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沈億三、雷樹、萬絕天他們在商討要不要搶奪這帝紋的時候,林焱的第一道帝紋已然烙印在了體內。

這一幕,恰好被雷樹、萬絕天、沈億三看到。

“這……這也太快了吧?”沈億三開口道。

“我們還冇開始,他已經結束了?”雷樹也直接咋舌道。

“帝紋已在他的身,我們……怕是無法搶奪了,這傢夥既然能夠瞬間得到這帝紋,便是非等閒之輩。”沈億三開口道。

雷樹也是點了點頭:“這人,太熟練了,好像是搶奪過帝紋一樣。”

兩人對視,都是覺得眼前的這年輕人,實在是太不一般了。

越是如此,他們越是露出笑意。

林焱搶奪了一道帝紋了,那接下來,絕對不會再度搶奪帝紋。

一個人,隻能擁有一道帝紋,這是最基本的規則。

“恭喜木兄。”此時沈億三走向前去。

“木老弟,我從一開始就知道你絕對能夠得到一道帝紋,怎麼樣,我冇說錯吧?”雷樹也是開口道。

林焱無語,你什麼時候說了?

做人怎麼能夠無恥到這種地步?

不對,這傢夥是樹。

“吼!”

還冇等林焱開口,那帝墓旁巨大山嶽一樣的上古半帝巔峰的蠻獸嘶吼一聲,旋即那氣息便是弱了一分,直接回到了半帝大成層次。

“這怎麼回事?”

這道聲音之下,誰都感受到了這半帝蠻獸力量的減弱。

終究有著老輩強者曾經看過古籍,而後道:“有人已然奪得了第一道帝紋。”

什麼?

這直接讓這片區域的修煉者差點炸了。

有人得到了符文?

隨後他們目光凝視,看向四方,但終究是一無所獲。

誰也不知道究竟是誰將那第一道帝紋搶奪了過去。

“但凡在這帝墓之中,我們皆是有著機會,而且就算是有人已然得到了第一道帝紋,若能夠找到那人,我們依舊可以強行從其體內將那一道帝紋逼出來。”有老輩的強者喝道。

這一點,沈億三、雷樹也是知曉。

不走出帝墓,帝紋都是有效。

一旦走出帝墓,那這帝紋的主人便是無可更改,下一步便是這一百人之間的屠殺,死一人,那帝紋便是消失一道,不會再被其他人得到。

所以,這裡是唯一的機會。

而且,得到帝紋的修煉者,一般都會直接離開,生怕被其他人知曉。

雖然能夠掩蓋自身帝紋氣息,但是在這帝墓時間越久,越是容易被髮現。

但沈億三、雷樹看向林焱,發現林焱根本冇有離開的跡象。

甚至,林焱根本冇有任何的畏懼。

這絕對非初生牛犢不怕虎,這是真正的藝高人膽大。

越是如此,沈億三、雷樹越是放棄了搶奪林焱帝紋的打算。

“走,去那座山!”隨後林焱神色凝聚,指向一座山。

那裡,山峰入雲,氤氳萬分,讓人感覺乃是一座奇山,之前早已有人前往。

咻!

林焱說完,便身影一動,向著那座山而去。

天亙術之下,能夠感受到那裡的天地大勢與眾不同。

萬年前林焱爭奪過帝紋,知曉哪裡最有可能蘊含帝紋,不僅如此,他更是曾經看過很多古籍,這十萬年內的人族大帝之爭的序幕古籍,全被林焱所看。

所以,縱然雷樹、沈億三來曆不凡,但在這裡,若說尋找帝紋,冇有人比林焱更專業。

“真的是太像了!”看著林焱的背影,萬絕天也是開口道。

這等語氣那等神色,實在是像極了林焱。

沈億三與雷樹對視,也是有著驚奇。

“老樹,你進來的時候,有冇有感受到,這木三火到底是用著什麼手段遮掩了你的氣息?”沈億三問道,“你是否還記得,在那無言山脈之中,那半帝陣法之下,林焱曾經施展術法,能夠瞬間演化妖魔氣息,騙過了那半帝陣法。”

聞言,雷樹的眼眸頓時一亮,旋即看向前方。

“嘖嘖嘖……若真的是他,那真的是一切都解釋的通了。”雷樹開口道。

彆人冇這麼快的找到第一道帝紋。

若是林焱的話,那簡直太正常了。

“或許,真的是他,這傢夥,故意在騙我們?”沈億三道。

“不管是不是,先跟上去再說。”雷樹開口,雖然不敢確定,但是他們多少有了些放鬆。

萬絕天凝神,而後也是跟了上去。

片刻後,他們方纔是來到了這座山之下。

“萬古蠻山?”

在這山上,刻著幾個古老的字體。

林焱直接讀了出來。

這座山,居然叫萬古蠻山?

“難道……是他?”這一刻,沈億三的神色突然一變。

“到底什麼情況,這是誰?”雷樹問道。

“我曾在古籍上看到過一些記載。”沈億三道。

這句話,讓雷樹也是凝神,甚至林焱也是鄭重起來。

沈億三,活在十幾萬年前,連他都從古籍上看到的記載,那得是多少萬年前?

“其實,我與你們一樣,對於二十萬年前的一切不知曉,十萬年一次斷層,在我們那個時代也是如此。”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還故意看了林焱一眼。

發現林焱神色冇變,頓時,沈億三和雷樹瞬間明白了。

若真的是一個外人,聽到他說這句話,會不驚訝?

“不過我還是從古籍內找到一些記載,這隻是隻字片語,說是二十多萬年前,有著一個古老的魔帝,他縱橫天地,蓋壓世間一切種族,甚至差點將妖域的名字改寫為魔域,更是差點讓九域淪為魔族的掌控,而他……名為萬聖魔帝。”沈億三開口道。

“這座山,便是當年他的手筆,傳聞有著一座古山,有著一個半帝蠻獸,名為萬古莽山,這萬聖魔帝便是想要其當坐騎,這蠻獸不同意,萬聖魔帝出手之間,一手將這座古山搬來到了自己的地盤,這半帝蠻獸徹底服氣,便是成為了萬聖魔帝的坐騎。”

沈億三話語落下,萬絕天臉色一黑。

這竟不是人族大帝的陵墓,而是……魔帝陵墓。

“林焱……啊不對,木兄,這一次奪帝紋,怕是極為危險啊。”沈億三看著林焱道。

聽到沈億三的稱呼,林焱臉色頓時一黑。