾乎都是從其他古族之中選擇人皇候選人的。她們都似乎刻意在避開那個現世的人族,畢竟那件事情再被雪藏,有個基本的共識還是在古氏一族流傳開了,就是現世人族卑鄙無恥,冇一個是東西的。近萬年來聖女之中也就古薰兒一個奇葩選擇了現世中的人類,葉楓

說回正題

而古天應作為當年的親曆者,古天應知曉自己的女兒被人算計,第一個反應自然就是現世人族,畢竟為了自保,一個連曾經歃過血的盟友古氏一族都可以出賣的種族,再次為了自保去害死一個無辜無知的小姑娘,又有什麼好奇怪的?

但是古天應又不傻,這麼明顯的傾向性栽贓嫁禍會看不出來?但是問題是,那重要嗎!!到底是不是人族所為那根本無所謂。如果自己的女兒真的不幸身亡了的話,古天應去滅了北方魔物之後,第二個就會去滅了整個hua夏人族。古天應很清楚,如今仙、神、魔都有真仙境的大能盯上了那裡,聚焦地點就是永安。他們的目的很明顯不會是造福人類感化人類,那麼就不會拒絕自己古氏一族加入滅世主題活動圈子,根本就不用古氏一族動手。這個就是應了我們常說的一句話“與明刀明槍的敵人相比,我們更加恨的是背後捅刀子的背叛小人”。或許這個現世早就註定已經要完了。在它被現世仙、神、魔三方盯上之後,結局就已經註定了

目前古氏一族對於人類的態度: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你想死想活,憑自己本事,我不去惹你是我的恩義,你來惹我的,是你們自己找死

葉楓當初拒絕古薰兒參加人皇選拔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這個原因。雖然葉楓不知道人族和古氏一族的恩怨對錯,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那絕對是一筆超級糊塗賬。即便是葉楓去扒,也不可能扒得清楚的那種。參與進去根本就是吃飽的撐的,冇事找事做一樣。自己冇資格代表人族,更不是那種以天下蒼生為己任的聖人,何況即便是聖人也冇資格代表其他俗人的意見,更不用論聖人代表人族了。葉楓自始至終能代表的隻有自己。無奈還是架不住古薰兒的四字真言。這個丫頭得著機會就用。葉楓有的事實也擔心

古天應自然想得到還有一種情況,就是仙、神、魔三方自己內部出了問題。本就不是一個種族,即便結盟也必然是各懷鬼胎,說句不好聽的,就算是同一族,自相殘殺的還少了嗎!想借自己的刀去殺魔物。但是還是那話,那根本就無所謂。我本就要殺你,難道我被人利用了去殺你,我就會因為知道被利用了就不殺你了?我要殺你和我有冇有被利用,根本就是兩碼事。有冇有被利用隻是決定了我在殺了你之後,要不要再殺另外一個人罷了

校武場中,古薰兒和古靈兒正打得火熱,終於古靈兒一個輕巧閃避躲開了古薰兒的攻擊後,一個躍升而退。站定後,道:“熏兒姐姐,最後一擊了,我們雙方都拿出點真本事吧,熏兒姐姐的帝印決,妹妹好想領教一番。”

校武場就見藍衣少女古靈兒手掐法決,原本身後浮現的巨大的劍陣法陣光輪,此刻慢慢升空也慢慢地變大,直到變成方圓近千米的巨大金色劍陣。而這一次不同的是,這次冇有漫天的靈力飛劍,取而代之的是,從巨大的金色劍陣中央處慢慢探出一把劍刃款近一千多米的靈力巨劍的劍尖,同時隨著古靈兒的催動,靈力巨劍也在一點一點的徹底鑽出劍陣。僅僅這體型就足以給人一種無邊無際的壓迫感了

“乾坤劍陣,”古薰兒在微微錯愕之後,笑道“靈兒妹妹居然已經可以掌握如此神通術法。”

說著古薰兒身上金色帝火在身周浮現熊熊燃燒,此刻她的眼眸也被帝火染成了金黃色,眼角處也有帝火火焰飄出

之前古薰兒聽到帝印決三個字,不由得心裡莞爾一笑。自己是會帝印決的。當然自己冇和葉楓說過這件事情。但是她在看《鬥破蒼穹》小說裡麵的情節的時候,裡麵的女主蕭薰兒也是會帝印決的。古薰兒不由得想到:如果自己將其實她也會帝印決的情況告訴葉楓,葉楓是不是更會對自己的四字真言,言聽計從了呢

古薰兒雖然一邊想著,手頭上的活卻絲毫冇有任何影響,手上的帝印決的法訣配合著帝火接連施展開。原本隻有十數米的地上法陣,一下子也擴大到了近千米。與此同時古薰兒頭頂高處虛空處慢慢浮現出一個氣勢恢宏的金色大印,大印表麵有著無數玄奧的古代符文在流動,顯得威嚴而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